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韩国总理李海瓒,仅仅在韩国铁路工人罢工期间,和一群商人打高尔夫球,而且还是在休假,可是人家在受到“在不适当的时间和不适当的人士打高尔夫球”的批评时,便知荣知耻地引咎辞职了。与李海瓒相比,对中国矿难负有失误、失职和领导责任的胡锦涛、温家宝们,便显得脸皮便太厚了。】

由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的、由胡锦涛亲自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自2006年1 月1 日起正式生效。其第八十二条规定:“领导成员因工作严重失误、失职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社会影响的,或者对重大事故负有领导责任的,应当引咎辞去领导职务。领导成员应当引咎辞职或者因其他原因不再适合担任现任领导职务,本人不提出辞职的,应当责令其辞去领导职务。”据此,我建议对中国矿难——当然还有贪污腐败、污染、教育、医疗、房地产、领土领海丧失、计划生育、钳制舆论、践踏人权、特务专政、滥杀无辜……负有失误、失职和领导责任的胡锦涛、温家宝、于幼军等人引咎辞职;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他们拒绝自动辞职时,责任他们辞职,甚至提出弹劾。

矿难是中国的国难之一,矿难早已不算是什么新闻了。尽管如此,海内外人士还是本着对生命的尊重,向北京当局提出不少批评的同时,也提出不少的建议;我去年就写过《胡锦涛先生,请为死难矿工下半旗吧!》(214期《议报》),后来又改写成《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胡锦涛先生,你还不肯为死难矿工下半旗吗?》;但是,胡锦涛及其利益集团竟充耳不闻,一意孤行。

一个吝于对死难矿工下半旗的独裁者、一个吝于对死难矿工下半旗的分赃集团、一个吝于对死难矿工下半旗的无荣无耻政权,你可以指望它对矿难采取什么防范措施吗?一如所料,今年一月至五月,仅贵州省毕节地区便发生煤矿事故51起,死亡112人。一至八月份,北京市煤矿共发生死亡事故14起,死亡20人,死亡人数是去年同期的四倍。十月份以来,全国煤矿重特大事故频发:1日至12日,全国煤矿连续发生八起重特大事故,死亡和失踪55人;其中一次死亡十人以上事故二起,死亡和失踪23人。

山西省自11 月以来至少又有四次特大死亡事故:3日吕梁市临县煤矿发生井下爆炸,至少8名矿工遇难1 人下落不明;5日原平市焦家寨煤矿瓦斯爆炸,35名遇难者,12 人下落不明;7日太原市王封乡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0人遇难;12日,灵石县王禹乡南山煤矿发生爆炸,25 人遇难,9人下落不明。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些年来,中国每年矿难的遇难者大约在六至七千名。2005年1月至12月11 日,全国共发生煤矿事故近三千起,死亡的煤矿工人数达到五千四百九十一人。国家安监总局发布2006年8月份安全生产简要情况称,今年8月份,共接到全国各类事故快报50,263起,死亡8,371 人。这都是被缩小了数字,例如河南省济源煤业公司两年内曾瞒报7起死亡事故。

2005年中国煤炭生产百万吨死亡率为2.811,而美国则为0.03.但中国也有重点煤矿可达到0.931,神华集团煤矿只有0.02,神东矿区更仅为0.0098.可见非不能而是不为。

安监总局组织专家对54个重点煤矿、462个矿井进行安全技术“会诊”后,查出5,886条重大隐患,治理费用需要689亿元。689亿元,就难住了胡锦涛、温家宝了吗?可是胡锦涛、温家宝却“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宁可把几十亿、上百亿的往古巴、朝鲜这些流氓国家和非洲朋友身上砸,以收买人心,为自己铺后路,而置中国人民的死活于不顾。

唐朝先生在《中国危机公关网》和其它众多网站连续发表了《左云矿难该问责谁?》、《市长该不该引咎辞职?》之后,又提出一个新问题:如果左云矿难发生在韩国会怎样?

韩国总统卢武铉上任以来,已经有相当数量的副部级以上的官员引咎辞职,甚至选择了自杀。如果56人死亡的左云矿难发生在韩国,省部级主管官员早就应该鞠躬下台了!

