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8b%be%e5%9c%9f%e8%b1%861晌午,照例与太太外出散步。眼下正是德国农村的秋收日子。我们走在乡间的田埂上,一望无垠的田野,只有零落星点的几辆收割机在忙碌,全然不似记忆中浩然笔下的《艳阳天》和《金光大道》,一派喧腾热闹的丰收景色。感觉反而是,收割后的田野显得格外萧瑟空旷,有如《长恨歌》中的「旷野饶悲风,飕飕黄蒿草」 ……

%e6%8b%be%e5%9c%9f%e8%b1%86偶然与路过的拖拉机在田埂上相会,路面细窄,我和陈敏赶紧让路,驾驶座上带着眼镜的农夫向我们招手致意,从他一脸灿烂的笑容中,我读出了一丝丰收的喜悦。

走着走着……我们遇上了土豆的诱惑。只见一德国妇女正在田野里捡拾收割后散落的土豆,自行车后架上的铁框里已装满了土豆,多新鲜的沾着泥巴的土豆啊!真是现实的诱惑。陈敏决定即刻返回取自行车再过来,参与拾土豆的行列。

骑着我们的双人「老坦克」,向土豆地行进,陈敏在后面自语道:「我们只要捡一小袋土豆就够了,尝尝鲜,女儿又不在,我们俩吃不了那么多。」我说:「好吧随你。」

当我们回到了土豆地的田头,已是人走田空,哦错了,土豆是不空的,收割犁下漏网的土豆,依然很有规律的散落一地,拾也拾不完。

其实,拾土豆是一种享受,没多久我便悟出了道道。几分钟后,太太便拾了一小袋,很快完成了指标。我还在一边夸她:「这么快,质量也不错,我们算是凯旋而归。」没想到她说:「来也来了,再拾一些吧。」我笑道: 「也许贪官就这心理吧。」她很快又沉浸在拾土豆的兴奋中,又过了数分钟,循着散落的土豆,她离开田埂越走越远,我在田埂上大声催促她:「真的够了,可以回家了。」她大声回答:「让我再拾一些。」又过了些许时间,我远远望见她提着的塑料袋几乎满了,担心她提不动,大声喊道:「好了够了,可以结束了。」她仍不理我,我又大声嚷嚷:

「老婆,真的该走了,你已经超额收获了。」她还是不理我,依然是埋头拾土豆……。我大声嚷道:「明白了,眼下土豆都有这么大的诱惑,而那些贪官面对的是金钱,怪不得他们停不下手。」

%e6%8b%be%e5%9c%9f%e8%b1%862太太总算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土豆地,我们满载而归。回家后我们一过秤,一共是十七公斤土豆,这该怎么吃呀?想起了老毛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的共产主义,看来我们陈敏很有作为,从土豆地一步跨进了共产主义……
(2016年10月26日)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