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新的王铁人

《工人日报》5月1日发表《温家宝总理给许振超写信,向工人致以节日问候》署名文章,重现吹捧共产党、神化领导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超英、赶美的大跃进时代。话说今年4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秘书局长赵守义参观青岛港时,全国劳动模范、青岛港集装箱桥吊队队长许振超把早已写好的信请赵局长转交温家宝,并握着赵局长的手说,“2004年的6月21日温家宝总理就是站在这个码头上亲切慰问并接见了我们,从那以后我们努力加油,又三次打破了集装箱作业的世界纪录。”

温家宝成了“印度神油”或“伟哥Viagra”,居然立竿见影,不,是药到竿立:“两年里,四破集装箱作业世界纪录,用3个月时间干了1995年全年的活,今年吞吐量将达到2.1亿吨,集装箱达到800万标准箱,双双进入世界前十强。”

许振超还向总理撤了一个弥天大谎,“现在工人地位提高了”;如果说当年毛泽东共产党为了收买工人阶级,曾给工人以就业和医疗、养老等劳保福利,让工人成为老大哥而傲视农民“同盟军”、还算有点地位的话,那么进入有邓小平特色的掠夺分赃社会主义社会之后,工人阶级早已被它的先锋队所抛弃;工人阶级早已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与农民一起成了边缘群体。几千万下岗工人、几千万拿不到养老金的退休人员,或在强大的国家机构下苟延残喘,或冒着警棍、水炮、子弹或监牢的威胁走上街头、马路,为自己的生存争取少得可怜的一点权益。

当然也不排除像许振超这样的“劳动模范”、“金牌工人”之类工人贵族或工贼,可以在贪官污吏或黑心老板的人肉宴席上分一点残汤剩饭,而享有奴才或奴隶总管的崇高地位。

温家宝给许振超的回信说:“来信收读,看到你们不断进步,心里十分高兴。你们争创世界一流的远大目标令人鼓舞;你们顽强拼搏的进取精神令人感奋。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努力奋斗,取得更辉煌的成绩。值此‘五一’劳动节到来之际,我谨向青岛港全体工人致以节日的问候。”如果温家宝在这里说的是真话的话,那么你本身又有什么进步、有多少成绩可言呢?腐败贪污越反越烈,老百姓看不起病、买不起房、上不起学,就是你辉煌的政绩吗?

其实这是温家宝第二次亲笔给许振超写信了。2004年9月28日已给许振超写过一次。许振超受宠若惊,又是“感到无比温暖”,又是“备受鼓舞”。许振超还“激动”得不得了:以为“总理的回信,不仅是我个人的荣誉,也是青岛港所有码头工人的荣誉,是工人阶级的荣誉。”一副是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的奴才相;一副是当仁不让、自封代表的狂妄相,两副面孔互相辉映、相得益彰,真是妙不可言。

二、又一个陈永贵

无独有偶,《重庆晨报》也报导“特意穿了一身整洁衣裳的涂安祥在等候一位尊贵的客人”: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涂安祥“激动”地说:“我万万没想到总理这么快就来到重庆,万万没想到他对一个山区农民的请求这样挂记。”

原来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共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板桥乡车坝村支书涂安祥在发言时邀请温到重庆做客。“没想到,总理与我的约定40多天就实现了。”

“我有很多心里话也想跟您说说。”涂安祥在一次“激动”、又一次“激动”之后说了这句流传了几十年的经典老话。

接着就是“学习两会精神,信心很足,热情高涨,拥护国家”一类屁话,最后露出尾巴:“我今天就想跟总理说说农村集体经济的事。”虽然报纸没说温总理口中的“涂书记”向他贡献了什么宝贵建议,但从温家宝称赞“你的意见很重要”之中可以窥见“集体经济”仍在中共当局心目中占很大比重。

在国有企业、国有资源、国有财产分光抢光卖光之后,现在只有打农村中土地这最后一笔财富的主意了。但是如果土地被农民承包单干或实行私有制让土地归农民所有,那么做起手脚不是太麻烦了吗?所以务必要倒行逆施、把土地千方百计地重新纳入“农村集体经济”,像国营所有和集体所有的工厂一样,党国干部、衙内、公主就可以如探囊取物、予取予携了。

城里大张旗鼓地搞私有化,在农村却引诱农民重坠农村集体经济的陷阱,从这不难看出温家宝们的险恶用心。这是题外话,而我想说的是:总理尊贵,那么人民就下贱了?

三、总理尊贵,那么人民就下贱了?

即使按中共自己泡制的半吊子《宪法》,也还是规定人民选举代表,组成人民代表大会;再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国家机关,并监督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工作;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必须对人民代表大会或其常委会负责,并报告工作;人民代表要向人民负责,并接受人民监督。也就是说,温家宝即使是总理,他也不过是人民的公仆,他来接受代表的质询、听取人民的意见,是正常的例行工作。根本不必对他们顶礼膜拜、感恩戴德。

但是现在却被弄颠倒了,人民和他们的“代表”成了奴仆,温家宝成了尊贵的救世主。因为得到向总理提问的机会,记者会高兴得“像幼儿园小朋友得到一个小馅饼一样,喜形于色”;虽然农民工被恶意欠薪远未觧决,但熊德明的名字却被炒来又炒去;握握手、抱抱小孩,叫“亲民”;汽车在地方官员编定的路线上“拐”个小弯,也被吹成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成了不世功勋。

究其原因,现在的“人民代表”只是中共当局用枪杆子“圈举”出来的,根本不代表人民的意见,所谓“人民代表”只不过是吃吃喝喝的酒囊饭袋,而“人民代表大会”只是举手机器和橡皮图章罢了。

总之,《宪法》早已是一张废纸,可是胡锦涛却在2002年12月4日纪念现行《宪法》颁布二十周年的会议上欺骗老百姓:“《宪法》具有最高权威,要高度重视《宪法》的实施,要研究《宪法》的监督,形成制度。”可笑也夫,可怜也夫!

四、大庆、大寨精神死灰复燃

我更想说的还是:大庆、大寨精神正在死灰复燃。党国喉舌抬举的这一工一农,简直就是王进喜、陈永贵的再生:一个在超英赶美的大道上再造辉煌,一个在为捍卫“农村集体经济”方面出谋划策。

2-aug-2006于流浮山寨

首发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