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结束了江泽民时代的“胡曾联盟”,将把中共带向何方?当然,受制于既得利益的压力,抱残守缺、维持现状也可能会是一种现成的选择,但这也是每个王朝覆灭前的惰性选择。与实行宪政民主的台湾相比,中国大陆显然就是暴力革命和军事政变的温床。)

发端于九月九日的台湾“倒扁运动”,是由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以反腐败为名“指挥”的,正当该运动在台北风起云涌之际,近邻的泰国军人在九月十九日也以反腐败的名义,成功的发动了一场不流血政变,有舆论担心台湾可能会受影响,结果台湾军方则正式声明严守政治中立。倒是在海峡对岸的大陆,发生了一场出乎人们意料的变局:九月二十四日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中南海以赶下了台,无独有偶,用的也是反腐败的名义。

众所周知,在越反腐败越腐败的中共体制里,所谓的反腐败往往就是整肃政敌的代名词。陈良宇下台的真正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因为他在政治上属于胡锦涛敌对派系\x{2014}\x{2014}上海帮的重要人物。江泽民在交班的十六大上,不仅留下了一个以上海帮为主体的政治局决策班子,事实上架空了第一把手胡锦涛,而且在名义上退休以后,继续不断地通过会见外宾、参加校庆、外出巡旅等各种出席公开场合的机会,挖空心思地保持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始终不愿退场的第三代核心客观上就这样成了“太上皇”,受其庇护的上海帮也继续骄横跋扈、不思收敛,地方势力纷起效尤,胡锦涛迟迟无法展现自己的执政能力,而沦为变相的“儿皇帝”。

这次陈良宇下台,实际上使胡锦涛与曾庆红政治结盟结盟的一个牺牲品。陈良宇是江泽民的嫡系悍将,上海帮大本营的看门人,所以陈良宇的落马是一个十分明显的指标\x{2014}\x{2014}江泽民再也无法为上海帮遮风挡雨了,现在轮到太上皇被人“架空”。六中全会上海帮无法形成迫令胡曾收回成命的反击,原本以上海为龙头的各地方势力,将陆续被胡曾收编,由江维系的上海帮就剩下树倒猴孙散的穷途末路了。有人认为陈良宇下台,是江泽民时代落幕的标志。从这个意义上看,胡曾联手做掉陈良宇,倒是一场实实在在的政变,也可能是未来中共党史要写的“胡曾之变”。

林彪事件后,中共揭批其罪行之一,就是说林彪研究世界各国的政变经验。其实,中共建政之后,几乎每次权力更替都是通过政变来完成的:“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案、彭德华下台的庐山会议、打倒刘少奇等一大批高级干部的文革,都是变相的政变。林彪出走的九一三事件,中共当时的文件就称是“未遂政变”、四人帮下台是现代版“宫廷政变”;胡耀邦下台是中南海内“老人帮”发动的政变;导致赵紫阳下台的六四事件,就是是邓小平等发动的一场流血军事政变。可以这么说,在中共尚未从一个革命党转型为现代执政党之前,政变就是权力更替的常态,“胡曾之变”就是这种机制的产物。

江泽民执政十三年,得益于曾庆红的辅佐,这次上海帮的覆灭,曾庆红也建功立业。江泽民上海帮,可谓是成亡系于曾庆红一人之身!尽管中共执政已经到第四代了,但是热衷于权术谋略的“宫廷政治文化”并没有根本的改变,精明如曾庆红者,如果不促使中南海当权者跳出这种恶性循环,又如何逃脱相同的命运,到结果成亦权谋,亡亦权谋。有道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结束了江泽民时代的“胡曾联盟”,将把中共带向何方?到底是继续前两年学习朝鲜古巴的路线,继续“胡不如江”死硬到底?还是顺应文明政治的潮流,在政治改革上有所作为,使得中国社会真正融入现代文明?当然,受制于既得利益的压力,抱残守缺、维持现状也可能会是一种现成的选择,但这也是每个王朝覆灭前的惰性选择。问题是内部社会的矛盾冲突,已经在临界点上,与实行宪政民主的台湾相比,中国大陆显然就是暴力革命和军事政变的温床。十月十日是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的纪念日,人们不仅要问,难道九十五年前用暴力革命开启的这段中国历史,还要用另一场暴力革命才能结束吗?!

新世纪新闻网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