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干将王力《反思录》的崇毛言词

文革干将王力《反思录》的崇毛言词(网络图片)

自“四人帮”被粉碎后,中共内定了两个反革命集团,即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和“林彪反革命集团”,这两个集团已铁定了不能翻案的。这里面的主要成员已经死得差不多了,但人虽说死了,《回忆录》倒留下来不少。“四人帮”集团成员有《王力反思录》、《陈伯达回忆录》、《戚本禹回忆录》等;林彪集团成员吴法宪、黄永胜、邱会作、李作鹏也皆写出了《回忆录》。这些书多数在香港出版,内地读者争相购买,并当成了宝贝。笔者也选择性地看了几本,感觉到有必要说几句话。先说《王力反思录》。

《王力反思录》这本书断断续续看了近两个月总算看完了。像吾辈这个年龄总想了解一下从文革过来的老人是如何反思文革的,特别是不同地位的人。王力这个人,我想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的,那个震惊中外的七二0事件他代表中央文革表了态,后被武汉保守派“百万雄师”打断了腿,回北京后受到百万人的欢迎,可谓红极一时。然而好景不长,不到一年就被毛泽东江青之流作为替罪羊关进了秦城监狱,长达十四年之久。他这部八十万字的《反思录》是他出狱后写的,分上下集。他将他的诗词也录进去了,篇幅将近占了上集的一半,我随便流览了一下,说句实在不敢恭维的话,不仅格律不对也没一首好诗。他说他还是出生在一个书香家庭,父辈还教他学古诗还学诗韵,只是可惜,这个香火没继承好。这是题外话,就不说了。

王力死后,他的儿子王鲁军为其《反思录》写了个后记:《要留清白在人间》。说“王力临死之前喉咙一动一动的,却发不出声音,泪水从眼角流下来,他们都知道他要说什么,他是希望中央能对他`有个公正的结论,实现《要留清白在人间》的愿望。他说:”我父亲十四岁入团,十七岁入党,对马列主义信仰终生不变。他对毛主席敬佩近乎盲目崇拜;他对党的忠诚近乎愚忠,但是党内外又有多少人了解你,理解你呢?呜呼!这正是我父亲一生悲剧之所在。“王力17岁入党,64岁被开除出党,直到死也没平反。他想死后留个清白,然而怎能清白个了?不仅他清白不了,就是他最崇拜的那个毛也清白不了,否则他也不会死后和王力一样发出哀叹!为何清白不了,究其原因是他们所信仰的那个”主义“到至今尚未弄清白也。

凡是一个“主义”或者一种宗教信仰,它必须要和人民的利益连系在一起,如果说一个“主义”或宗教不能为人类谋取利益,并且对人类造成危害,要么就是空谈;要么就是邪教。

自从马克思创立共产主义学说后,这股“经”越往后念得越歪。从列宁到斯大林再到毛泽东,一个比一个邪乎!从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到最后连自己也解放不了。那些不搞马列的国家的人民日子越过越滋润;那些搞马列的国家人民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是什么原因?是值得深思一下的。那些对此“主义”的追随者和信仰者要想“反思”首先就得反思这个问题。如果不反思这个问题,那的确是搞不“清白”的。王力这个人从信仰这个“主义”到盲从毛泽东,至死还要留个清白在人间,如何清白得了呢?若要清白,就得丢掉这个唱歪了的“经”,丢掉一点,清白一点;彻底丢掉,彻底清白。

王力只是诸多权利斗争牺牲品之一,这个他的儿子也是这样说的:“我感到父亲是文化大革命的替罪羊,是党内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可王力尚未认识到这一点,死之前还在替毛说话。这是那些愚忠的人之共同点。许多在文革中被整死的官员临死之前还要加一句:“我这一生最大的欣慰是没反对毛主席”。这些人已经落到封建帝王那套圈子中,把毛当成了封建皇帝,就是杀头也叫“赐死”。这就是毛所说的“马克思主义加秦始皇”。

问题是好多善良的人们认识不到那些权利野心家为了谋取自己的权位而打着那套理论来迷惑他们,他们还信以为真。例如,他们对毛一心要搞公有制,走集体化道路以为真的为穷苦老百姓着想。其实这是一种对人民的钳制术,只有在经济落后的国度,不发达的国家实行集体化方式是最容易统治人民的。这就是毛为何不顾众人反对,一心要快速走农业合作化道路的根本原因,这和斯大林的想法如同一辙。政客们在人民利益和他的政权统治二者之间,他是绝对不会选择前者的,尽管他的调子唱得很高。

如果说王力没有一点醒悟那也是不客观的,许多地方的确也有《反思》。他心里丢不下毛泽东是因为他不愿丢掉心中的偶像。一个人如果把自己长期崇拜的偶像丢了,他的精神将会崩溃,哪怕这个偶像明知是假的,他也要继续信下去,因为这是他们的一种精神寄托。不过,他在谈到毛泽东时,有些认识还是颇有见地的。

