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会长写给我的那封信,一些人知道我是有“组织”的人,而且还是“外国组织”——好像这一下抓住我的致命点,连日来发起不间断攻击:想把老狂徒送进监狱。兄弟们,累不?

独立中文笔会隶属于国际笔会,国际笔会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下列的A类非政府组织,以捍卫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为宗旨的文化组织。我是举“捍卫言论自由”牌子被打的,这里又说到“言论自由”——估计又会激怒一些人。但这里我还请你们想想:

国际笔会25000多名作家,分别属于100多个国家的149个下属笔会,包括中国作协下的“中国笔会中心”,都可以“捍卫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为宗旨进行写作和有尊严地活着——唯到了中国就是“邪恶”的?我这个自由诗人就该打?就该把我这自由诗人送进监狱?如果真那样干,是那100多个国家有问题?还是我们这个国家有病了?

独立中文笔会一共三百多人,国内近二百人——也就是说,不是我鲁扬一个人在国内从事自由写作。从这点说,与那些想送老狂徒进监狱的人来比,现政府倒是开明的,连官方作协都要加入国际笔会,官方笔会会长还专门与本会会长等合影留念。最后,给那些想送狂徒进监狱的弟兄们几句话:

任何时代,与思想者宣战,没有胜的;任何政府,打击迫害知识分子,没有不失败的。如果有一天,在中国——在这个我祖祖辈辈都生活国家里,坚持“自由思想和自由创作”,也是成了一种罪的话——不用你们抓我,我会自动走进监狱的。同时,我将会感谢你们——是你们终于让我实现了我一生最大的梦想:“国家不幸诗家幸,真正的诗人在狱中。”

山东鲁扬
2017.1.12

丹增、廖天琪合影

2013年9月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国际笔会第79届代表大会上,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右一)、丹增(中国笔会中心会长,右二)、司鹏程(独立中文笔会司库,右三)、赵达功(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右四)合影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