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在信里提到了他的父亲。

他说:“我父亲在香港经营发廊生意,是几家连锁店的负责人。他很年轻就出来做事,事业算是很成功的。

另外他也和人合伙经营餐厅,并做珠宝生意。

*

我父亲长得帅,他崇尚物质享受,喜欢开跑车、用名牌,在香港那样的社会原也无可厚非,但他从事的生意接触女人的机会很多。

他身边永远围绕着各式各样的女人。在我对他的了解里,他并不懂爱情,也不特别喜欢那一个女人。但他很需要有很多很多女人关注他、爱他。母亲虽然理解这些,却无法接受,她只爱父亲一个人,老想独自占有他。

*

父亲的感情生活看似多彩多姿,但他处理和女人的关系并不若他经营生意一般得心应手,我经常看到不同的女人为他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他狼狈地在事后还企图两边安抚、收拾善后、然后作出补偿……。大半辈子都在重蹈覆辙这种荒唐。

母亲过世后,做为他唯一的儿子,我一直处在被一个幼稚而永远不愿成熟的父亲照顾的难堪中成长。

*

那时候,我每天都希望早日能独立,然后离开他愈远愈好,不必再用他的钱;不必处在那一堆莫名其妙的纠纷中……。

高中一毕业我就要求父亲让我到英国去。也在那儿待了两年……。“

*

读马克的信令我百感交集,他和我初初认识的印象有很大出入。

在他的另一封信中他向我提到母亲。

他说:“我妈妈如果能再熬几年,等我大些就好了”。

马克说:“如果她能多读些书、多接触些人、甚致有一份自己的工作,都不至于强迫一个老想逃避爱情的男人接受她那么多爱情”。

*

“马克,你谈过恋爱吗?你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你和女孩子之间的关系?或者,你曾经特别爱过某一个女孩吗?”

我很好奇,我准备下次开口问他!

作者博客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