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结束的中共六中全会有两个焦点,一个焦点是中共自我宣传的,即六中全会公报提出的,到二○二○年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目标和任务;另一个是在即九月下旬陈良宇下台以后引起的政治地震,胡锦涛与江泽民上海帮的较量结果究竟如何?海内外对此极为关注。按照中共的政治套路,为十七大所作的准备可以分为思想理论和组织人事两方面,所谓“和谐社会”的理念、口号与目标任务,属于思想理论范畴,而整肃陈良宇这样的党内政敌,藉此腾出位置安插自己的人马,是组织人事方面的安排,才是“决定性因素”。这两者是并行不悖的,用中共的术语应该是“两手硬”。

胡锦涛、曾庆红力排众议、匆忙赶在六中全会前夕处置陈良宇,很显然是要在借这个东风,彻底解决上海帮问题的,具体的就是要逼退贾庆林、黄菊以及北京的刘淇和天津的张立昌,进而收拾各路诸侯,使团派和太子党的新人,在十七大更上一层楼甚至晋升最高核心层做好铺垫。但这仅仅是胡曾的如意算盘,分析公报和官方的公开报道,人们基本上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六中全会本身并不和谐,甚至是开砸了!有一种可能是,胡曾的方案遭遇了上海帮以及各路诸侯的阻挠,陈良宇事件引发的高层分歧,结果就成了“只谈和谐不讲肃贪”,胡锦涛不得不用更高调的“和谐社会”来掩盖陈良宇事件的震荡。

公报说,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关键在党。如果这话当真,按照党章规定,作为政治局委员的陈良宇应该有权利出席这次会议,根据议程和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尤其是如果审议陈良宇案件的时候,他还有申辩的权力。陈良宇下台后,流传着一份新华社编纂的《陈良宇言论选编》,有人认为这些言论表明陈是中共党内最大的异议分子,陈之所以下台就是因为与胡锦涛政治上的分歧。在《陈良宇言论选编》中就有对胡锦涛“和谐社会”表达的不同意见。陈说,“太多地强调稳定就让人想到实际上不稳定,太多地强调了和谐社会说明了实际上社会部和谐,这些词,适当的场合强调是正确的,当口头禅,滥用,用多了起反作用。”

到底是胡锦涛讲得正确,还是陈良宇讲得对?是可以比较分析的,至少要保证这种不同的意见有表达自由的权利,才有和谐的可能。有人在看到陈良宇的言论后感觉他比胡锦涛正确,如果构建货真价实的和谐社会,中共需要从自身做起,应该允许陈良宇与胡锦涛就进行公开辩论。胡锦涛拒绝(或者不敢)辩论,而是用传统发黑材料的方法,即使“压服”了陈良宇,但在中共党内、中南海高层不可能有真正的“和谐”。诚如《动向》记者的北京内幕报道披露的,六中全会充满了浓重的火药味和悲观失望情绪。

其实,这半个多世纪以来,恰恰中共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是破坏社会和谐的乱源,中共不对自己的罪恶认罪忏悔,发而以所谓“和谐社会”为名,再让老百姓对中共感恩戴德,实在欺人太甚。就从胡锦涛上台这三年看,他嘴里口口声声讲“以人为本”“和谐发展”,行动上却压制新闻舆论、打击维权运动、不断破坏人权纪录、开政治倒车,若以胡锦涛的思路加强中共的执政能力,实际上就是进一步加强中共破坏和谐的能力,充其量只是金正日统治朝鲜的翻版。

检验中共是否真要建立和谐社会,就要看中共是否敢于正本清源,承担历史罪责,须放弃一党专政、还政于民,开放报禁。常言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胡锦涛现在一手高举着屠刀,架在人民的脖子上,一边还强迫人家承认他就是化身“和谐”的佛。

————————–
首发《议报》第272期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