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燃烧的赤轮

你为何要降下火雨?
使我在这炎炎烈烈的大地上沸腾?

【补记】

chere:

我买了一桶42度的孔府家酒,4升,19块8毛钱。我在成都办的那张卡里,还有27块多,就刷那张卡买的。但是我忘了应该再顺便买一卷垃圾袋,这样那张卡就可以安安心心作古了。

从昨天白天开始,屋里忽然出现花苍蝇。你知道吗?很小,但叮人一咬一串疙瘩。不过山东的花苍蝇没有云南的厉害,光看颜色就没有云南的鲜艳。所以,我只好大白天点起蚊香。

顺便背诵一段《诗经》给你: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我思古人,葛为其亡。

还有,上午10点左右,脑海里浮现出一段旋律,我想配成钢琴曲肯定妙极了。那是一段带有一定高加索风格的舞曲,不过还是五声音阶,很中国化。可惜,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

最后,既然可以用诗歌来写信。那么书信同样可以成为诗歌。

所以,这不是一封信,而是一首诗。

022 七月半的恋歌

亡魂的节日到了,
chere
请举头问问
那如洗的月色。
她是否能够,
浸透头顶的黑幕?

我焚烧一卷发黄的纸,
让火光穿透那属于先祖的时空。
自由在我头颅里,
而你
在我肺腑中。

那乱舞的蝗群,
用一片乌云
卷走了千年的梦幻。
我却盼望着
你那如歌的笑靥,
将它从万载之前找回。

是月之华在流走吗?
还是火的魂魄在跃动?
我在这茫茫的亡魂夜,
被一缕沉睡的目光惊醒。
所以我知道
你就在那月与火的深处,
用弦歌凝聚起一粒露珠。

你入眠了吗?
或是在沉沉夜色里凝望
飞向群芳之国的路。
你也许尽情地在风中旋转,
有天外的蟾声在合着你舞动的节奏。
可是你是否忘了
那飘散群摆,
正是远祖
声声的叹息。

023 念君眸

你的眼眸出塞,
我梦见寒水边的黄芦草。
黄芦草会在鸿雁声里重生,
我却在远方传来的歌中离去。

你的眼眸入塞,
我听到青山环抱的城郭。
城郭会在历史风烟里消散,
我却在眼前颤抖的魂魄下凝聚。

你的眼眸扫过月华,
我嗅到羁旅的芬芳。
芬芳总是停留在幻想中,
我却要走向触摸得着的现实。

你的眼眸凝视长河,
我尝尽爱恋的忧伤喝喜悦。
喜忧终有归于平静之日,
我却要将心脏投进四野
为你
跃动一个千年的期盼。

024 何处

我有一千个
踩着赤日的猜测,
而铅箭
将心脏洞穿。

紫烟在漂泊的岁月里蒸腾,
于我梦中却荡然无存。
我只有
浪迹天涯,
寻一片自由的枯叶。

桐油灯燃烧着童年,
童稚将尽。
那滴滴不可追回的记忆,
化作发黄的笑容。
我想使它凝固,
但我一生究竟为谁而来?

月华消退,
更漏早在百年之前
便不可闻。
爱人哪!
长江自你脚下流走,
却流不到我眼前。

我想要屏住心脏的呼吸,
悲歌却在心中唱响。
谁在玉门关上竖起旌旗,
遮断了回家之路?
素来听不见惊雷辟打我的大地,
只剩下捶击着吊斗哭泣的远行人,
在被荒弃了千载的草原上,
思念你的深闺。

我要你微笑,
在星河的波涛中
举起一片梧桐叶,
为那祖先的期盼跳一支胡旋舞。
当鸣蝉渐渐衰落,
萧关从黄土下露出残垣。
我便去
修那沉入流沙的戈戟。

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