2003年山西省吕梁市四个月内发生三起重大事故,死亡人数达141人,中共吕梁地区行署党组成员、行署副专员金建中被撤销党内外职务。这是目前山西省因煤矿而受到处罚最高级别的官员——副厅。

5月27日山西省省长于幼军在“对左云矿难的调查,不但要查处事故责任人,还要查清事故背后的失职渎职、权钱交易、官商勾结、充当后台保护伞的人,不管涉及哪一级的干部,都要依据党纪、政纪严厉查处,决不姑息迁就。”煤矿“矿工最基本的防护用品都要自己花钱购买,包括矿灯、防水鞋、工作服等,矿灯平常也是自己拿回家充电。更别说工伤保险,一分钱都没缴过”的讲话中,居然没有承担一点责任!唐朝先生质问于幼军:你是否考虑过像解振华承担“松花江重大水污染事件”那样引咎辞职呢?

然而,于幼军很有“笑骂由人,好官我自为之”的修炼,“硬着头皮顶住了”(毛泽东)。经常流眼泪的温家宝更有此等功力,他一边说:“我最觉得痛心的问题是我这三年的工作,还没能够把人民最关心的医疗、上学、住房、安全等各方面问题解决得更好。”一边恋栈不去。既然解决不了也不肯想办法解决,那为什么还不下台呢?看人家韩国总理李海瓒,仅仅在韩国铁路工人罢工期间,和一群商人打高尔夫球,而且还是在休假,可是人家在受到“在不适当的时间和不适当的人士打高尔夫球”的批评时,便知耻地引咎辞职了。

与“在不适当的时间和不适当的人士打高尔夫球”就引咎辞职的韩国总理李海瓒相比,温家宝们的脸皮实在太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八十二条规定:“领导成员因工作严重失误、失职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社会影响的,或者对重大事故负有领导责任的,应当引咎辞去领导职务。”胡锦涛、温家宝、于幼军们,你们作为一名政府公务员,你们难道不应该按照《公务员法》的规定引咎辞职吗?

是否选择引咎辞职,并不是你们的自由。而且我以《公务员法》和你们吹得天花乱坠的《八荣八耻》、“三个代表”、“两个务必”来要求你们,同时要求你们与韩国和国际惯例“接轨”!

官员敢于承担相应责任,是中国经济强大和政治文明的最有效办法,(唐朝:《如果左云矿难发生在韩国》,《光明网》、《人民网》)请你们看在“人民”、“死难矿工”、《党章》、国法的份上,选择鞠躬下台,为承担责任率先垂范!

2006年11月14日

附:今年以来的煤矿事故记录

(有遗漏和错误之处,请朋友们补充更正)

1月23日,贵州省毕节市阴底乡路朗顾家湾小煤窑瓦斯爆炸,一死,三失踪。副市长李吉华在三名矿工还未救出的情况下,于2月10 日下令以120公斤炸药炸封煤矿。而山西省仍是重灾区,5月18日大同市左云县张家场乡新井煤矿发生透水事故,56人全部死亡;7月15日,晋中市灵石县蔺家庄煤矿煤尘爆炸,53人死亡。

2月24日,山东省枣庄矿业集团陶庄煤矿发生煤尘爆炸,死22 人。

3月2日,河北省邯郸市磁县黄沙镇煤矿火药爆炸,6 人死亡,25名矿工被困井下。

2月14日,湖南省宜章浆水乡荣福煤矿发生冒顶事故,3人死亡。

3月12日,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香梅乡高坪煤矿发生瓦斯爆炸,11 人死亡。

3月13日,内蒙古鄂托克旗旧洞沟荣盛煤矿瓦斯爆炸,33 名矿工被困井下,死亡人数上升到20人,仍有一名失踪。

3月14日,江西省宜春市一煤矿发生渗水事故,6名矿工被困。

3月18日,山西省吕梁市临县胜利煤焦有限公司樊家山坑口透水事故,目前已经发现3 名遇难矿工遗体,井下还有25 名矿工生死不明。(据中广网报导,在这人命关天、分秒必争的时候,临县招贤镇政府办公楼里,工作人员却在打牌赌钱)

3月26日,贵州省毕节地区纳雍县五轮山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一人死亡,9人受伤,十四人下落不明。

