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八个样板戏的时代不同,我们已进入一个允许娱乐的时代,你甚至可以选择不同的娱乐方式,当然唯一被恩准的也只有娱乐,这是个娱乐高于一切的时代,“娱乐至死”这个口号放在当下中国是那么的最恰当。而娱乐之外的东西,或受到权力的严密监视,或干脆不许存在,或将它边缘化,让人们视而不见。在娱乐覆盖苍生万物的日夜里,人们往往会忘了它背后那双无所不能、无处不在的手,忘了当我们赢得选择不同牌子的冰箱、空调的自由时,当我们的手机掌握了选择李宇春还是张靓颖的权利时,作为人的权利与自由依然是一律缺席,娱乐自由的背后是我们没有自由,没有尊严,我们最多只能算得上娱乐动物,我们还不是万物之灵长,爱因斯坦曾批评过一根脊髓就可以满足全部需要的生命,也批评过“猪圈的理想”,今天我们不过多了点“娱乐的理想”。

又是一年的“超级女声”选秀落幕了,“超女”穿过整个盛夏的周末,红火,热闹,报纸、电视、网络,各种媒体到处都弥漫着她们的消息,观众的视觉、听觉早已疲,依然是继续乐着。网上有人感叹这是世风日下,“一个博士不如一个超女”,认为这才是扼杀人才的利器,但同时认为与权力绝对化无关。这个观点很容易模糊人们的视线,以为是超女打倒了博士,娱乐击败了知识,其实,如果不是绝对权力封杀了所有正常的人类精神空间,刻意地让芸芸众生把自己的有限精力都耗费在饮食男女上面,以追求娱乐最大化为唯一人生鹄的的话,作为万物之灵长的人类是不至于如此迅速地沦落到单纯娱乐化的生物学水平上。正是不容说“不”、不容质疑的绝对权力操控了整个古老大地,日复一日,逐渐着将万物之灵长打造成乖顺的奴隶、消费的生物、娱乐的机器。娱乐化社会的背后就是权力的绝对化,就是没有制度约束、没有舆论监督的权力可以任意地发号施令,享受一切人间奢靡,贪婪地攫取经济、社会和想像得到的所有资源,以自身的利益最大化凌驾在全社会的利益之上。在这样的社会格局当中,处在权力集团以外的百姓也得活啊,总得让他们在吃饱以后有个找乐、发泄之处,娱乐就是最好的选择。

也有人批评现在的媒体整天围着明星转,围着“超女”转,“不惜引入色情和无聊来填塞人们空虚的灵魂,目的就是让人们停止思考”。实际上,媒体也是个冤大头,在这也不许报道、那也不许评说的夹缝中,动辄得咎,小到写检讨、罚款,大到抄鱿鱼,甚至被投入囹圄,媒体和媒体人还能有多少作为?毕竟趋利避害是人类的本能,不可能要求多数人去牺牲自己。对媒体而言,唯一还有点自主性、可以施展身手的也就是娱乐这个方向,从芙蓉姐姐到超级女声占据主流、成为社会焦点绝非偶然。不是媒体天然地想要人们停止思考,媒体的能量还没有这么大,谁不知道媒体头上垂着一把兵不血刃的利剑,随时都可以斩断一切人间美好的东西。体会到世俗权力的万能和绝对,我们也就只能对媒体的作为表示同情了。同样,对于超女们,对于那一张张或稚嫩、或世故的面孔,对于那些以娱乐为人生全部的女孩子,我们也真不忍心把批评的矛头对准她们。娱乐何辜,超女何辜,她们都是有病的时代的产物罢了。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