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算是日本山口县出产的第八位首相,该县出产了明治维新的导师吉田松阴,以及七位鹰派首相——伊藤博文、山县有朋、桂太郎、寺内正毅、田中义一、岸信介、佐藤荣作。看来,安倍晋三也要奉行强硬路线。本文探讨日本战后主要的首相们的对华倾向,以及近期的变数。

1945年,吉田茂首相确立国策为对美国顺服,与苏俄缓和,这样确保了日本经济的恢复发展。不过也造成了日本人在爱国主义方面的两难境地。社会党出于民族主义与和平主义,反对顺服占领者美国,反对参拜靖国神社。其实靖国神社是日本人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基地,相当于中国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所以吉田茂、安信介、池田勇人、佐藤荣作等等首相,都坚决参拜。他们尊重曾经是他们对手的在台湾的国民政府,坚决不承认苏俄扶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这是1945—1972年间的主流。

田中角荣

1972年,鉴于中共与苏共翻脸,美国承认中共,田中角荣首相开创了与中共亲善的政策。有趣的是,主张与中共亲善的政治领袖,私德都有些龌龊。比如亲善中共的尼克松和克林顿,是美国仅有的两位丑闻总统。田中角荣也是日本历史上仅有的罪犯首相,1976年因为洛克希德案件被捕。田中角荣本人受审190多次,最后不了了之;他所操纵的田中军团,推出四位首相——大平正芳、铃木善幸、中曾根康弘和竹下登,继续奉行亲善中共的政策。1985年2月田中角荣因脑血栓而躺倒之后,他的女儿真纪子又和他的情妇佐藤昭子绞杀数年。可见田中角荣及其庞大的黑金势力,困扰了日本政坛十多年。直到竹下登首相因为“利库路特案”下台,继之组阁的外相宇野宗佑,又被披露性虐待的丑闻,此时正是中国剧变的1989年6月3日。

1993年,昏庸的宫泽喜一首相拒绝政治改革,导致日本政坛的裂变,大小政党分分合合,外交政策混乱不堪。直到2001年,小泉纯一郎首相上台强硬了5年,圆满地传位给安倍晋三。总结1945—2006这60多年间的日本政坛,不难发现:

[1]由于古怪的派阀制度和黑金制度,消耗了政治家们的能量,导致日本首相们不能像美国总统一样有所作为。或者由于上台时老迈昏庸,或者由于出身的派系弱小,大多数的任期都少于三年,短命的只有几个月。[2] 只有五位首相任期超过三年,除了小心平衡的中曾根康弘,另四位吉田茂、岸信介、池田勇人、佐藤荣作、小泉纯一郎都是主张对中共强硬,坚决参拜靖国神社,代表了日本人的“爱国主义”主流。[3]违背这个主流的的田中军团的首相们,政治道德颇不光彩,他们使得日本政坛腐烂透顶混乱不堪,以至主张对东亚认错的村山富市也能成为首相,奇哉怪也!

据此可以推想,安倍晋三出生于日本强硬路线的山口县老巢,得到大派系的支持,而且年纪刚过五十,若无意外将会大有作为,不仅稳定任满,还能影响后面两三任的首相。1972年以来日本政坛的萎靡不振已经改变了,那么,他们的外交政策将会何等强硬?

短短几年之内,韩国和中国的抗日游戏,只会让日本人笑话。因为南韩政府、北韩政府、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这四个政府经过六十多年都不能取得代表本国的统一资格,怎么能获得日本人的完全尊重?假设真为六十年前的战争行为认罪,向南韩一次、北韩一次、两韩统一再来一次,岂不要道歉三次?对中国也要三次?所以受害最深的韩国和中国都不能让日本真诚认罪,何况其他国家?慰安妇教科书岛屿权之类的问题,不会被日本人当回事,参拜靖国神社在日本既是爱国主义也是信仰自由。所以韩国中国不可以对日本有任何奢望,前途在于自身的统一和强大。

北韩核试爆

那么,北朝鲜刚刚成功的核能爆炸,就能让日本害怕和屈服么?未必。计算直线距离,平壤到东京1250公里,到上海950公里,到北京800公里。而且北韩的发射火箭不过关,容易升空之后就坠落,要么落在北韩,要么落在南韩,落到中国的扇区也很大,落到日本的扇区则很小。所以,对于北朝鲜的核能鬼胎,最着急的应该是南韩和中共。其实妙策很多,比如中共停止给北韩输血,然后把中朝边境的十公里地带租给南韩兴办经济特区。那么就让南韩政府及其警察承担责任,收容北韩难民并运送到仁川去。不出几个月,北韩的边防部队就要率先逃亡。但是,中共和南韩准备好了么?日本和美国准备好了么?

首发议报第273期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