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已经过去3/4的时光了,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的是,这一年的热词应该有很多,但肯定有这么两个:“倒扁”、“恶搞”“。

“倒扁”是为了反腐败,因为他们已经有民主了,可以实践民主了。“恶搞”是为了自由,因为当下的条件是没有自由,也没有民主。有时候,恶搞是为了扞卫言论自由,因为中国没有法治,也没有民主和自由,所以这样条件下的正搞是无比艰难的,也会使无数人付出了失去自由等惨重的代价,所以就利弊来看,他们选择了恶搞。

只是有区分的是:“倒扁”只能发生在今天的台湾,在大陆是根本不可能的。“恶搞”只能发生在今天的大陆,因为大陆不能像台湾那样可以“正搞”。

还有,这两个词都于腐败有关,陈水扁腐败,只能“恶搞”不能正搞的是中共制度的政治腐败,文化腐败,等等,因为各种对人民不负责任的腐败,导致民怨沸腾,“恶搞”在网络上向全国展开……

一、“倒扁”

2006年8月,在台湾著名民主人士施明德先生的振臂高呼下,台湾新发现了一个词“倒扁”,而且还有一个被更新意义的成语“姑息养扁”,原成语姑息养奸的“奸”,就是指台湾的领导人、腐败透顶的陈水扁。

2006年8月9日,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用一封声明“倒扁”公开信代表自己重出江湖。施明德率先发起,号召每人捐款100元台币,原定在一个月之内汇聚100万人的支持,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也捐献100元。从此,施明德一度成为公众视野焦点,吸引了概括大陆人士在内的所有华人的眼球。到8月22日,“百万人民倒扁运动”超前完成指标,短短七个工作日内就已募得一亿零三百多万台币的“承诺金”。

九月的台北,数十万台湾人走上街头参加倒扁或挺扁示威游行。9月15日晚,倒扁运动达到高潮。当时数十万示威者(绝大多数身着红衣)在施明德的亲自带领下,环绕总统府及陈水扁的玉山官邸游行,并高喊“阿扁下台”的口号。台北警方估计,有36万人参加了是次游行;而组织者声称游行人数多达75万—100万。这场倒扁运动给总指挥、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的政治生涯重新注入活力。他誓言会继续领导示威游行直到陈水扁下台。倒扁阵营透露,下月将在全台湾发动更多示威游行,包括动员五千名示威者包围总统府,甚至发动全台湾大罢工。到目前为止,这种僵持局面短期内不会被打破,因为两个阵营的主要政治领导人都没有让步或妥协的意思,陈水扁还像留任到2008年5月20日任职期满。台湾朝野认为,反腐静坐游行是“一场正义的运动”。

陈水扁目前正接受非法挪用国家资金(一年合计3500万新台币)的调查。第一夫人吴淑珍被指控用假发票虚报陈水扁的公务机要费,还被指控收授崇光百货公司的购物赠券,没有如实申报其珠宝财产。其女婿赵建铭因涉嫌内幕交易而受审。此外,陈以前的贴身助手、总统办公室前副秘书长陈哲男被控贪污、涉嫌内幕交易。

在9月15日大游行之后,施明德对胜利充满信心。据他的阵营透露,暂时只在台北活动以巩固倒扁力量,最后将在全台湾发起更多游行。

目前,台湾岛内民众的“倒扁潮”也成风尚。“倒扁”悠游卡(台湾的交通卡)、“倒扁”打火机、“倒扁”彩铃在岛内商店和网上随处可见,大拇指向下的手势(倒扁符号)成为一种流行。

至于施明德先生,外界对他评价向来是“浪漫的革命者”,新版教科书《台湾史》将他尊为“反对运动灵魂人物”。早在20世纪60年代,他因反对国民党专制统治被捕下狱,坐了25年大牢,连门牙都被国民党狱警打断。在为民进党奋斗了大半生的施明德,却在陈水扁上台后,目睹民进党的迅速腐败、堕落,于是在2000年11月14日愤然宣布退党。施明德早已对陈水扁的独裁和腐败不满,但身为前民进党主席,之前也只在私下场合表达。此次公开“倒戈”,集中火力猛攻,确是因为陈水扁的不义之举已膨胀至人所不容。施明德扮演的催化剂力量,已深化了民进党团内部的反省力量。所以施明德言之有理“陈水扁最大的贡献就是毁掉民进党”。

