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主制度下,政治是一套成熟的公共管理制度,普通民众不必具备高度的政治热情,甚至对投票都没有多大兴趣,但政府运转一般不会出轨,如今日之欧美诸国。在专制制度下,政治是统治者的禁脔,只有统治者有权“讲政治”,普通民众闻“政治”而色变。被统治者如果稍稍关心一点“政治”,一不小心便成了“政治犯”,如今日之中国大陆。

在由专制转向民主的过程中,政治是民众的狂欢节,政治是政客的时装骚。政治就象美女一样,人人都想冲上去拥抱一番。人人觊觎总统的职位,总统亦无威严与魅力可言,如今日之台湾。

内忧外患令人心痛

在倒扁与拥扁的对峙中,“台湾究竟有多乱”成为一个大陆民众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此时此刻,我找出了十年前的香港老电影《黑金》重看。记得最早看到《黑金》的时候,我还在北大念书,这部表现台湾黑道侵入政坛的电影,成为我了解台湾政治的一把钥匙。十年之后,重温由梁家辉、刘德华主演的《黑金》,有两段对白过目不忘。

一段是两名黑道人物为竞选立委,故意挑起计程车司机斗殴,最后酿成暴乱。身为电视台记者的女主角凌飞,在现场目睹了伤亡狼藉的惨景,手持麦高风对观众说:“外面是实弹演习,而里面却是自己人打自己人,象这样的内忧外患,真是令人心痛。”另一段是调查员方国辉执意将涉及高层的调查进行到底。当正直的法务部长询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时,他回答说:“因为我爱这块土地。当年他们把大陆搞垮,我们还可以退到台湾;今天他们把台湾搞垮,我们还能退到哪里?再退一步就是大海。”

政治人物表现不济

这两段陈年的对话,好象先知的预言一般。可惜的是,在今天台湾政坛的乱石穿空、惊涛骇浪之中,很少有人仔细领会其中的寓意。台湾政坛确实很乱。看看诸位政治人物的表现便一目了然:陈水扁身为国家元首却管理不好“第一家庭”,与草根阶层同呼吸同命运的“台湾之子”的形象,早已黯然无光。施明德陶醉于“台湾的曼德拉”之光环中,试图以个人魅力掀起群众运动,却不明白法治才是正义的根基。马英九作为反对党党魁和台北市市长,双重身分使其进退失据,哈佛博士头衔亦不足以让他在危机时刻运筹帷幄、决策千里。宋楚瑜不甘退出历史舞台,抓住时机最后来一次豪赌,火中取栗,反被火所伤。

谁有资格嘲笑台湾

然而,台湾社会其实并不乱。大多数民众照样过吁自己“朝九晚五”

的生活,即便是那些极端的倒扁者和极端的挺扁者,也都各执己见,该捐款就捐款,该游行就游行,迄今为止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暴力冲突。民众逐步学会了如何表达自己的意见和不满,政府也知道哪些表达方式是公民不可被剥夺的权利。那些在大陆中央电视台演播室里,滔滔不绝地贬斥台湾现状的“台湾问题专家”们有祸了,因为他们口蜜腹剑、指鹿为马,企图让大陆民众相信“民主就是天下大乱”的“歪理邪说”。哪个大陆人有资格嘲笑台湾呢?数十万台湾民众在总统府外静坐示威,没有坦克,没有机枪,没有鲜血,也没有尸体。与17年前天安门广场的血腥屠杀相比,这就是自由,这就是民主,这就是文明,这就是台湾的骄傲。而此岸那些天安门母亲的眼泪,依旧在黑暗的铁屋子里独自干涸。

首发苹果日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