手指和头发相遇的故事2

每星期我大约会到发廊一到两次,几乎每一次木村拓栽男孩都会过来替我洗头。

有天清晨客人少,冲水区只他和我,我忽然听见他对着我说:“我把你弄疼了吗”?

那时候我正神游太虚……躺在那儿以为是家里的床。胡里胡涂昏睡过去。

“啊;是太舒服了……刚刚,我恐怕是睡着了,还作了一会儿梦……”。被他唤醒后不久,我这样回答他。

“我看你皱着眉头,以为我太大力;喜欢我替你洗头吗?”他的语气温和。

他这样说令我感动,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细心善待过我的头发。

*

专业的洗头方式是用指背去按揉头皮而不是用指甲去刮搔,否则会伤害发根和头皮表层。他很专业也很敬业,除此之外他在按摩头部穴道和脸颈部位时他的指尖透出力道,既柔软又温厚,女性洗发师无论如何没有办法做到这样。

我为自己没有及早特别向他表达谢意而自责。而且,我发现,他几乎花比别的客人多一倍的时间替我服务。

“你对我太照顾了……我非常希望每一次都让你洗我的头”。我由衷地告诉他。

“并不是每一次我都轮得到替你洗,是我和别人换的……”。像个孩子一样老实。

“你让我受宠若惊,为什么?”我特别抬起头很开心地问他。

“因为我喜欢跟你说话……我常记着你对我说过的话,睡着前都还反复想着……”。

我不太记得自已说过什么,倒是记得他告诉过我许多有关他的梦想,为什么到澳洲来,为什么上发型设计学院、和到这儿来的经过。

如果我没记错,他说他的第一梦想是演舞台剧;第二梦想则是画画。

*

我问他为什么不念影剧学校而是发型设计学院?他说他喜欢看电影却不爱念莎士比亚“那种英文实在很难记……”。

他还邀我有空去看他画的作品。他说他的作品在香港得过奖。

我答应他有空一定。在这之前他问我:“听说你是作家?”

“不是的,我只是个爱看书和写字的人”

*

离开那个店前,他体贴地替我穿上外套。“我有机会看你写的故事吗?”

“有一天,我让你看我为你写的故事”我笑着对木村拓栽男孩说。

待续……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