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柬埔寨是中国的影子和镜子,柬埔寨三年八个月的浩劫是中国五十多年苦难的浓缩和反映。柬埔寨共产党所建立的法西斯政权,就是中共流氓政权的翻版。因此,柬共和波尔布特的破产也预示中共独裁专制也一定以失败告终。”

七月三日联合国审判柬共头目的二十七名法官在金边宣誓就职的时候,余良先生的《红色漩涡》由美国明镜出版社出版发行了。这是反映柬埔寨革命、战争、苦难的第一部作品。读完之后,心情非常沉重,久久无法平静。震惊、恐惧、悲哀、愤怒,兼而有之。读余良这部自传体小说,简直像做了一场恶梦;不对,应该说是重温了一场恶梦。《红色漩涡》以写实的手法再现了中国人民、柬埔寨人民和华侨的深重苦难;其中有理想追求和主义之争,有错综复杂的国家和民族纠缠,有生死抉择和儿女柔情。《红色漩涡》用铁的事实控诉了本是一丘之貉的中共、柬共长期狼狈为奸,共同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的罪行。

目睹人间惨剧

余良在一九四七年出生后因父母去国,寄飬在广东省潮安县下赤水村外祖父家。在陶铸“村村流血,户户冒烟”的暴力土改中,外祖父和舅父被定为地主遭枪毙,外祖母上吊自杀;舅母带表姐和表弟在逃亡中被捉,表弟也遭杀害;为了斩草除根,农会派人到汕头追索藏匿在亲戚家中的小余良,幸得好心人掩护而逃过一劫。

一九六O年,十三岁的余良离开饱受反右、大炼钢铁、人民公社肆虐的饥饿中国,经香港偷渡到了柬埔寨。到柬埔寨后又遭并非亲生的父母的泠漠和虐待,十五岁时离家出走;在失学、苦力、失业、流浪的过程中,受左倾华侨的影响,一九七O年进入由越共和柬共建立的红色根据地,从此掉进了柬埔寨革命的“红色漩涡”,几度遭灭顶之灾,九死一生。

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七日,一直打着解放人民旗号的柬埔寨民族解放军攻占首都金边时受到市民热烈欢迎;谁知仅仅一小时之后,柬共便以“美国飞机要来轰炸”为藉口要市民立即撤出金边;在匆促慌忙的“疏散”中稍有迟缓者即遭杀害;有正在抢救病人的医生、护士因延误了撤离时间而死于枪口之下;不少老人、病人、妇女、小孩在途中不堪折磨,而大量死亡。一个星期后,人烟稠密、繁荣兴旺的首都,变成了一座死城。马德望、磅湛、贡布等所有城市亦无不如此,余良在撤徃农村的路上亲眼目睹了许多人间惨剧。

二万越侨统统杀光

“疏散”到了荒无人烟的深山密林或偏僻的乡村安家落户的市民,在口粮严重不足,住无法躲避风雨的茅棚,加上医药奇缺的条件下,为了实现“超大跃进”和“尽快建成社会主义”,还要每天从凌晨四点钟下田干活到夜里九点半钟才准收工。于是大批大批的人由此酷暑、劳累、饥饿、霍乱、疟疾和水土不服而死去。老百姓吃树上的水果、到河里抓鱼,都是不允许的;一经发现,轻者殴打,重者处死。作者见到一个华侨小孩因偷吃番薯,被活生生地扔入滚水锅里煮死。

更多的人则是因旧政权分子、资产阶级分子、异己分子被集体屠杀。向柬共投降的朗诺政权的军政人员,从总理、司令、部长到广大士兵,几乎全部杀掉,许多人是全家杀光,如旅游部长努诺夫人一家十四口无一幸存。作为柬共的盟友西哈努克亲王一家,有十八人(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两个女婿、十三个孙子)被杀;亲王夫妇亦遭软禁,如非中方特别关照,也必死无疑。由于与越共有宿怨,柬共把来不及撤走二万越侨统统杀光仍不解恨,结果有越人血统和会越语的柬人也成为代罪羔羊。

华侨一半死于柬共屠刀之下

波尔布特是毛泽东的绝对崇拜者,从一九六五年至一九七O间,曾经三次到中国当面向毛泽东取经,一九七五年攻下金边后两个月,又到北京听取指示。仅在一九七O年,中共就援助波尔布特三万人的武器装备(王贤根:《援越抗美实录》)。然而许多受中共输出革命理论影响而积极支持和参与柬共革命的的左倾华侨,却被柬共认为是非我族颖,以刘少奇派、林彪派等种种罪名而加以逮捕和杀害。

