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雅虎的消失与师涛的守住

Share on Google+

新头壳newtalk

发布2017.01.19

Yahoo Mail logo is displayed on a smartphone's screen in front of a code in this illustration taken in October 6, 2016. REUTERS/Dado Ruvic - RTSQXZA

雅虎2次遭遇骇客袭击,导致用户资料泄露,为此,雅虎还曾建议自2014年以来都没有改过密码的人能变更密码。图:达志影像/路透社。

《纽约时报》报导,互联网巨头雅虎(Yahoo)计划将其互联网业务以48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威瑞森通讯公司(Verizon Communications)。如果这笔交易成为现实,那将意味着雅虎作为一个独立实体的终结。雅虎在一份监管备案档中称,交易完成后,它将更名为Altaba.此外,目前半数以上的董事会成员将退出,包括首席执行长玛丽莎·梅尔(Marissa Mayer)在内。

谁也想不到,昔日赫赫有名、富可敌国的雅虎,如今居然走到穷途末路。当年,在雅虎的全盛时期,它可以轻而易举地收购正在成长中的谷歌和脸书。但是,如今雅虎的剩余资产,却只有谷歌和脸书的一个零头。沧海桑田、物换星移,让人唏嘘不已。

前2年,雅虎请到谷歌公司的大佬梅尔来救驾。梅尔从谷歌加入雅虎时,雅虎俨然是一个烂摊子。首席执行长的轮替犹如走马灯一般,公司在搜索市场的份额不断下降,雅虎邮箱(Yahoo Mail)是一场全面的失败。

走马上任时,梅尔表示:“我们坐拥50亿美元资产,收入不断恶化且没有明确的增长途径。”她大刀阔斧地对雅虎的1.1万名员工进行15%左右的裁员,裁员结束后,员工人数比2012年时减少了42%.除了将雅虎变小之外,她也将雅虎变得更简单,剥离资产、削减开支并专注于公司取得增长的领域。

然而,祸不单行,雅虎2次遭遇骇客袭击,导致资讯泄露,第2次袭击影响了10多亿用户的帐户,成为对雅虎的致命一击。最终,梅尔未能力挽狂澜。

在“乱鬨鬨我方唱罢你登场”网路世界,雅虎即将成为的历史的一部分。此时此刻,不禁让人想起从2003年到2005年,因雅虎向中国国安部门提供作家、记者师涛的用户资讯,致使师涛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10年的往事。

在师涛的判决书中,出现了雅虎提供的“新证据”。然而,所谓的“国家机密”仅仅是宣传部门要求记者不要做关于六四15周年报导的通知。师涛通过在雅虎的电子邮件信箱向境外人权组织发送了一封含有上述内容的电子邮件。之后,雅虎应中国安全部门的要求,提供了师涛的电邮帐号、登录记录和邮件内容,帮助北京警方给师涛定罪。雅虎是最早进入中国的美国网络公司。为了保住在中国市场的地位,不但接受中国政府的网络审查,而且在师涛案等案件中扮演了助纣为虐的角色。

2007年,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千里迢迢来到美国寻求公道。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就雅虎在师涛案中扮演的角色举行了一次听证会。在听证会上,时任雅虎首席执行长的杨致远和雅虎总法律顾问卡拉汉受到20多位美国国会议员的轮番质问,窘态百出、狼狈不堪。

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兰托斯当面斥责雅虎创办人杨致远说:“我简直不敢相信美国最优秀、最辉煌的公司竟然参与中国臭名昭著的、残酷的政治镇压,你们在技术上和经济效益上是巨头,在道德上却是侏儒。”这是兰托斯去世前组织的最重要的一次听证会。最近,我在华府某智库的一次会议上,遇到了兰托斯的女儿,她主持兰托斯基金会,继续为人权而奋斗。

那天,杨致远如同坐在法院的被审判席上,坐立不安、如芒在背。他不得不向国会议员和列席听证会的师涛的母亲高琴声表示道歉。高琴声正坐在杨致远身后,杨致远特意转过身去,向高琴声鞠躬致歉。高琴声当场泪下。次日,高琴声在华府亲口向我描述了当时的情形。

雅虎以高额赔偿金了结了此案,但从未走出兰托斯给予其“经济巨头、道德侏儒”的定义的阴影。此后,雅虎不仅在道德上破产了,在经济上也每下愈况,直至连名字亦荡然无存。

师涛却已从狱中归来,继续在社交媒体上积极发言。10年的牢狱生活没有打垮他,他还像我20年前认识他时那么热情似火、生气勃勃。师涛是记者,也是评论人,更是诗人。他仍然拥有写诗的灵感,就在雅虎交易案公诸于世之时,师涛写了一首名为《守住》的诗歌:

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

守住最后一棵树、最后一片叶子,

守住自己的孩子,

——假如可以守住的话。

守住凝望星辰的尊严,哪怕铁窗

被永久焊死。

守住一个词:希望。守住

传播希望的声音。

守住监狱,因为

它必将用良知的绳索,

捆住那些正在施虐的人。

守住灵魂,

不要让它在这寒风中颤抖。

守住爱情,

哪怕它仅仅是一缕幻影。

守住喉咙,

让它们随时准备呐喊!

守住一切可能成为罪恶的东西,

最终和他们同归于尽。

守住内心孤独的寂照,

那才是一切希望的渊源。

雅虎的消失与师涛写作《守住》,在时间上刚好重叠在一起。或许,善与恶早已註定结出不同的果子来。曾几何时,师涛是一名如同蚂蚁般卑微的囚徒,雅虎是一个如同大象般硕大的跨国公司。然而,师涛守住了真理、良知和自由,他的文字穿越时空,走向永恆;而雅虎失去了道义,也失去了创新能力,像茅草一样夭折了。

(图:达志影像/路透社。)

作者:余杰(中国旅美独立作家)

阅读次数:2,4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