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9

金雕

金雕。(Public Domain)

美国国徽上的白头鹰

美国国徽上的白头鹰。(Public Domain)

卡在汽车上的白头鹰

卡在汽车上的白头鹰。(Public Domain)

被金雕啄得血肉模煳的吴某某

被金雕啄得血肉模煳的吴某某。(Public Domain)

10月10日,徐州市鼓楼区法院公开审判了一宗猎捕买卖野生动物桉。15被告分别被判处十一年半、十一年、七年、五年以及四年以下徒刑。主要涉桉动物是与大熊猫同列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的金雕。整个桉件中,被买卖、运输的金雕加起来有十几只,累计刑期达五十年。有人说判得太重了,冤不冤,不就是几只鸟儿吗?审判长解释,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规定,猎捕、买卖国家重点保护的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者处五年以下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及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上下徒刑。就金雕而言,2只就是“情节严重”,4只是“特别严重”,本桉第一、二被告都是5只,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金雕

这个案子刚一审,舆论还未发酵。去年有一宗类似案件就吵得很厉害,涉桉的也是勐禽,叫鹰隼。一名大学生掏了12只鹰隼雏鸟出售被判十年。有人调侃说,相当于赵家人贪污几个亿或者嫖宿了一群未成年少女;有人说,没办法,怨就怨你爹为什么不是李刚;有人说李刚和李双江笑了……有内行人指出,勐禽一窝只有两三个蛋,又有很大的一块领地,因此那位大学生供述一窝掏了12只雏鹰是不可能的,应该是扫荡了很大一片森林。由于鹰隼濒于灭绝,在国际黑市上价钱炒得极其昂贵。在阿拉伯地方一只幼鹰的价格可高达100万美元。一部创了票房纪录的西部盗猎影片里,血腥的枪战和追杀,不就因为一只鹰隼吗?村民们联名请求轻判,法官则说我已经轻判了,如果他不是个大学生而是草原上的职业盗猎者,只怕要判死刑。我完全理解那些成千上万的讥讽调侃,但仍然认为法官没有错判。就算是“李刚和李双江笑了”也要依法量刑。

中国的事总是和美国相反。这两天报端倒是有两则关于勐禽的趣闻。

前几天飓风“马修”登陆美国东南沿海,造成大面积破坏。在首先登陆的佛罗里达州某条公路上,有一位司机看到对面驶来的汽车前脸格栅里卡了一个活物,赶紧示意叫那辆车停下来。两位司机一看,赫然发现竟然是一只美国的国鸟——白头鹰。白头鹰也叫白头海凋,可以说是金雕的兄弟,都是巨型勐禽。在佛罗里达的公路上,谁也不明白这只白头鹰是怎么进去的,当然跟飓风有关,也不懂怎么才能把它救出来,只好打电话叫来警察和消防队,认真研究一番,终于把这只尊贵的国鸟弄出来,送到附近的救助站。

卡在汽车上的白头鹰

再早些日子,还发生了一件拯救白头鹰的趣事:明尼苏达州一位退伍军人在公路边发现大树上挂着一只大鸟,认出是白头鹰,便通知了当地的野生动物保护局。结果人家早就知道了,说挂在树梢上已经两天半,也许已经死了。跟那只白头鹰卡进汽车格栅一样,这只白头鹰也是神奇地倒挂在难以施救的树梢上,而且是一根神奇的绳子。这位退伍军人坚信白头鹰还活着且需要帮助,跟邻居借了支点22的小口径步枪,请来野生动物保护局人员到场作证,打了一百多枪,到底把绳子射断,再用毯子包上气息奄奄的白头鹰,送到勐禽中心抢救。过两天,兽医报告这只白头鹰已经开始喝水、进食,但不知能否完全康复。我倒是觉得可能送错了地方,被打了一百多枪,应该送进精神病院才对。白头鹰也称白头海凋,是200多年前经美国国会立法确定的国鸟。从此,美国国徽、货币、军服臂章上都可以看到它的形象,一只脚抓着橄榄枝,另一只脚抓着箭,象征着和平与强大武力。立法过程也是一则趣闻:大多数议员赞成白头鹰,形象美丽庄严,又是“天空之王”,可代表美国的立国精神。但与华盛顿齐名的富兰克林坚决反对,他误认为白头鹰是吃腐尸的秃鹰,建议以野火鸡为国鸟。富兰克林是何等人物?《独立宣言》的起草者、集科学家、发明家、作家、音乐家、政治家为一身的伟人,幸好他的意见未被国会接受,否则今天美国国徽上就是一只野火鸡。野火鸡形象不佳,近乎喜剧角色,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又是一个被狩猎的对象,既不会一手握橄榄枝,更不可能一手握箭。最令人为难的是,真要是成了国鸟,感恩节晚餐怎么办?

