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病死亡者主要是农民和民工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您近年多次面对惨死于矿难等人祸的平民百姓流泪哀哭,感动中国,推动华夏,产生了巨大而良好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绝非一些称您为“哭江山的第四代”之刁民所能望其项背。为此,我衷心希望您能于万忙中深入一处狂犬病死难者现场,为天下狂犬病死难者一哭!

理由如下——

“狂犬病已连续4个月居于中国大陆传染病报告死亡数首位”这一信息,很多自以为离狗较远的人不大在意,其实这是一个显示中国政府缺乏公正公平服务能力的重大不祥预兆。

2006年8月10日央视新闻节目首发了这一消息:“在全国范围内,到今年7月,狂犬病已连续3个月居于传染病报告死亡数首位,7月份死亡人数为237人,6月份为198人,5月份为192人。7月比6月增加近20%”9月25日央视又报道,截止8月底的最新统计,狂犬病已连续4个月居于传染病报告死亡数首位,中国成为除印度之外,世界第二大狂犬病国。

尊敬的温总理,您可知道这些狂犬病死亡者主要是什么人?调查结论:是乡村农民和进城民工。

2006年8月13日10:30 广西新闻网报道:“今年6月底,柳州市召开的全市疾病预防控制大会披露,2004年之前,柳州市已有长达8年时间没有出现一例狂犬病病例,2004年突然发生4例,此后增长迅猛,2005年达到29例,今年1-6月又已发病20例。这53例患者发病后无一救活,其中以农民和学生为主。”

2006年8月20日,中新社报道(记者李映民):“记者今天从广东东莞市疾控中心了解到,从年初至今,该市已发生近二十例的狂犬病死亡个案,狂犬病预防工作亟待加强。日前,江西籍男子李某在东莞市桥头镇被狗咬后就出现畏寒、发热等症状,第二天下午,李某不治身亡。”

尊敬的温总理,所谓“江西籍男子李某”,多系“进城农民工”,可见,乡村农民和进城民工是今日中国大陆狂犬病高发的第一受害者。

表面原因:狂犬疫苗价格成倍狂涨

尊敬的温总理,您也许会想,为何农民和进城民工是今日中国大陆狂犬病高发的第一受害者?

《人民日报》2005年6月14日一篇报道透露了“狂犬疫苗价格狂涨”的消息——

“6月初,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某贫困县农民告诉记者,去年被狗咬伤后一直没打狂犬疫苗,因为‘一支疫苗要一两百块,太贵了。我一家一年才挣2000块,两个孩子要上学,两老要赡养’。武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周旺接受采访时也说:”中心去年组织一次针对农村贫困人群和城市低保人群的免费疫苗接种活动,新闻一发布,立刻有数万人报名参加。疫苗空白人群之多由此可见。‘“

据查,2006年中国大陆各地的人用狂犬疫苗每人份(共5支)零售指导价为250元(国产)~400元(进口),比三年前狂犬疫苗每人份零售指导价为70元(国产)~150元(进口),分别增长2.57倍和1.66倍;国产狂犬病疫苗涨幅高于进口品。

尊敬的温总理,正是这一狂犬病疫苗价格成倍狂涨的因素,阻止了许多农民接种狂犬病疫苗,失去“自我保护意识”。

深层根源:政府渎职

尊敬的温总理,接下来的问题是:狂犬疫苗价格为何狂涨?成为让农民不可承受之重?上述《人民日报》同一报道有分析——

“今年2月,(湖北省)政协委员周鄂生医生提出一份提案,反映物价部门确定的国产疫苗价格远高于出厂价,存在虚高、暴利现象。”这说明,政府物价部门对狂犬疫苗价格狂涨负有主要责任。

“湖北省卫生厅疾控处处长高忠明接受采访时表示,疫苗价格不由卫生厅和省里决定,是国家说了算。他介绍,疫苗分为国家计划免疫疫苗和计划外免疫疫苗两种,前者包括卡介苗、麻疹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等5种,由国家免费提供;目前国家规定狂犬病疫苗为计划外疫苗,由个人自费接种,这部分疫苗的价格,说是由疫苗生产厂商、国家发改委、物价部门共同制定,实际上处于一种失控状态。”

这一状况又说明,国家有部门对于狂犬病预防严重忽视,不仅仅财政投入严重不足,而且错误地将近些年上升为第一位死亡率的狂犬病,排除在国家免费提供免疫疫苗的计划之外——国家免费提供免疫疫苗的计划没有及时根据传染病的新趋势而调整,服务于最严重的传染病预防,这是严重的渎职罪与不作为。

据湖北省财政厅有关人士披露,现在许多地方在进行的事业单位编制改革中,将疾控中心(卫生防疫站)由公益性服务型变为经营性营利型;而医院都只能从疾控中心购买狂犬病疫苗,这就必然造成狂犬病疫苗价格虚高。可以说,政府相关部门渎职与不作为是今日中国狂犬病泛滥成灾,“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狂犬病国”的根本原因。

尊敬的温总理,您是否同意这一观点?

何时能得到温总理的“狂犬病道歉”?

尊敬的温总理,“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狂犬病国”再次说明,中国医疗改革失败,中国农民可怜,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缺乏公正公平的服务能力与追求。

国家卫生部有关人士9月25日在央视宣称:“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狂犬病国”这一状态的出现,主要因为宠物数量上升和一些人自我保护意识差,被狗猫咬伤后不知道及时去医院注射狂犬病疫苗。

尊敬的温总理,以您“三朝老臣”之宦海经验,会赞成这一丧尽天良的诿过之谎?此说证明中国卫生部门至今毫无检讨狂犬病危机真相之诚意,不可能拿出迅速遏制狂犬病飚升这一危机的良策。为此,人们只有向您这个勇于“与民同哭”的总理呼吁:政府有关部门必须首先就“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狂犬病国”问题向公众道歉,查处问责直接责任者,然后迅速将狂犬病其列入国家免费提供免疫疫苗的计划。

尊敬的温总理,您深知矿难乃人祸,狂犬病灾难亦是人祸。假如您能对狂犬病灾一哭,“以哭促改革”,既表示个人的同情、愤慨、自责和道歉,又意味着国务院将痛改前非,岂不是能化险为夷,坏事变好事?!

近三十年改革开放,中国没能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却成为世界第二大狂犬病国,大有重获“东亚病夫”之势,真是匪夷所思。

尊敬的温家宝总理,今日中国需要“改革未动,哭声先行”,中国农民和中国公众翘盼您的“为狂犬病道歉之哭”!

2006年9月25日于深圳“早叫庐”

————————–
首发《议报》第270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