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和头发相遇的故事5

马克带着我离开喧嚣的大街,经过一大片空地之后,路灯昏淡。

他将我的手紧紧抓着,放在大衣口袋。转进另一个小巷。

狭窄的甬道,两边是被陈旧砖墙遮蔽着的天空。路面上只有些被踩碎的月光。

巷道前方隐微幽暗,我想像在脚步尽处是否会掉进一个幻觉的入口?

*

在一处被整修过的工厂门外,我开始听见嘈杂的电吉他和金属敲击乐器声……鼎沸的人气被包纳在眼前那一座密闭的厂房里。

厂房外空地上除了些空酒瓶和铝罐外,更乱七八糟地停放着十几部重型机车;厂房外墙上涂满了油彩和喷漆。

*

马克和门口守卫说了几句话后,他指示我们爬上一段缕空的铁架式楼梯。走进一处令我目眩神迷埸域……

在这个超过三百坪的工厂里我首先看到一个赤裸的女人在笼子里,外边围绕着的男人正用鞭子和铁炼抽打她,她像野兽一般四处窜动,口中爆出愤怒粗鄙的髒话。一种不带文字意涵却令人血脉偾张的词彙……;彩色灯光设计配合着表演者们激烈的肢体动作变化,四声道的音响系统,对空间进行某种方位移动的操控。

走进那个范围里的我们彷彿也陷于自己的牢笼中。笼子里女人的喊叫在不同向量中传播,速度和频真到处流窜……。

喇叭震天动地,像那女人愈来愈急促的索求;背景基调听来像歌剧演唱,然而却又偶以尖锐刺耳的汽车引擎声,爆炸、尖叫、哭号……

声音上再叠入声音……。能量中再爆出能量……营造出一种令人极度不安却又着迷的幻境。

不久,所有声响嘠然而止,一切灯光照明陡然熄灭;由另一个角落一个穿着修女服饰的女人,在宝蓝色灯光的照明中,拿着一根细长的烟斗对着一群跃动的爉烛点烟。

我开始有了微微的恐惧,然而更大的好奇心以及一种从未在我体内被激发出的放纵情欲由灵魂深处爆炸开来……

我的内在隐藏着残酷暴烈吗?

在喘息中,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某个“不再是我的人”由意识深处冲动地冒了出来。

*

这个场地提供前卫艺术家们各类型的创作。

马克带我来此,主要是看他在此展出的两幅画作。

他带我离开人群走进另一个噪音频率不高的展覧厅。

因为所有人都集中在几乎沸腾起来的剧埸那边,此地空无一人。

榉木地板上沾满各种颜料,马克的画临近窗边。

他的画;一个吹泡泡的小孩,相对于整个画幅,这个孩子显得细小瘦弱,他吹出的泡沫比他的身影都还巨大……。

那些泡泡里有玩具、有钟錶、有棒球帽、一艘倒立的帆船、一张流泪的小丑面具、以及一些看不出形状的抽象线条,愈近天空泡泡愈大形状也愈模糊……。

马克要描绘什么?童年、记忆、梦想、脆弱和幻灭吗?

另一幅是一个面目模糊的长发女人,

她抬着腰微仰着头,狂野地张开大腿,纤毫毕露,大腿根处有一只彩蝶刺青。

发丝几乎缠绕了她的整个躯体,阴暗的房、垂挂的厚窗帘。

她的头发与一个初生婴孩的脐带相连,奇怪的是那个婴儿有张像鸟的脸,它趴在床边的木桌,肚子紧贴桌面,没有翅膀的婴儿,企图把手臂张成展翅状……。

铺着雪白床单的床、女人的发梢、脸庞、手臂上皆纷飞着彷彿正被风吹散的玫瑰花瓣、玫块花透着鲜血一般的颜色。

瓣上滚动着透明晶莹的水珠,看起来就像由女人流出来带着香气的汗水或眼泪……。爱的缠绕和剥离、受挫的自由和朦胧的色欲……。

*

就笔触和线条而言,马克的技巧还有待加强,但他对颜色有一种近乎奇特的配置,这让他的画带有一种魔幻独特的风格。

这是马克的作品?如果是,那么今夜我也许窥视到他面具之后的部份脸庞。

巳经不能再将他看作小男孩了……。我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

当我们再度回到那个魔幻剧场,喧嚣尽处群众又陷入激情的乌托邦。

墙上投射着中古世纪的魔幻场景,雷射灯光弹动在空间中……忽东忽西……。

*

我不是马克的公主,马克却带着我,一个我平时所不认识的“我”穿越城堡、樊笼、魅影、化妆舞会、玩灵魂出租游戏……道具和场景一再变换。

绝美的玫瑰被放置在多刺荆棘里、棕榈叶旁摆满盛开着的香水百合,而黑暗正在消融……印度香、迷魂药由甬道远处飘逸出来。

我们像群跛足的行者摸索前进;几度昏迷、然后坠入更深的烟幕中……。

生命真实的奇花异卉、开过就没有了,我们的青春,如鸟飞去,即使疲倦也不能回头。

什么是色授魂予?

马克身边没有待他拯救的公主,我也找不着那能够吻醒我的深情。我们只是人生寂寂陌路上的偶然同行。

我站在那儿望着记忆的胶卷一再倒带……我的容颜确实巳经老去;我的灵魂却似乎一直都没有长大……。

夜己深沈;着墨般的星空下,我和马克对望。

你、我、我们。一个青春璀璨不识衰老陈腐、一个守着逐日枯竭的躯体,回想曾经错身而过的苍凉记忆。

此时此刻的我们;如流星穿过云河、如火柴划出的火焰;璀璨的张扬和永远的黯淡:在“存在与消殒”之间,到那里去寻找逍遥的菩提?

作者博客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