施明德于1961年从陆军炮兵学院毕业后,在小金门任炮兵监测官,1962年因被控涉入“台湾独立联盟案”,被判入狱15年。1977年,施出狱后便投身“党外”运动,并担任“台湾党外刊物人士助选团总联络处”执行秘书兼发言人、《美丽岛》杂志社总经理。

1979年12月,“党外”势力反对国民党专制的“美丽岛事件”爆发后,施于1980年1月被捕入狱,被判无期徒刑。李登辉就任总统后,颁布“美丽岛事件的判决无效”,施明德于1990年5月20日获特赦出狱。1990年10月,施与许信良竞争民进党第五届党主席失利,随后创建“新台湾重建委员会”。1992年,施明德参选“立委”,并在台南市以第一高票当选。1993年11月,施明德接任民进党主席,并于次年5月蝉联第六届党主席。1996年3月,施明德因民进党在“总统”选举中大败而请辞党主席。施明德有句名言:“我的人生有两个梦想,一个是殉情,一个是殉道,但这两个我都没做到,所以,我的人生充满了遗憾!”他还称如倒扁不成将考虑抱着汽油罐在总统府前自焚。

“倒扁”倒成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正在台湾自由和民主条件下的正常一课,最应该接受这一课的不仅仅是台湾官员和民众,还包括大陆官员和民众。

倒扁没有回头路,施明德表示“不是陈水扁倒,就是我亡”,“站出来就不会退缩,和平非暴力的耐力战”。他很坚决。

“倒扁”是正搞,不是“恶搞”。

二、“恶搞”

“恶搞”成为2006年最热中国流行词,确实有它的道理,正如逼上梁山一样,正搞不成才恶搞。

可是,如今“恶搞”正面临着围剿,政府部门要整顿“恶搞”之风,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胡启恒提出倡议,要把防止网上恶搞成风作为文明办网、文明上网的重要行动。其实,“恶搞”只是公民言论自由的一种表现形式,尤其是网民,很多人都在为“恶搞”鸣冤,为“整顿”担忧,要求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搞”是政治家的本领,如胡锦涛上台时的所言“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就是要“搞建设”,江泽民的“讲政治”,其实就是“搞政治”。但是,网络上善意的“恶搞”也是网民的权利,是网民的情绪需要,如果官方公然“围剿”成为事实,打击“恶搞”,甚至要要领取许可证,就可能导致“恶搞”从网上转移倒网下,被逼到街头恶搞,甚至发展为街头政治,就有可能成为中国民主自由化的发端了。

“恶搞”是继“PK”后成了2006年中国流行词,是人性更大程度的张扬,一旦成气候迅速向各个领域扩展。如“恶搞”短片《中国队勇夺世界杯》﹕香港影星成龙成了中国足球协会主席。他率领中国国家队顶替塞黑队,进入世界杯决赛圈,接连战胜阿根廷、德国、日本、巴西,最后捧着大力神奖座。这是网民“猫少爷”制作的,“看了眼泪都会笑出来的”。这部短片,上网才10多天,点击数超过100万。还有胡戈的《鸟笼山剿匪记》很是出色。其他有《柔情似水:恶搞布什和布来尔》、《春光灿烂猪八戒》、《恶搞:移动手机公司打击联通公司》、《铁道游击队之青歌赛总动员》、《闪闪的红星之潘冬子参赛记》、《追求MM篇》……恶搞越来越离谱:雷锋死因是因为帮人太多而累死的等二十个原因,黄继光是摔到了才堵枪眼的,董存瑞是因为炸药包上的两面胶被黏住了才牺牲的,杨子荣、刘胡兰、狼牙山五壮士……众人熟知的英雄一个个被调侃丑化,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被恶搞的。

如果官府不让恶搞,恐怕亿万网民只能造反了。难道造反,才是中共的目的吗?

“恶搞”在大陆不是恶搞,是正搞,因为大陆不准许类似台湾“倒扁”的正搞。

————————–
首发《议报》第270期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