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采访一个当年的右派分子,现住洛杉矶。

这是一个越南华侨,曾经追随共产党毅然回到了自己的祖国。回国以后的结果你可以想象,因为他质疑当时所谓的人民代表大会能有多少代表性,被打成了右派、劳改。没有工作,一晃20几年岁月蹉跎,生命中浸透了苦涩。

现在,他已经是70岁的人了,提到往事就眼圈红润,泪水就会情不自禁的夺眶而出,只能在哽咽中回忆着自己的苦难。

看过很多类似的材料,觉得他的个案还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在那个时代他还是幸运的,毕竟没有被枪毙或者饿死。不过他的泪水还是让人震撼。

今天,还有多少人能够理解这样的泪水呢?历史,其实才刚刚过去50年。当年的受害者绝大部分还在世啊。再过30年,难道这样的历史就真的会淹没在遗忘中吗?

后来,就收到一位没有署名的网友的来信,聊以自慰。

你好,王丹:

我是四川成都的女孩,在法国大学就读艺术文化管理专业。我对学潮的事件相当有感触,虽然我很年轻。因为七岁的时候,由于家离广场很近,我随着我的两个“愤青”哥哥到了成都的天府广场,当时有好多标语,条幅……每天都增加,更换……突然有一天傍晚,大家都开始跑……我傻忽忽地也跟着跑,摔到在地,血流了下来……至今我的头上还有一块小小疤痕。最重要的是,我听到了枪声。他们居然向学生开枪!

这个事件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我当时大学毕业后还在电视台作过旅游节目的导演,尽管如此,传媒是党的喉舌性质让人觉得反感和难过。

于是决定出国了。我现在25岁,在法国里昂二大上二年级。对于民主,自由的概念。逐渐体会深刻。那次学潮给我的影响也十分地大。

按理说我是80年代的人,但是我和他们差别太大了。80年代对学潮的事件了解太少了。这是垮掉的一代,颓废、压抑但物质解放。我觉得我应该作点什么,应该让80年代的人不要迷失……至少不能不知道这个大事件的意义。

幸好,今天的时代还有这样的下一代,让世人还在感动中。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