一九七二年尼克松访华后,波尔布特认为中共也修了。碍于还要向中共索取物资不曾公开閙翻,但华侨就大倒其霉。一九七五年后,中共派了大量专家帮助柬共建设,为专家作翻译的华侨青年在工作完成后即遭集体杀害,余良即是其中一员,只因越军攻城而捡回一命。抗法时期参加革命的华人党员张东海,是柬共的商业部副部长,也在大清洗中遭杀害。一般估计,五六十万华侨中有一半死于柬共屠刀之下。

但中共对此不置一词,当华人向中共驻柬使馆求救时,中共外交官竟幸灾乐祸:“这就是你们背叛祖国的下场!”一九七六年四月十六日毛泽东、朱德、华国锋“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致电乔森潘、波尔布特、农谢“最热烈的祝贺”民主柬埔寨国家独立节一周年,并表示“中国人民将一如既往,坚决地支持柬埔寨人民的革命事业,同兄弟的柬埔寨人民团结在一起,并肩战斗,共同前进”(《人民日报》)。邓颖超一九七八年访柬时,也对柬共赞扬有加:“中国人民要小学生那样虚心向柬埔寨人民学习。”中共对一九九八年印尼大规模屠杀、强奸华人妇女的反应也是这样,不但不予救助,反而在国内外拚命封锁消息。中共之无耻无良大抵如是!

柬共是中共的影子和镜子

波尔布特为了巩固个人权力,许多老战友、高级干部、将领也遭杀害,据估计被波尔布特杀死的柬共人员超过十万人。在不间断的政治斗争、“清理阶级队伍”和肃清反革命运动中,由越南回国的二千多原人民党党员,其中许多曾留学中国、苏联,全部被杀光;把满腔热情地从外国回来为国家服务的一大批知识分子都当作特务,先送去农村,再加以全部杀害。在波尔布特“多一个人不如少一个人”的孤家寡人主义笼罩下,柬共把做生意的、甚至有缝纫机的人都当作资产阶级加以清除;把战争期间居住在朗诺统治区的人民,也视作附敌人分子加以迫害;对少数民族占人也加以镇压,磅占省曾发生集体屠杀占人的事件。

一九七九年一月七日,越军攻克金边,柬共十几万军队兵败如山倒。在执政的三年零八个月中,柬共没收了一切私有财产,取消货币,关闭学校,禁止宗教,取缔中文,禁说外语,搞合作化,变全国为集中营。以大规模处决和疯狂虐待的方式,杀害了近二百万人,相当于当时柬埔寨全部人口的三分之一。柬埔寨竟是中国的影子和镜子,柬埔寨三年八个月的浩劫是中国五十多年苦难的浓缩和反映。

毛泽东的极左机会主义路线不但给中国带来浩劫,也给柬埔寨人民和居柬华人造成惨绝人寰灾难。柬埔寨革命是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在柬埔寨的全面、彻底的实施和模拟试验。柬埔寨共产党所建立的法西斯政权,就是中共流氓政权的翻版。因此,柬共和波尔布特的破产也预示中共独裁专制也一定以失败告终。

“昂贵的遮羞布”

所以,中共对审判前红色高棉头目就怕得要死,恨得要命。为此,四年前朱镕基免去了柬埔寨欠中国的全部二点二亿美元债务;去年向柬埔寨投资二点四亿美元并赠送六艘海军巡逻艇;今年温家宝又宣布向柬埔寨提供六亿美元经济援助,为洪森政府修建豪华的办公大楼。中共如此打肿脸充胖子,大令友邦诧异,原来目的无非要洪森当局放中共一马,在审判红色高棉问题上,尽量拖延和淡化。洪森当局果然心领神会,不仅拒绝将红色高棉头目送交国际法庭,而且包庇他们,让他们在柬国境内逍遥自在,过着安逸的养老生活。尽管洪森曾经是红色高棉的死对头,也曾经就是中共的死对头。(陈劲松:《中共金援柬埔寨,用心良苦》)

到今年七月三日联合国提名的十七名柬埔寨法官及十名国际法官在金边宣誓就职的时候,除波尔布特已经在一九九八年死亡外,其余领导人年事已高,病患缠身,有的已处弥留状态。在中共和洪森政权的联手遮盖下,红色高棉可能得以逃脱历史的清算,这固然是柬埔寨人民的不幸;也是中国人民的不幸。中共用中国人民的血汗钱为自己的历史罪行缝制了“昂贵的遮羞布”(陈劲松)。

7Aug2006于酒香书屋

《动向》2006年8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