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往的诗歌史,都是未信主之前的挣扎。结束在哀歌和赞美诗的路上。以往的日子,诗越写得美,人就越愁苦。以审美代替宗教,这种观点其实就是一种自我虐待。已经5年没有写诗了,前天在聚会前写了一首短诗。昨晚的聚会,孙文波送我他的诗集,《简单的赞美》,“世界如此美好——需要赞美诗”。这句话令我怦然心动。今天另成一首。感谢主,迈过里尔克的深渊,终可以“重新开始那不可企及的赞美”。

木匠

你终身汗流满面
在木头和木头之间
你的手拿来糊口
你的口不住思念

一个拿撒勒的同行
用他的手摸过
你摸过的一切

他死之后
留下荣耀
你仍然汗流满面
在木头和木头之间
紧握一柄斧头

但你的劳苦不再出于咒诅
但他在世上摸过的一切啊

如摸过你的灵魂
如你紧握的斧头

2006.8.13,双桥子

异象

躺在世界的怀中
你的睡意朦胧
你的罪不被惊动
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
你和你的后裔要承受地土

因为自己不是孤岛
因为他人不是地狱
但谁将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在世界野兽吼叫之地

没有异象
没有异象
没有声音被喉咙听见
没有圆可以画得饱满

没有焚而不毁的事物
没有自强不息的理想
没有人在梦中遇见你

但乞丐怎样站在豪门
耶稣站在你的门口
比他更为持久

但没有赐下另一个榜样
值得你伏案书写
如此滔滔不绝

2006.8.15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