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杭州萧山区政府“7.29暴力拆除教堂真相”》即兴

8月1日晚,杭州文友昝爱宗通过电子邮件给我发来了“请浙江省调查并公布杭州萧山区政府”7.29暴力拆除教堂“真相”一文,他告诉我──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政府在7月29日(礼拜六)下午动用大批警察(包括武警),据说有数百辆政府等专用车,有大约3000人参与,该区土地管理部门和城建部门具体负责组织拆除人员,动用大型掘土机等,暴力拆除建筑在萧山区党山镇车湾路村的一村民基督教聚会点——家庭教会所在的教堂……”

据赶往现场了解情况的基督徒透露,29日政府暴力拆除方和基督徒一方发生了严重冲突,有一女性基督徒被暴力致伤,“快要死了,因为医院都不收治了”。据说还有97岁老太太被打,有群众指政府暴力拆迁方“他们下手很狠的”。

有群众向海外电台、网站等媒体反映,事件过后有四五十多个基督徒被抓,不知道被抓到什么地方去了。政府用暴力拆迁,动手打人,有人在现场拍照和录像,被发现后,录像和照相设备被打坏,有的用手机拍照,也被抓走了。事后有基督徒前往事发地,所乘坐的汽车牌照却被当地机关登记下来。整个萧山区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

也许是做贼心虚,萧山区委常委、区委统战部长邱有来8月1日公开表示“一个也没有受伤”。新华社30的发布新闻,称“整个过程未发生冲突和人员伤亡”,只是“警方拘留两名闹事者”。这种官方表态,在我看来,与当年袁木在六四大屠杀后所称“没死一个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请看《萧山日报》无记者署名的报道:“7月17日凌晨起,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煽动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在没有办理任何土地报批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在党山镇车路湾村农民集体所有承包地上强行突击抢建一处占地3.99亩,面积820平方米的非法建筑。事情发生后,党山镇、村两级对有关人员进行教育和劝导,并向全镇群众发出公开信。区国土、建设等部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和《国务院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等法规进行了政策宣传。但这些人员对此置之不理,仍然我行我素。”、“29日下午1点30分左右,在非法建筑工地现场,区国土、建设部门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再次对有关人员进行劝导和教育。2点35分,施工人员撤出后,依法将非法建筑拆除。当非法建筑被拆平时,围观的群众都拍手叫好!”

既然“围观的群众都拍手叫好”,那位御用记者为什么不敢署上自己的大名呢?因为他(或她)是在“奉旨报道”,说的全是颠倒黑白的谎言。据昝爱宗先生了解,用于建造聚会点的土地早在上个世纪20年代就曾是教堂(是否义和团暴行的幸存者,暂存疑),50年代政府根据“形势需要”,被改造成了“群众文化场所”。萧山区委常委、区委统战部长邱有来称这块土地是“国有土地”,将被用于“建设综合商贸市场”。

统战部长的话,无意中透露了这一恶性捣毁教堂事件的深层原因:后极权主义时代的官商勾结,最大限度地侵占国家的一切资源,最大限度地将专制权力“寻租”出去,最大限度地与商业暴利集团沆瀣一气,化公为私,中饱私囊──哪怕需要暴力侵占千千万万农民赖以养命糊口的良田,哪怕需要暴力拆毁广大信众赖以寄托灵魂的教堂,哪怕需要大规模地调动“人民警察”、“武警战士”和政府各行政职能部门的“人民公仆”大打出手,伤人抓人,都在所不惜!事后反正可以信口雌黄,嫁祸于人!

此番情景,令人恍惚中怀疑,莫非当年“义和团”又举土重来了?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中共官方史书和教科书一直这样“教育”我们,“1898年出现在山东省等地的,以贫苦的农民为主体的义和团,是群众性的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爱国运动。”

但是历史却记载着这样的血腥数据:义和团事件中,全国各省,主要是华北的直隶、山西,以及内蒙古和东北,普遍发生针对中国基督徒和外国人的大规模集体屠杀事件。共有241名外国人(天主教传教士53人,新教传教士及其子女共188人,其中儿童53人)、2万多名中国基督徒(天主教18000人,新教5000人)在1900年夏天的屠杀中死亡,无数教堂被毁。

在奉天(辽宁)被杀的教徒有1400多人,其中有1名主教,10名神甫。湖南衡州和陕西,也发生主教神甫被杀事件。在山东、河南,教堂被毁者占十之七八。在我的家乡浙江的衢州和台州,也发生了集体屠杀事件……

大家不要忘记,当时行将灭亡的清政府对义和团灭教暴行,实际上是怂恿、支持的,甚至是直接出面实施的。譬如在山西,全省被杀的中国教徒计有5700余人,新教徒也有数千人。期间,清政府巡抚毓贤开动国家机器,在太原巡抚衙门前杀死教士12人、传教士家属及其子女34人,共计46人,太原教堂被悉数烧掉。

1918年,当时还是北大教授的陈独秀在《克林德碑》一文中,曾痛骂“义和团何等可恶!”,是“国耻”,是“专制的迷信的神权的黑暗道路”的产物!过了将近一个世纪,袁时伟教授发表《现代化与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问题》,严正指出:“义和团敌视现代文明和盲目排斥外国人以及外来文化的极端愚昧的行为。回头再看义和团,对内,它是与社会前进方向背道而驰的反动事件。对外,乱杀洋人不但是反人道、反文明的罪行,也是极端愚蠢危害中国自身利益的暴行。”

一百年后发生在中国杭州市萧山区的这一暴力捣毁教堂事件,既带有当年“反人道、反文明、极端愚蠢”的义和团色彩,更暴露了中共不惜与人类的信仰自由和文明价值为敌,追求专制权力与商业暴利最大化的无耻本性。这一恶性毁教事件发生在历来被称作“文物文邦”的浙江省,我作为一个浙江人,实在是感到深深的耻辱。

2006.8.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