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emocracy protesters gather at the Occupy Central protest site in Admiralty in Hong Kong December 10, 2014. Hong Kong urged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to pack up their tents and leave their main camp near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saying it could not promise there would be no "confrontations" when the site is cleared on Thursday.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CHINA - Tags: POLITICS CIVIL UNREST TPX IMAGES OF THE DAY)

香港占中运动(网络图片)

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多年来坚持走上街头参与反国教运动与经过占中街头运动洗礼的香港青少年政治成熟起来了,做为香港本土政治力量的代表,几名香港二十来岁的青年还被选民用选票选为立法会议员。这标志着香港本地政治力量破茧而出,作为一股独立的政治力量发挥其影响。

那么,香港本土政治力量又是怎样从回归时的空谷足音到潺潺流水终至汇成洪流滚滚向前的呢?

回归前乃至九七后相当一段时间,香港基本上是笼罩在一国两制的政治话语环境中。

首先中共政权多年来一直在港培植附共的建制派政治组织——民建联工联会与政治人物董建华、梁振英之流。长期以来中共利用其擅长的政治宣传与财力在港精心编结民族主义的中国情结。从民国时代走过来的港人精英不可能不受到感染。司徒华在教育专业人员协会82年召集的集会中都公开号召九七回归中国。

中国政治时局的影响也不可避免折射在香港政治人物身上,李柱铭是国民党将领之后,六十年代香港赤色暴动时李几乎要全家投奔台湾的中华民国而去了。而黄毓民父亲更是因中共颠覆民国政权而流亡到港的民国县长,黄本人青少年时代更在台湾求学。

香港也是一个移民之地,从民国战乱纷至而来的难民,到中共政权因倒行逆施而致饥民蜂拥而至。他们具有的中国意识,与对中共暴政的切身体会,让他们对香港殖民地九七回归人心惶惶。

中共在中英谈判提出的“一国两制”正是因应九七回归的政治需要。在现实政治面前,司徒华、李柱铭参加了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试图建立一个中共独裁政权统治下实行民主制度的自由香港。

中共血腥镇压六四学生运动震惊与教育了香港人,司徒华、李柱铭因支持六四学运组织——港支联,被中共从基本法起草委员会除名。纵然李柱铭向国际社会急切呼吁将香港数百万人交还给中共政权无疑于是将数百万犹太人交还给法西斯,但中英双方达成的“一国两制”的政治框架已决定了往后的香港政治路径与政治话语环境。

有时候形势比人强,李柱铭沉痛说过:相比一国两制,香港最好是继续殖民地下去。这代表了一部分港人的情感选择,九七回归后,港青恋恋不舍挥舞着英国米字旗,但大不列颠政权已一去不回头了。

香港人在坚忍中调侃,希望北京来的表叔也跟广东来的表哥一样,受到香港现代文明的教化而变得文质彬彬一点,不再是显得那么野蛮与愚昧。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香港到手了,但是“一国两制”让中共政权如芒刺在背。中共政权在港强推二十三条立法,让五十万港人上街抗议,使中共不得不用行政官员曾荫权换下特首董建华来平息民怨。一国两制就这样在中共政权与香港民意的博弈中艰难前行。但香港的一国两制政治环境在中共政权的黑金政治笼罩下已是风雨飘摇。

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将至时,香港民主党参选人在东莞因嫖娼被立马劳教半年,出来后召开记者招待会喊冤,至此中共特情机关对香港政治的渗透因此浮出台面而不再加以掩饰。从此,一国两制的面具也给扯脱了。中共的黑金政治全面侵袭香港,一国两制从此也是大河灌小溪,不分彼此了。东莞也因此而举世闻名,世界黄色之都一炮成名。中国各种政治力量进入东莞与珠三角,有样学样,花招百出。珠三角的港台商人与到此一游的官员寻欢作乐之时,想不到会立此存照。

香港民间政治力量面对这种一国两制名不符实的残局,也在开始对未来政治路径的反思。而互联网时代带来的信息交流,也让话语权不再只掌握在中共政权与香港精英手中,两地民间草根的意见也如原野之风吹过一样,呼啸而来。

从香港民间政治力量司徒华、李柱铭一代关注支持中国民运,呼吁平反六四,到黄毓民与长毛梁国雄抨击中共国内腐败,都始终没有跳脱一国两制的框架来关注问题,套用董建华的一句话来讲,就是“中国好,香港才能好”。

但中共统治下中国始终好不起来怎么办?而且随着中共黑金政治对香港的全面侵袭,港人的新闻自由越来越收紧,法制清廉制度被破坏,连特首曾荫权也涉入官商勾结、利益输送被指控。在中共黑金政治下,香港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全面下行沉沦。

港人与中国黑金政治的勾结在两地肆无忌惮,曾引起中国草根与港民运大佬的网上争论,在一国的环境下,港人在内地与中共黑金政治狼狈为奸,如何能让他们不为私利在香港捍卫民主法制与自由人权呢?

铜锣湾书店老板自已非法偷渡回国投案自首,这种中国政法机关报道的现代故事,使任何稍有认知力的正常人都觉得匪夷所思的事,让香港民意哗然,大家不禁要问:这还是自由与法治之地的香港吗?一国两制的旗还扛得下去吗?不然香港又何去何从呢?

香港精英回答不了这个问题。这时香港青少年站出来了。少年强则香港强,少年醒则香港醒。决不要跟中国大陆人一样沉默地活着。以黄之锋为代表的一群香港青少年学生反对中共专制文化教育的反国教运动方兴未艾,他们罢课、绝食、抗议,终于感动香港民众。竟致几十万的香港人再次走上街头参与反国教运动。香港青少年找到了破除一国两制政治迷宫框架的未来香港希望之路。从香港本土立场去看中国看世界,投身到全球政治潮流中去,用普世价值去捍卫香港。占中运动则是拉开了香港青少年从事本土政治行动的序幕,显示了香港本土政治力量的影响力。在一代青年港人奋起抗拒专制而捍卫香港人基本自由权利之际,让我们拭目以待香港本土力量青少年的政治作为吧!

2016年10月13日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0/22/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