3月28日,北京市周口店龙山煤矿顶板事故,死亡一人。

3月29日,山西省吕梁市中阳县舍窠煤矿发生瓦斯爆炸,5 人死亡,11人受伤。

4月1日,重庆市奉节县汾河镇大兴煤矿瓦斯事故,5名矿工被困井下,生死不明。

4月3日,辽宁省辽阳公安大黄煤矿瓦斯爆炸,二名矿工死亡,27 人受伤。

4月6日,湖南冷水江市一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6 人死亡,3人下落不明。(事故发生时,共有包括四名女工在内的九人在井下作业。陈善铁的母亲赵平姣长期以来,靠在井下拉煤供他读书、上大学)

4月7日,北京市大村煤矿,运输事故,死亡一人。

4月18日,北京市柿子树沟煤矿顶板事故,死亡两人。

4月26日,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黄道乡叶沟自然村原田大刘山煤井发生瓦斯爆炸,造成11人遇难、18人受伤(有关人员刻意隐瞒事故、销毁证据、转移遗体,省政府只对大刘山西井矿长、副矿长以及调度员追究刑事责任)。

4月29日,陕西省延安市子长县瓦窑堡镇煤矿发生瓦斯爆炸,32人死亡、7人伤。

5月2日,贵州省威宁县东风镇非法采煤瓦斯燃烧,15名矿工死亡。(武宜三注:每个死者获赔偿五千元人民币加五百斤粮食!毕节地区行政公署一位领导——不知是不是中共毕节地区副书记、行政公署专员黄家培——说出了贵州人乃至中国人的命贱的奥妙:毕节经济比较落后,威宁更是国家级贫困县,如果按照国家规定赔偿二十万元,不但当地财政难以运转,而且执行这样的规定,对于家庭年收入只有四五千块钱的农民来说,可能会引发更多的意想不到的事故。“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担心矿工为了这二十万元赔偿款会去主动送死?”安全生产万里行副总指挥、中华全国总工会劳动保护部部长张成富拍案而起,“我在这里拍四十万,有谁愿意死!”可惜像张成富这样有血性的官员太少,多的却是像胡锦涛、温家宝专会做戏、虚情假意的冷血“公仆”!)

5月5日,河南省汝州市小屯镇商酒务煤矿炸药爆炸,7 名矿工遇难、1人失踪。

5月7日,甘肃省白银市靖远县靖安乡煤矿发生一氧化碳中毒事故,9 人死亡。

5月10日,四川省兴文县一煤矿发生矿难,9 人遇难,2 人失踪,9 人受伤。

5月16日,贵州省毕节地区黔西县钟山乡桂箐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9 名工人下落不明。

5月18日,山西省大同市左云县张家场乡新井煤矿发生透水事故。井下当班工人266 名,其中210人安全升井,56人被困井下全部死亡(事故发生后,矿主瞒报贻误最佳抢险救援时机)。

5月19日,北京市房山区史家营乡莲花庵第六煤矿发生塌冒事故,5 人死亡。

5月21日,重庆市綦江县赶水镇煤层瓦斯爆炸,3人死亡。

5月22日,河南省渑池县陈村乡一无证煤矿瓦斯爆炸,8名矿工遇难,1人受伤。

6月2日,北京市房山区大安山煤矿因非法采煤发生塌冒,造成3名工人遇难。

6月7日,贵州省威宁猴场镇非法采煤瓦斯爆炸,5名工人遇难。

6月10日,重庆市南川后山煤矿透水,7名下落不明。

6月11日,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峙联煤矿煤壁塌落1名死亡。

6月12日,《博讯自由发稿区》报导,最近湘西花垣矿山崩塌,百余人被困于其中,矿山老板和当地政府不顾工人死活,对外封锁消息!

