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诗篇

我把清晨剪成一支歌,
追逐你远行的脚步。
在自由日渐残缺的日子里,
寻找通往荒野的羊肠路。

镜湖于你我俱在千里之外,
我摸着星星的脸颊,
想要挽着那将逝的流采穿透云雾。

忧伤是否可以放到
正义女神的天平之上?
我在迷离的故乡,
为你撒一条白茶花瓣的归途。

请来,为渐红的朝霞跳一支吧!
山茶花在微曦里做着无声倾诉。
当这世界属于你和我的时候,
春蚕已经吐出了十万个朝朝暮暮。

026 芦花荡里的情歌

我想挽住一只鸿雁,
飞向遥远的北方。
但是在这芦花未曾凋谢之前,
鸿雁尤在远处
梳理浪迹天涯的翅膀。

芦苇不会哭泣,
哪怕被风尘压伤。
而我从不悲怜,
这盈满思念的仲秋。
月儿坠落西山之后,
你尤在梦里
踏着九曲蜿蜒的节奏。
我听不见大地的颤抖,
因为水波迷离了我的双眼。
然而飘洒的芦花,
可做我沉醉的见证。
洪流横扫着这尘封的故国,
我却忘记了忧伤,
因为我看见了,
自你衣裙飘落的寒星。

我用梦旋转出一片飘香的生命之雪,
期待下一个冬天,
冰河世纪再度来临。
当那蓝色的冷宝石,
在奥林匹斯山结成华盖,
我便和你一起
飞往来生的烟雨国。

027 军转培训学校的云

我疑心
你变换的脸
是望断来生的忧思。
在最汹涌的秋,
陨落了倾泻的热泪。

而我
总在每一个绽开的清晨,
用足迹
在石板上印下
串串哀伤的思念。

我的国还没有醒来,
我的主啊!
你又何忍离去?

我不能阻止

吹着你离去。
我的云啊!
请不要垂泪。
天上依然有鸟儿,
而秋天盛开的雏菊,
尤在心中。

我在幽居中,
把自由的梦焚烧。
炼一个世上最珍贵的字至于你,
T’i amo!

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