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9日-1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的“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

2011年7月9日-1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的“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

说到汉藏交流,就不能不说2008年。当时图伯特的全民抗暴虽然得到了国际社会的理解和支持,但引起不少中国人的愤怒,各种误解歪解,强占了公众的视野。不可否认,其中有中共的影子。不过,全部推给中共显然过于简单化。准确地说,是中共利用了中国人固有的“大一统”追求和面对异族的优越感,来掩盖他们在西藏的罪恶。因此,达赖喇嘛尊者及时地提出了民间汉藏交流的必要。

无论从近期还是长远的角度来看,这都是十分智慧的策略。当时,藏中高层对话已进入了死胡同,如果启动民间对话,使中国民众真正了解五十多年来,西藏民族被压榨、被污名的现实,呈现中国多年宣传的虚假性和欺骗性,必然使中国当局更为被动和难堪,也为未来西藏问题的良性循环创造条件。

于是,流亡政府掏出来之不易的资金,在北美召开了三次汉藏交流会议,即2009年的温哥华汉藏交流、2010年的多伦多汉藏交流、2011年的华盛顿汉藏交流。同时,达赖喇嘛尊者也抽出极为宝贵的时间,前来参加支持。

北美代表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把这三次会议的组织权都交给了一些民运人士,并且三次会议都由同一人主持。在造成主体与会者重复的同时,也把一些与西藏问题本无甚联系却明显可疑之人,拉进了“北美汉藏交流”,免费吃喝住宿、免费机票等。但这些人中有些人很少、甚至从来未发表过任何与西藏问题有关的文字和声音。其中不少人倒是很热衷于彼此拥抬、结伙对提出批评异见者围剿,以冲锋陷阵的姿态表现决心与忠诚,把严肃的藏汉交流变成了个人拉山头、出风头挣外块,兼与老友重逢、相互提携的大餐。

这些与会者,虽被冠以各种好听头衔(有些还是临时相赠的),如“汉人知识分子”、“汉人学者”、“汉人作家”等等,其实他们有些人在汉人群体中没什么影响力,甚至处于边缘化沉默状态,或仅仅属于某个小圈子。还有人既唱着异议高调,拥有异议头衔,又能经常出入中国大陆,在西藏问题上喊些华而不实的口号,不过是中共当局所默许,甚至是授意用作诱导舆论的。他们台前表演,中国当局转身偷笑。

这些会议,不仅使汉藏交流及对西藏问题实质的认知更远地离开了中国民众,论题本身就不痛不痒。例如第一次温哥华汉藏交流,主题叫作“慈悲与尊重”,而第二次多伦多汉藏交流,还是叫做“慈悲与尊重”,且不说主题重复,仅说内容,让观察者,包括我在内,根本不知所云。说实话,这样的会议连西藏问题的皮毛也没有触及。不过,今天我想着重谈的,还只是第三次华盛顿汉藏交流中存在的问题。

首先,仅从论题——“中国民主与未来西藏”——中就可以看出,这不是一个对等的交流,而是把西藏的未来和中国民主绑在了一起。换句话说,是把西藏问题,定格在先中国后西藏的框架里。潜台词就是,中国不民主,西藏问题不用谈,而中国民主了,西藏问题自然解决了,还是不用谈。细想这和中共不承认西藏问题、回避西藏问题,有否相似之处?

我不禁想问一句,远的不说,2008年至今,数以千计藏人失踪,至今下落不明……为什么谈到藏人的问题,就非得排在中国人的后面?难道就因为他们是异族,亦或少数,声音不够强大?如果要等中国民主了再谈,还有多大必要现在开会作汉藏交流呢?抑或潜台词是藏人要先加入民运才有希望?更为诡异的是,这次会议上任何有别于这种傲慢的大汉族主义的不同意见发言,最后上网时,都被组织者剪裁掉了。足见这根本不是寻求真正的交流,而是有主题先行的审查过滤。有必要研究的是,这样的所谓“交流”,究竟是主办方的本意,还是操盘“小圈子”拉偏方向夹带的私货?

