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那会,忽然发生了很奇怪的事,一下午打20个电话约人出来喝酒,居然只有一个叫@老榕的慨然赴约,其他人会以种种理由推脱,但没一个说是因为SARS。

那是个充满恐慌的年头,最终由记者揭开了真相。

2004年,发生了更奇怪的事,率先报道SARS真相的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总编辑程益中和总经理喻华峰居然会因为莫须有的罪名入狱,前者坐牢159天,后者足足坐了四年。

相比对程喻二人的种种构陷,SARS其实真算不上毒,天下最毒的永远不是鹤顶红,不是黄蜂针,而是整个社会黑白颠倒,进退失序,人心失去方向。

希腊传说中,人类经过四个时代,在黄金时代,人类无忧无虑,没有疾病,没有衰老,无需劳作,在白银时代,四季已经分明,人类却变得糊涂;在青铜时代,同类相残,战争连绵;在黑铁时代,人类贪婪狂妄,崇尚暴力,兄弟相残,朋友无义,骗子得势,良善蒙冤。

其实,某一部分人类,经历了另外两个时代。

一个是钢渣时代,在钢渣时代,人们会莫名其妙地将制造好的产品毁掉,他们把家里的锅碗瓢盆统统砸烂,汇进熔炉,打造成钢渣,然后敲锣打鼓地庆功;他们更会编出很多谎话,比如在春天,他们把一亩地的产出计划订为800斤,但到了秋天,他们会欢天喜地地宣称,实际的产出居然是十万斤。

最可怕的是,他们自己就信了,他们的领袖会发愁粮食太多用不完,只好捐给别人,不顾自己的国民成批饿死。

最后,这部分人进入了毒品时代,进入这个时代后,一切简单了,就是所有的东西都有毒。

孩子的校服,有毒;吃的大米,有毒;睡的床垫,有毒;喝的牛奶,有毒……这个时代的人们变得更加奇怪,他们互相投毒,绝对不吃自己制造的粮食,不喝自己酿出的酒,却坦然地将这些东西卖给别人。

毒品时代的人们迷恋一个叫GDP的怪兽,为了牠的增长,他们甚至将自己的空气里都洒满毒素……当有人指责他们不顾环境的时候,他们斥责说:这是嫉妒。

在钢渣时代,领导者宣称未来是一个叫共产主义的社会,类似于黄金时代,领袖声称他可以带领人们一步跨入。到了毒品时代,没人再提共产主义了,因为领导者醉心于权力和金钱,而其他人则忙于相互投毒和相互指责。

没人知道以后的事,最乐观的可能是,经历了钢渣时代和毒品时代的人,痛定思痛,重新回到黑铁时代,然后倒回到青铜时代、白银时代、黄金时代……

也有一种可能,毒品时代的人们某一天,集体步入地狱。不过真的到了那天,这些善于欺人,更善于自欺的人们,会说,谁说这是地狱?实际上,这就是天堂。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