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是卫国人,在卫国得不到重视,就跑到秦国孝公手下做了丞相。这件事有点奇怪,就像一个精通汉语的人,居然就能到澳大利亚当总理。

怪归怪,乱世的那些王并不在意。生存艰难,国随时会被灭,好不容易有个能干的人来投奔,莫说他会汉语,就是不会,也得重用。

上两段逻辑有点混乱,主要原因是当时逻辑学还没有被发明。

无论如何,商鞅在秦国安了家,开始工作。

商鞅是法家,崇尚严刑峻法,反对礼治那一家。比如他在军队里规定,如果有畏战逃跑的士兵,就杀。具体地说,一、班长同全班退,则杀班长;排长同全排退,则杀排长;连长同全连退,则杀连长;营长同全营退,则杀营长;团长同全团退,则杀团长;师长同全师退,则杀师长;军长同全军退,则杀军长。二、军长不退,而全军官兵皆退,以致军长阵亡,则杀军长所属之师长;师长不退,而全师官兵皆退,以致师长阵亡,则杀师长所属之团长……班长不退,而全班皆退,以致班长阵亡,则杀全班兵卒。

这个办法,被命名为“连坐法”。

果然,连坐法令一下,整个秦国,很少再有敢逃跑的士兵了。不得不说,这个办法为秦国日后统一天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过商鞅后来死了,死在秦惠文王手里。

秦惠文王是孝公的儿子,一个地地道道的民族主义者,看外国人做自己国家的丞相早就不耐烦了,想换人。

换丞相是件非常麻烦的事,如果在前任丞相还活着的时候,后任丞相就上台……大臣们会无所适从。一般的规矩,是找人告前任丞相谋反,诛其九族顺便说一句,“诛九族”也是商鞅发明的,属“连坐法”一部分后任丞相才能好好工作,不然会觉得脖子后面飕飕的,彷佛随时有刀风掠过。公子虔告商鞅谋反,商鞅便逃。

当时的秦国,出门不容易,即使同属秦国,从这里到那里,也需要官方的“签证”。

而商鞅被通缉,拿不到签证。于是,在商鞅和某个旅馆老板之间,发生了下面对话:

“我要住店。”
“好,签证呢?”
“没有。”
“商鞅丞相令,没有签证不能住店。”
“我就是商鞅。”
“我知道你就是商鞅。”
“那还有什么问题?”
“没有什么问题,没有签证不能住店。”
“莫非,你听到了什么?”
“听到了,小事情,不就是谋反嘛,哪年没人谋反呢?我不关心政治,只关心法律。法律说,外地人没签证不能住店,那就是不能住。秦国人不能住,卫国人也不能住;普通人不能住,商鞅先生你也不能住……”
“可是,不住店我就得住街上,法律也规定,晚上街上不能住人。那我就要被抓,被抓就要被杀,你不关心政治,但要有人道主义精神,不能看着一条活泼可爱的生命就此告别美好的人间,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
“商鞅大人,我也很同情啊,但不守法令,我也要被抓,你被抓要死,我被抓也要死,你就不能献出一点爱,自己去死,留下我吗?”

最后的结果如你所知,商鞅死于车裂,九族被诛。

身体四分五裂之前,商鞅喊了一句话,不是“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而是“秦国人民牛,都是守法的好公民”。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