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诚信的恶化,任何一个中国人可能都会有切身的体会,从报刊,电视,网络上每天都能读到,看到数不尽的现象,每个人在近年的生活中都会碰到数不尽的亲身经历,人们说谎,欺骗,吹嘘,违心地讲话,做事,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人们被骗,被蒙,被坑也象家常便饭。整个中国大地都弥漫着谎话,好象成为中国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维生素。从古至今,从天涯到海角,难得一见。

我有过一个亲身经历的事,我以为很能代表我国诚信度的例子。90年代中,我们公司的办公室在北京饭店,每天我从王府井和长安大街的路口走过,这里是北京最繁华,最热闹的市中心。街头常有个30出头的卖报男人,衣衫破旧,他卖报很特别,拿着一摞娱乐小报,吆喝起来很有特色,先是小声向路人神秘的吆喝:“出事了啊”,和能让人侧耳一听,然后大声叫卖什么“刘晓庆自杀了”或“毛阿敏偷税入狱”等等,题目常换,但都是耸人听闻消息。这自然很吸引人,不时有人停下来买。

一日,我也好奇的花1元钱买了一份,拿来一看,根本没有他叫嚷的新闻,而且是份过时多日的旧报。我扔了那报,但我每天路过就特别注意这个卖报人。他长相很凶悍,大多数买报者是来京的游人,往往买了后匆匆离去,极少数人走出几步,在报里寻找他叫的新闻,看半天发现没有,找回来与他理论,但他根本不理,或快步离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我到北京饭店上班2年里,他一直在北京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上行骗,可能也有人管过,因为他把大量报纸藏在一华灯座中洞内,手里拿少许,卖光后再取。2年后,我公司搬离北京饭店,此事就渐渐淡漠了。

又过了3年多某日,我带女儿去西单买东西,在地铁站口,赫然见到那个卖报人仍在卖报,他穿着很时髦的皮茄克,仍然是熟悉的“出事了”,接着叫嚷着最新的耸人听闻的消息。我很感慨,在中国最有名,最繁华的大街,光天化日下行骗数载,安然无恙,越过越好,这是个什么样的奇怪社会?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也很能说明问题,克林顿的回忆录刚刚在美国上市,北京的大小书摊上已是到处叫卖,正好我妹妹从美国回来,给我带来一本英文版的克林顿的“我的生活”,我翻了一下朋友在书摊买的,竟连一个字与正版书相同的都没有。后来我又在书摊上翻了些克林顿的“我的生活”盗版本,发现有至少3种,有的没一个字相同,有的目录差不多,内容则是南辕北辙。而所有这些都堂而皇之地在各个大街小巷叫卖。没人管,没人问,没人认为不正常。这让人不寒而傈。

这些年,我们见到太多太多谎言,假话,假货,甚至假警察,假乞丐,假医生,见过太多太多骗局,而假烟,假酒,假药,假文凭,在全国泛滥,甚至假奶粉,让我们的孩子从到这个世界喝的第一口奶,都是假的。让老人死去殡葬时都被人狠狠黑最后一把。我们麻木了,我们可能自己也加入了说谎大军。中国在世界上似乎已占据了谎言虚假第一超级大国的地位。

让人担忧的是政府,社会,法律,媒介也在受到不诚信的影响,变得逐渐失去应有的公信。我们从电视上常看到负面揭露性新闻时,几乎大多数政府各级干部,都会对着镜头公开撒谎,百般抵赖,而从来没看到过这些官员因为说谎而受到惩罚。在西方民主社会,一个公职人员如果说谎,那将是最大的过错,没有可能被宽恕。尼克松就是在水门事件中,说了一句不知道录音带的事,全美国的人没有人原谅他而下台。而克林顿又正是承认和莱文斯姬的暧昧关系而免被弹劾。诚信是一个国家的命脉,如果不是全国人大多数诚实纳税,就不可能有国家运转,如果没有每个宣誓决不说谎的证词,就没有公正的法律,秩序。而商业上的诚信更是生存的根本。所以国家,民族,政府,法律,制度,经济都是建立在真实,诚信,道德基础上的。

中国历来是有重视诚信传统的国家,忠义礼智信的教义延续了上千年,历史上流传无数诚信的故事,讲信义的关云长被尊为神圣,遍地关帝庙,千年香火不绝。近代以来,随着社会动荡,我们在打倒一些落后的东西同时,也打倒很多优秀的传统,旧的道德破掉后,新的道德没建立,形成空白。特别是在一些极端主义风靡下,甚至公开背弃人类的一些基本美德,推行丑恶的道德观。我们见到政治家公然使用“引蛇出洞”阴谋,将大量讲实话,说真话的人打入十八层地狱。见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全民造假,浮夸。见到几千万人因作假被饿死,还要再撒一个“自然灾害”的谎言来掩盖它。见到疯狂的“指鹿为马”,就是好,就是好的文化大革命。到现今社会,似乎人人在不同程度地说谎,为发财,为入党,为进步,为赚钱,为生存。今日社会,贪官污吏有多少,老百姓心里都有数,但每个贪官不是在报告中慷慨激昂地为人民,为国家的喊。他们见到贫困民众会潸然泪下,心痛如铰,可是当你知道他聚揽多大的财富后,你难道不认为,他每一句话都是假话,每一个行为都是欺骗。我们正经历一个“说谎是成功者的通行证,诚实是失败者的墓志铭。”的荒诞时代。

不说谎,是每个高尚的人,有道德的人的一个基本道德底线,人生是短暂的,我们为什么不活得光明磊落些,理直气壮些,心怀坦白些。为什么非让我们的生活龌鹾不堪,充满谎言。我不否认人生活在世界上,有时要说些违心的话,例如西方有一种白谎的说法,比如当敌我交战时,将军为让士兵更坚强,说援军马上会到。一般都是在不得以的情况下的权宜之计。而睁着眼睛说假话,被称为LIER,是非常严重骂人的话。一个充满谎言和骗子的国家,祸就不远了。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