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是猫的正午
我是猫,我捕捉诗
松鼠是灵感

树洞里
松鼠贮存了满满的榛子
我收获了别人的劳动
享受太阳的待遇──
大山用它的恭维
把我推上山顶

洋辣子蛰肿手臂
蚊群围攻我这个外来人
挖鹿窖、下钢夹
采集猴头和松茸
我承认我是来掠夺的
留给她的只是一串脚印

在森林中我能
很好地辨别方位
可进入城市
我就分不清东西南北

男人都戴着同样的面具
女人都披着彩色的画皮
人们握手寒暄
心里却恨不得对方死
所有承诺不过是一张薄纸……

人们追逐金钱
撑大了肚子
然后吃泻药拼命减肥
与小姐欢饮达旦
一睡睡到日头偏西
还美其名曰学习某主席

我害怕霓虹灯
那分明是陷阱
可大树洞是黑熊的
小树洞住着獾
我该住在哪里?
我也闹不清……

(2006-09-13)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