6日22时,河南省义煤(集团)孟津煤矿瓦斯突发事故,8人遇难。

6月25日,重庆市万盛区关坝镇煤矿瓦斯,4人死亡,8人受伤。

6月28日,辽宁阜新五龙煤矿发生瓦斯爆炸,死亡人数现已升至27人,36人受伤。(国家安监总局调度统计司透露,今年一到六月份,全国煤矿共发生一次死亡十人以上特大事故十六起,致使三百二十五人死亡)

7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海勃湾区温明矿业有限公司乌兰布和煤矿冒顶事故,3人被砸死,1人受轻伤。

7月5日,山西省吕梁市中阳县煤矿发生透水事故,8人被困井下。

7月8日,山西省河津市下化乡矿瓦斯爆炸,至少8 人死亡。

7月8日,云南省富源县大河镇金晶煤矿透水事故,7名被困井下的矿工无生还可能。

7月13日,内蒙古准格尔旗金利煤矿发生山洪灌井事故,12 名矿工被困,至今生死不明。

7月15日,贵州省安顺市紫云县偏坡院煤矿透水,15名遇难,3人下落不明。

7月15日,山西省晋中市灵石县蔺家庄煤矿煤尘爆炸,53人死亡。

7月15日,湖南省耒阳市沉家湾煤矿因暴雨洪水引发事故,造成至少14 人死亡。

7月24日,张家口市蔚县水东煤矿发生爆炸。1人死亡,6人下落不明。

7月29日,河南省义马煤矿瓦斯事故,井下8名施工人员生死未卜。

8月4日,山西省宁武县西马坊乡大辉窑沟煤矿塌陷,18人死亡。

8月5日,河南省南召县白土岗镇煤矿发生透水事故,正在井下工作的8名矿工被困死亡。

8月13日,新疆阜康市广源煤矿发生顶板事故,13人遇难,1人重伤。

8月14日,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煤壁塌落事故,1名矿工死亡。

8月17日,江西省丰城矿务局煤与瓦斯突出事故,5人死亡。

8月31日,湖南省涟源市联谊煤矿瓦斯爆炸,9人死亡。(今年前8个月,中国总共发生煤矿事故1,824起,死亡2.900人)

9月1日,新疆阜康市金龙煤矿生中毒事件,井下2人死亡,8名正在医院抢救。

9月2日,贵州省纳雍县一采煤窝点发生瓦斯燃烧,造成8 人死亡,4人受伤。

9月3日,湖北省大冶市还地桥镇振兴煤矿发生透水事故,6 人不幸遇难。

9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矿井一氧化碳中毒事件,5 人死亡。

9月13日,山西省大同市大南沟煤矿一氧化碳起火,1人遇难,另外23人仍困于井下,大约都活不成了。

9月13日,吉林省通化市煤矿透水事故,15名矿工被困井下生死不明。

9月14日,吉林省通化市煤矿透水事故,被困的15名矿工中,8人获救,7人生死不明。

9月18日,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煤矿发生瓦斯爆炸,2人下落不明。

9月22日,四川省万源市竹坪口煤矿瓦斯爆炸,4人遇难,有2人下落不明。

9月25日,黑龙江省七台河煤矿发生冒顶,6人遇难。

9月30日,黑龙江省鸡西天龙煤矿事故,13名矿工遇难。

10月5日,黑龙江省方正县宝兴煤矿发生瓦斯爆炸,9 名矿工被困井下,一值班矿井领导下井察看也下落不明。

10月6日,四川省宜宾芙蓉煤矿发生瓦斯爆炸,13名矿工死亡。

10月10日,安徽省谢桥煤矿冒顶,8人被困生死未明。

10月15日,河北省张家口金能集团宣东矿发生瓦斯爆炸,4 人死亡。

10月16日,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和隆鑫煤矿发生火灾事故,死亡13人,22人受伤。

10月28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02师八一煤矿爆炸,14名矿工全部遇难。

10月31日,甘肃省靖远魏家地煤矿瓦斯爆炸,29人遇难,19人伤。

11月3日,山西省吕梁市临县煤矿发生井下爆炸,至少造成8 名矿工遇难,1人下落不明。

11月5日,山西省原平市焦家寨煤矿瓦斯爆炸,35 名遇难者,12人下落不明。

11月7日,山西太原市王封乡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0人遇难。

11月8日,湖南耒阳市泗门洲镇新坡煤矿发生瓦斯爆炸,5人遇难,8人下落不明,矿长逃逸。

11月13日,山西省灵石县王禹乡南山煤矿发生爆炸,25 人遇难,9人下落不明。

大纪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