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为第三大经济强国,在国际政治中根本没有发挥相应相称的作用。现在有一个让日本发挥相应相称作用的大好机遇,那就是“借助”极权暴政北韩的导弹挑衅和核武讹诈,一举锉平金日成政权,再造一个民主自由的北韩,就像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所做的那样。日本一直有一个良好的愿望,希望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为美国分担更多。这是非常可贵的。令人遗憾的是,由于缺乏真正能够带领国家“出埃及”的大政治家,因而整个日本的形象始终显得瑟瑟缩缩,就跟它的电脑工程师研制的机器人儿一样。

拔金氏政权会不会引发中国“抗日援朝”?不会。因为毛泽东没有了,而且可以借美国的旗号拔。拔北韩会不会引发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联想?有人愿意联想就让他们联想好了,反正是三二年就见分晓了。这分晓就是拔北韩不是日本实现帝国梦想的一步,像半个多世纪的大东亚共荣圈时代那样,而是帮助北韩人民建立起民意政府和民主国家,然后功成身退,把一个现代文明的北韩交回人民手中,就像美国在德国、日本、阿富汗和伊拉克做的那样。“木秀于林,风必吹之;堆高于岸,流水湍之;行高于人,众比非之。”行公义要有遭遇嚼舌头的准备。

有人说美国对伊拉克的“工作模式”是失败的。这要么是陋儒之见,要么是萨达姆的表弟之见。伊拉克文化中富集的毒素,如果听凭其自然排出,五千年也排不干净。如今是三年五年即可排除净尽,清赚以后四千九百九十五年以上的幸福自由的日子,真是太划算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问题也一样,不流这种血,就流那种血,哪种流血的副产品比较积极正面,就应该勇敢选择流哪种血。北韩问题也一样。

为什么要拔掉金氏,再造北韩?第一,金记北韩是东亚的脓包,它存在本身就是东亚的耻辱,它每时每刻都在戕害东亚人的道德良知。第二,它挑衅日本,威胁日本。拔就拔吧,为什么还要费这些口舌,像蚊子下嘴以前还要嗡嗡一番?因为还有“国家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的所谓原则挡在前面。这是君子出于君子的愿望确立的一项原则,却在实际中为恶棍遮荫。二次大战之后,这项原则虽然降低了国与国之间发生所谓侵略战争的可能性,可是却大大提高了暴政对自己的人民发动战争的合法性。近半个多世纪里,死于暴政的人类比死于战争的人类更多。毛泽东在位二十多年,天天对人民发动战争。

八九六四邓小平挥师天安门广场,当彼之时美国最该做的是立即对中南海实施斩首行动,而不是急急忙忙藏匿方励之先生。同样,当2005年3月北京大学宣布焦国标为“自动离职”时,美国要做的应该是向北京大学所有正在美国访问的老师和留学的学生发出驱逐令。焦国标像一粒芥子微不足道,可是言论自由、学术自由事关美国的国脉、人类的未来。文明世界对流氓必须使用超级君子的霹雳手段,否则文明世界永远受制于流氓恶棍。

据在日本的中国学者解释,近年中日交恶始于江泽民九十年代末的访日。当时江氏希望日方再对他重复一遍道歉的话,日方则认为已经道过一百次歉了,不能中国领导人来一回道一回歉。江认为没面子,大不满。中国外交部开始围绕江的面子而运转,日本邪恶论遂成为笼罩在中日关系上的一片乌云。实际上自改革开放以来,日本一直是对华经济援助最多的国家。以03-04年度的数据为例,日本驻华使馆网站资料显示,是年全球五大对华援助的国家和组织,日本据于首位,金额为1441百万美圆,是其余四个国家和组织总和的二倍。其余是德国396百万美圆,法国134百万美圆,国际开发协会105百万美圆,英国64百万美圆。可是你看在中国外交和媒体的话语里,日本简直一点好事都没干。日本无论做什么都挨中国骂,现实没什么骂了,就翻历史旧账骂;历史旧账骂腻味了,又回到现实里骂。总之在中国的语境里,日本无论做什么都亏欠中国,亏欠东亚。与其如此,日本不妨做一桩大手笔,拔掉金氏,再造北韩,让北京狠骂去吧,或者得蒙北京夸奖也未可知。

日本小泉首相有美国式的救世愿望,可能继任的安倍晋三看来将会继承小泉的这种愿望和理想。这与美国9.11之后确立的拔钉子全球战略是吻合的。第一经济强国美国拔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第三经济强国日本再拔了北韩,第二经济强国默克尔的德国再选个钉子给拔拔,英国、法国、欧盟再遴选几只钉子拔了,世界将显得多么生机勃勃有希望啊!携文明世界民主自由之雷霆,限期整改一个邪恶的国家其实是很容易的,起码比限期治理一个污染的湖泊容易。

2006年7月24日北京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