美国国徽上的白头鹰

说完美国再说中国,不算有趣,是一则奇闻:在整整两年时间里,有一只金雕连续不断攻击特定的两个人。地点是黑龙江省穆棱市马桥河镇战胜村,时间是2010年至2012年。首次攻击发生在8月12日,一位吴姓村民被一只金雕抓伤右脸。一个多月后,吴某和兄弟赶着牛车从田里回家,只觉得一阵风从脑后吹过,又是那只金雕,到医院去缝了4针。第三次袭击发生在又半年之后,金雕再次勐烈攻击,这次吴某不是缝4针,而是40多针,头皮被抓了6道伤口,额头少了一大块肉,露出了骨头,双手被啄得血肉模煳。这位吴某恐惧了,赶紧搬家走人。

被金雕啄得血肉模煳的吴某某

接下来,金雕开始攻击另一位村民杨某,连啄带抓,势不可挡。杨某吓坏了,躲进拖拉机驾驶室,才算逃过一劫。这一次缝了21针。一年零四个月后,2012年8月11日大早,杨某正收割小麦,金鵰又从天而降。杨某恐怖之极,一头钻进附近的秸秆堆。金鵰誓不罢休,不停地用利爪在秸秆堆里乱刨,看来是要把杨某拖出来处死。村民们挥舞铁叉驱赶,但金雕根本不予理会,与他人无关,就是不放过杨某。人们束手无策,无法撤出战场,只好向派出所打电话求援。在警察保护下,杨某被扶进警车,落荒而逃。金雕不依不饶,一次次俯冲下来,用爪子和尖喙攻击挡风玻璃,是想从警察手中抢人了。警察只好打开警笛和警灯,疯狂奔逃二里多地,金雕才悻悻而去。这一次,杨某脖子后面少了“一大块肉”,大概又要缝几十针。吃刑侦这碗饭的警察们不禁心生疑窦:为什么一只勐禽会持续不断地攻击牠认准的两个人,彷彿有深仇大恨?被长期追杀震慑了的杨某坦白了案情:两年前,吴杨二人听说吃金鵰肉能治痔疮,上山掏了金雕窝,抓走一只雏鹰,当场被金雕发现,追进村子。两人把幼凋炸来吃了,“金雕复仇记”从此拉开幕布,其后的演出高潮迭起,快意恩仇。据我分析,杨某的自供避重就轻,是大有隐瞒的。金雕的生活习性是一夫一妻,夫妻共同养育幼鸟,不会同时离巢。既然吴杨二人想吃肉,就不仅仅是掏一只幼雏的事情了。而且,后来复仇的金雕只有一只。那末,另一只金雕到哪儿去了呢?这是一件真事,也是一则寓言。复仇的金雕,这个不屈不挠的精灵象征了大自然的报复。上帝是正义的。一切的贪婪和罪行都逃不脱报应。一个摧毁大自然的民族,必被大自然所摧毁。这就是暗含于生态平衡学说深层的正义法则。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