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7月接到通知,夫君谢阳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被公安机关逮捕,至今已有15月有余。作为普通老百姓,在经历了此案的进展后,得到的唯一结论是:极度混乱、极度荒唐、极度无奈!

(一)谢阳被刑讯逼供?

我曾经被公安机关的同志非常信任地保证:现在什么社会,我们长沙的办案机关绝对不可能对谢阳有酷刑!接着从神秘电话、神秘体制内人士、神秘短信、与公检看谈话中的无意泄露等信息中,我确信谢阳曾遭受严重的刑讯逼供。对此,在我还未走上法律维权之路时,网上沸沸扬扬的酷刑之N都出来了。爆料之人甚至比我还更清楚谢阳的详细遭遇,使人之大惊!我不得不感谢网友的良知,感谢他/她的勇敢!我相信办案机关的摄像头不会择时而坏,让我能从法律上把证据给确定下来。

(二)谢阳案被官派律师代理?

我所聘请的律师张重实、蔺其磊,在过去的这么长时间里,尽职尽责,虽然谢阳案没有从法律上保障他们的会见权、阅卷权、听取律师意见权,但他们的辩护人的地位是受官方所认同的,委托协议也是被公检看所接受的。怎么到了今年的10月份,就被官方认为二位律师不宜代理此案了?非得爆料出另一位律师同行来做代理?他到底代没代理?我聘请的张蔺组合又怎么办?法律文书在哪里?非得让我从网上各种言论中揣测吗?

(三)谢阳何罪之有?

谢阳是否有罪,需要官方让我、让亲朋、让律师去劝吗?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法律自有定义,何须劝罪?总是有人打着为谢阳好的幌子,一方面酷刑折磨谢阳,一方面居然宣称准备对他好!因为我上过小学,所以我从来不信!五部委发的“防止刑讯逼供,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证其罪!”,公检看都应该学习了的,可为何至今,都在“自证其罪”上做文章?哪个失去自由的人愿意承认自己有罪?除非被吃了药,脑子进水了!

我在依照社会的规范——法律来对待谢阳案时,偏偏执行法律的公权力机关撇开法律,来讲人情;那行,咱们就讲人情,把谢阳无罪释放,可人家又说法律不允许,转过头来说法律!

咱们到底是遵循社会规范,还是自定义所谓规范?

同理,咱们是需要文斗,还是需要武斗?非得有人去当董存瑞吗?

抄写网上一句话:谢阳律师的后台是谁?是中国大陆的一切正义力量!

谢阳妻子陈桂秋
2016年10月17日

附:网传知情人所披露律师谢阳遭酷刑系列

2015年7月11日谢阳被抓捕。在过去的15个月里,为了获得谢阳的所谓犯罪证据,并逼迫谢阳认罪,709谢阳专案组对谢阳实施了多种酷刑。

【谢阳遭刑讯逼供之一——疲劳受审】在2015年7月被抓捕后的前期,谢阳被709专案组的秘密警察关押在国防科技大学附近的一个宾馆里(这就是所谓的指定监视居住),连续七天,逼谢阳认罪。每天审讯22小时,每天只休息2小时。只要谢阳说一句国保不认可的话,国保就用脚使劲踹他、逼他就范。谢阳每天24小时在审讯的国保秘密警察手里,无法反抗、无法救济、无法投诉控告,任由它们肆意凌辱。

【谢阳遭刑讯逼供之二——烟熏】

2015年7月11日谢阳被抓捕。还是国防科技大学附近的一个宾馆里,明说吧,就是国防科技大学招待所三楼(所谓监视居住地,其实就是酷刑基地),连续七天,每天审讯22小时,每天只休息2小时。除动辄扇耳光外,在审讯时,有两个国保,左右各一人,每人一次抽5支烟,对着不抽烟的谢阳喷烟,用烟熏他眼睛,把谢阳眼睛熏得不停的流眼泪;同时辱骂他、扇他脸、打他头,恐吓他,每次都持续很长时间,反复多次,摧毁他的意志。

【谢阳遭刑讯逼供之三——吊脚】2015年7月谢阳被抓,曾经在南宁办案时被打伤的右腿骨折尚未痊愈。国保知道后,在审讯时,让谢阳坐在椅子上,专门把座位垫高,让谢阳的脚吊着,不能着地。在每天连续审讯22小时的情况下,导致他伤腿肿胀,肿得非常厉害。国保威胁、逼迫谢阳,不配合的话,可以这样废掉他的腿。

文章来源:维权网
2016年10月17日星期一

谢阳和妻子陈桂秋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