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早晨,甲虫格里高尔·萨姆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人。他仰卧着,那柔软的背贴着床,他稍稍抬了抬头,便看见自己那穹顶似的本来是棕色的肚子上,好多块弧形的硬片完全不见了,变成了软肉,他那许多只美妙的细腿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支肉柱子,粗得烦人,再也无法在他眼前舞动了。

“我出了什么事啦?”萨姆沙想。本来他好好地睡在自己的洞里,坚硬的背甲舒展在软软的湿土上,怎么突然就变成人了,又到了这个房间里了呢?

房间并不大,桌子上凌乱地堆着些书籍,每本上都有一个LOGO,上面写着“铁葫芦图书”,“看来我还是个读书的甲虫——哦,不,现在是读书的‘人’了,”萨姆沙想,无论如何,得了解一下自己是什么身份。萨姆沙的眼睛接着又朝窗口望去,天空很晴朗,跟他的心情一点都不配合。

萨姆沙从床上爬下来,两个叫作“腿”的东西显然不太灵活,唉,我原来那么多腿呢,都不见了,靠这么个玩意,怎么可能保持平衡?人类真的很怪,跟所有的动物都不一样,居然能直立行走。

用了从街道边最大那棵树的树叶尖走到树根那么长时间,萨姆沙总算能勉强用腿站起来,但挪动的时候,不免前后左右摇摆。别人一定会笑话我的,萨姆沙想。

下一个麻烦是,要走出门,得穿上衣服,也只有人才要穿衣服,萨姆沙想都没想到,自己某一天居然会穿这种玩意,除了人类,谁还会怕把自己展示给别人看呢?居然还要遮掩身体,我们甲虫,可不会对自己的身体美感这么没信心。

但既做了人,就得按人的规矩办,萨姆沙胡乱地找了些衣物遮住自己的身体——作为长时间生活在城市里的甲虫,萨姆沙经常有观察人类的机会,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躲着人,免得被他们踩在脚下。

出门也不是件容易事,身体没有了甲壳的保护,碰到哪里,门框啦,墙壁啦,都会疼得要命。

街上熙熙攘攘的,好多人走来走去。

“喂,”萨姆沙试了试嗓子,他对人群喊了一声,但人们似乎真的很忙,没谁搭理他。

“你,”萨姆沙随便抓住一个人的胳膊,说,“你,停下来。”

那个人诧异地看着他,问,“干吗?找打啊?”

“没,”萨姆沙说,“就是想问几个问题。”

“快问。”

萨姆沙清了清嗓子,“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那个人笑了,“大学生吧,是不是搞社会调查啊,考我?”

萨姆沙有些迷茫,“不是,我是真的不知道才问。”

那个人怒了,“去问你妈。松开,不然不客气了。”

萨姆沙松开手,向后退了几步,完全搞不懂那个人为什么会生气,而且……我怎么去问我妈呢?我妈妈早就被人类踩死了。萨姆沙很伤心,不知所措。

两个穿制服的人走过来,上下打量着他,萨姆沙知道,穿这种衣服的人,被人们称作警察。一个警察终于开口了,问他:“你是谁?你从哪里来?”

萨姆沙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我真的想知道。”

警察伸手,“身份证、暂住证、户口本……拿出来检查。”

看着警察凶狠狠的样子,萨姆沙有些害怕,转身想跑,但人类的腿跑起来太不方便了,他一动身就就几乎跌倒,接着被警察摁在地上……

然后,萨姆沙就醒了,他长出一口气,心中感叹,幸好,只是个梦,真成了人,就麻烦了。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