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共产党?就是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的人。

10月21日,我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讲了上面这句话。可见红军时代,我们已经比老百姓富裕了。

要问那个年代红军钱从哪里来?不告诉你。说出来怕普京大吵大闹要回去。

回家后丽媛担心得要命。她说,大大呀,以后这种话可别随便说。

我说咋的啦,我习大大说话也不能乱说,那还当那总书记干嘛?总书记,不就是能随便说话随便抓人嘛。

麻麻说,你想想,老百姓文化水平低,一定会把你的话听岔,听成“什么叫共产党?就是自己有什么,也要分一半给老百姓的人”。什么都要分一半,敢情把老娘我也要分一半给人家么?

我说麻麻妳想多了,人怎么可分呢?要分也只能以群分,不能单个分。除非俺有两个老婆,分一个给老百姓还说得过去。

麻麻说,吓我一跳,还好你明面上就一个老婆,年纪也大了。

我说就是嘛,谁敢要我的女人就把小倩送过去,晚上专吸男人的精和髓。

小倩插嘴道,谁敢要大大的女人,我清他全村。

我批评道,现在的村子可不比聊斋年代,到处有摄像头。

麻麻说了,小倩早点睡觉,明天帮我一起整理东西。

我疑惑地问,干嘛整理东西?

麻麻认真地回答,你自己不是说要分一半给老百姓嘛。

我苦笑道,仓库里还有几十万本《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也分一半给老百姓吧。

第二天起来,麻麻拿起剪子开始剪被子,把好好的被子都剪成半条,然后再把不同的半条缝在一起。

睹物伤情,我诗性发作起来:

其一

剪子剪被子,被在剪下泣:我他妈的招谁惹谁了?平白无故挨腰斩。

其二

昨日习彭被,谷来身上盖。平时不常盖,毕竟送人去。

晚上麻麻依依不舍给了我一张支票。

我拿起一看,收款人一栏写着:老百姓。

我突然感动得热泪盈眶,边哭边说道:如果八千万党员都像我们俩一样就好了。

记得那天整个晚上,我们夫妻俩抱头痛哭,把两个半条被子都哭湿了。第二天不得不在院子里晒被子。警卫团战士一定以为我们尿被子了。

三个红军女战士如果不住老百姓家,被子将免于被剪的恐惧。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