他说:“解放以后,特别是1957年以后,毛泽东常常以诗人的浪漫和军事家的决断来处理经济问题,多次造成比例失调和经济危机,而在受到客观规律的惩罚以后,并不检查自己,反而责怪阶级敌人捣乱。这样,臆造的阶级敌人越来越多,以至无处不是敌人了。敌人不但跑到党内来了,而且跑到最高的领导核心中来了。于是,就要天天讲阶级斗争,就要不断革命。并且把文化革命看成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的新阶段,这个深刻的、痛苦的教训,应当永远记取。”

像这段话,王力虽说也看出了一些问题,但仍然没抓住问题的本质。他把毛建国后搞的一些事情归结为诗人的浪漫和军事家的决断。实质上还是为其涂脂抹粉。像毛氏这类人,不是什么浪漫的问题,而是一种权力欲的膨胀,是一种专制、独裁者本性使然。权在他心目中高于一切,高于人民的利益,高于人民的福祉。在建国后执政的二十多年已经得到充分地证实。

特别在后面有一章节值得一看,他这样说的:“为社会主义唱挽歌的人,必然成为遗嘱的执行人。”他说:“美国离完全的社会主义,高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比我们的路更近。——社会主义思想,并不是马克思发明的,也不是列宁发明的,更不是毛泽东发明的。社会主义这个思想,是在资本主义发展当中产生的。——资本主义已经把整个社会生产的管理职能担当起来,这个生产劳动越社会化,离科学的社会主义就越近。”

王力晚年有了这种认识还是不错的。虽然他仍然是一个社会主义信徒,但已经不把资本主义当作自己的对立面了。并且也认识到我们以前搞了几十年的那个所谓“社会主义”实属荒诞。骂了别人几十年的资本主义,防了几十年复辟的资本主义,原来别人比你离社会主义还要近。这正如他说的,“历史在捉弄人”。而被捉弄的人又在捉弄别人,如果一代又一代继续捉弄下去,那中国就算完了,杜牧在《阿房宫赋》有一段话好多人还记得:“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好在中国人们已经逐渐在醒悟。

再说林彪死党份子的《回忆录》。前不久,我的一位朋友到湖北黄冈,顺便去了一下林彪故居,他回来说,林家大院成了售书店,在那里可以买到他所有成员的《回忆录》,他买了五套回来,一下被朋友们抢光。我真有点纳闷,这些人写的东西就真那么有价值吗?我找这个朋友把《邱会作回忆录》和《黄永胜回忆录》借回看看,由于他们写的这段历史我辈都经历过,读起来并不费劲,不几天就看完了。

综合黄吴李邱写的《回忆录》不外乎这几点,一,为他们的主子林彪申冤、打抱不平,处处为林涂脂抹粉;二,对毛有怨气,但又不敢大胆地发泄;三,还在为自己评功摆好,《回忆录》用大量篇幅写自己投身革命的经历,谁又愿意花时间看他们这些人杀人放火的历史。虽然书中也披露了一些毛林之间的明争暗斗,但也不是秘密,价值不大。可以这样说,毛林两个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一丘之貉,狼狈为奸,祸国殃民,他们的死党必然也不会出好东西,他们的斗争其实就是狗咬狗之争。如果说王力这种文人死之前尚有一丝醒悟的话,他们这几个邱八连这点醒悟也没有。别以为可在他们的书中挖出点有价值的东西,那只会落空。所以,指望他们这些人能有所醒悟并写出有价值的东西完全是徒劳。

然而,中国老百姓有个通病,不分是非的同情弱者,你在台上我不同情你,你下了台他就站在你一边;你得势时我不同情你,一旦倒霉就怜悯你。如林彪最近几年被一些人们捧得很高,其原因是林彪是被毛逼死的,特别是其子林立果搞的那个《五七一工程纪要》更迷惑了一些人。并且认为林彪很硬,是唯一不向毛写检讨的人。加上后来林彪有停止文革、发展生产的想法,所以博得了许多人的同情。这里面有些人还不是毛左派,包括一些民主自由派,这就是个问题了。所以当前很有必要厘清这些糊涂思想。

可以说,林彪和康生一样,是最阴险、最毒辣的人,别看他平时不露脸,每到关键时刻,他就出来为毛保驾护航。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就是他为毛站出来说话;后来没有他对毛的支持,毛发动不了文化大革命。他就是一个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佞臣,莫看他最后倒了霉,和儿子老婆机毁人亡,丝毫不值得同情。

笔者说的这些,并非是帮赵家人说话,而是提醒广大民众,不要对这些在中共内斗中败下阵来的帮派集团分子给予丝毫的同情,以免搅乱了我们的思想。无论他们哪派上台,都不会走民主道路。据悉黄永胜临死之际对他儿子表白,你老爸连骨头都是红的。

所以,他们之间的矛盾对我们来说没有其利用价值,我们民主自由派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和他们有着根本的区别,我们和他们以及今天赵家人走的不是一条道,这一点是必须要弄明白的。

2016年10月9日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0/15/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