是的,无论汉人还是藏人,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反共。但是,藏人的反共,是为了还原历史,结束殖民者统治,使西藏重获自由;而汉人的反共,是为了推翻共产政权,使中国实现民主。两者虽然在反共上是一致的,但目的不同。合作自然可以,但必须是有条件的合作。而这个条件,绝不是先中国民主后西藏自由。否则,藏人乘上了仅仅打着“民运”招牌背后有着重重怪影者们的战车,未必抵达民主的目的地,离西藏自由的目的地可能更远,甚至无望达到。

其次,藏汉与会者的比例相差悬殊。140位与会者中,藏人不足20人,只占总人数的14.3%;在40多位发言者中,如果不算高层藏人洛桑森格和嘉日洛地的讲话,只有3位藏人发言,只占发言比率的8%,藏人成了点缀。

再次,没有真正体现顾念藏人的利益,重大问题避重就轻。比如,没有真正探讨当前西藏的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资源被前所未有地掠夺;对唯色的书面发言,即迫在眉捷问题的呼吁书:《请制止用神山圣湖牟利的“开发”》,连提也没有提,无端落空;没有探讨近年数以百计被打死、数以千计下落不明的藏人作家、知识分子、普通人的残酷现实;没有探讨在宗教自由的幌子下,西藏的各寺院,尤其阿坝地区的格尔登寺当时面临的灭顶之灾和正在发生的惨烈自焚……

最后还要指出,早年也曾有“汉藏交流”。2008年西藏全民抗暴后,汉藏交流的组织者和参加者突然大换班,此后组织工作始终掌握在与汉藏交流和西藏问题毫无关系者手中,这点只要上网搜索细查,即可明了。我不得不重申一下,温哥华的汉藏交流会、多伦多的汉藏交流会,以及这次华盛顿的汉藏交流会的组织者,居然直接间接都是同一民运人士,而此人究竟以什么资格担当此职,一直没有公开的说法,至今是个谜。

回溯三次北美“汉藏交流”,眼见很多愿意说真话,对西藏问题素有研究、有著述、有文章、有表述力的人被限制,没有到会的机会,引起越来越多关注西藏问题、想寻求真相的人,对这类活动的组织运作及公信度发生怀疑,进而对流亡政府的政策和执行团队的作风产生负面印象,觉得流亡政府不想办实事,只要面子工程,在这点上甚至与共产党有某种相似之处,使流亡政府的形象受到不必要的挑战。在实际上,也渐渐萎缩了西藏支持者的队伍。

更为不幸的是,对北美“汉藏交流”的任何质疑,都因上述人士的把持,而被打成“破坏汉藏关系”、“反对汉藏交流”等,甚至暗示为“特务”或“反对达赖喇嘛”。某学者还特别撰文《汉藏对话,水到渠成》,以树立假想敌之手法,为问题百出的华盛顿汉藏交流造势,封杀异议。

确实,藏人与汉人交流是十分必要的,但是应该与真正关心西藏问题的汉人民众交流,而不是仅仅局限在拉无涉主题者加入自己的“小圈子”,或与那些连西藏的自主权都在否定,甚至歪写西藏历史和西藏问题的所谓“学者”、“专家”、“作家”一次次重复地摆设汉藏交流的样子,甚至使有多年历史的汉藏交流活动在不知不觉中被引上中共当局通过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在幕前幕后联手误导暗示的轨道。

鉴于如上所述,我在此不得不顺便恭请负责进行“汉藏交流”的相关人士,勿再划地为牢,否则的话,真是太辜负流亡政府的期冀,浪费了藏人宝贵的资金资源,也消费了达赖喇嘛尊者的智慧和时间,给西藏问题雪上加霜。

首发唯色博客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4年7月29日星期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