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铁凝是我妹妹,我一定凭血缘关系,劝她不要当作协主席。因为尽管姿色上乘,具有杨贵妃风度,妹妹才华却平常。其作品,一看就晓得回避现实、瞻前顾后,以墨水键盘,而不是以心血泪水写作的。说实在话,妹妹写作,就像开自来水,只要龙头打开,自来水就源源不断,又像更年期老太,逢人废话说个没完。

要是朝廷抓壮丁,至少应该推辞,说几句“不敢当”,以表示谦虚。仅仅会议期间躲在某个偏僻角落,说图个清静,显然在作秀。其实,真的图清静,只要洗洗耳朵、学陶渊明的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据说,选举作协主席,铁凝得票最少。妹妹再担任此职务,我为她脸红。得票最少的当作协主席,梁山泊最有资格当寨主的,不是鼓上蚤时迁,就是白日鼠白胜了。这么做,不是玩了一把参与选举的人吗?我不能因为铁凝是我的妹妹,而昧着良心给她捧场。

妹妹凭漂亮温柔当作协主席,朱文颖也可以当作协主席;凭小说《哇,香雪》当作协主席,她的哥哥凭小说《梦莲》、《细麻绳》,也可以当作协主席;凭作品众多当作协主席,王安忆、范小青的作品不比铁凝少;凭作品优秀当作协主席,刘恒的《伏羲伏羲》、苏童的《妻妾成群》、方方的《风景》、张贤亮的《习惯死亡》,都远远超过铁凝的小说;凭语言的创造力和颠覆力度,王朔理应当作协主席;凭评论才华、人缘人脉、朋友义气,王干也可以当作协主席;凭文学才华、评论水平,以及良知与正义的多少,独立中文笔会一大批作家,更可以当夜郎作协主席。

作协主席,这只果子按理王蒙品尝。王蒙德高望重,饱经沧桑、著作等身,对汉语娴熟的驾驭有目共睹,论资排辈,又是作协第一副主席。只怪王蒙当时生病住院,没精力探望解年部队,再者,还主动辞去文化部长职务,以表示出淤泥而不染。大概朝廷讨厌洁身自好、置身事外的莲花,才使用了仿佛赌场出老千的技法,以人为的手段延长巴金的寿命,以压制王蒙。天下人看在眼里,哪个不知夜郎朝廷的算盘。如果朝廷能让巴金活一千年,估计他们亦有兴趣。王蒙先生有生之年,不能当作协主席,表明了命运的刻薄和朝廷的无情。难道王蒙当作协主席,非要以巴金的及时死亡为代价?朝廷有啥权利,将不拉屎的巴金硬按在茅坑上!

即使朝廷讨厌王蒙,不让他当作协主席,愚以为,接下来也应轮到张贤亮、流沙河。可朝廷硬以年龄的借口,将这些具有卓越文学成就的右派元老排斥在外。而那些站在金銮殿上、染了黑发的御前大臣,其实都是些六七十岁的老汉。凭什么聘任官吏使用年龄的双重标准?公平、公正,体现在哪里?

就算将王蒙、张贤亮、流沙河排斥在外,接下来亦轮不到铁凝。因为还有赵本夫、韩少功、沙叶新、余秋雨……他们的资历名望与文学地位也在铁凝之上。苏童、叶兆言、王朔、莫言、刘恒、杨显惠、阎连科、刘震云、孙甘露、毕飞宇、葛红兵、余华、马原、阿来、吴思、陈村、史铁生、冉云飞、春桃夫妇……年轻有为,才华横溢,难道他们不能当作协主席?就算史铁生身体有毛病,可其余的都没毛病啊。如果重女轻男,因为下面有个疙瘩,而不能当作协主席,那么,王安忆、王心丽、迟子建、徐坤、唯色、方方、池莉、林白、海男、残雪、陈染、叶弥……她们下面可没有疙瘩,才华也不逊于铁凝,总可以当了吧。

考虑根正苗红,王安忆难道不根正苗红?考虑得奖,我不知妹妹得了什么奖,王安忆凭《长恨歌》、徐坤凭《厨房》,可得了茅盾文学奖。考虑人缘好,费振钟、陈思和、姜利敏,难道人缘不好?作协主席非要中央委员当,我不知这规矩谁订出来的。难道这个社团,是执政党的下属组织,隶属于中宣部?要是妹妹政治可靠,有培养前途,我认为,尽可以让妹妹当政治局委员,哪怕政治局常委,估计大家都不会有意见。黄先生、贾先生这点手段可以当政治局常委,陈良宇可以当政治局委员,我的妹妹当然也可以坐他们这些座位。

我这么说,并不是看不过铁凝当作协主席,相反是为妹妹着想。妹妹漂亮,外表具有亲和力,她那丰满的身材、明媚炯炯的大眼也让人倾心。她那单身女子的身份更让我们这儿富有的单身汉动心。妹妹已当了省作协首长,一生足够富贵荣华,再任夜郎作协主席,不过锦上添花,京城有座房子,换辆车子,银行多点存款而已。我担心一旦翻烧饼,她会成为世上的笑柄,就像炒股、击鼓传花接了最后一棒。坦白说,我不希望我的妹妹成为东德的过街老鼠。我希望夜郎作协主席,哪怕让给在拉斯维加斯发牌的卢新华当,或者让给写红楼评论的、善良正直的刘心武当,妹妹也不要当这个作协主席。妹妹实在要当,我希望她当政治局常委,因为翻了烧饼,反正一样做过街老鼠。当然我希望夜郎朝廷晚一点翻烧饼,让妹妹能够终老于作协主席这把交椅上。

江苏/陆文
2006、11、29

陆文说明:对体制内外的名家,排名不分先后,限于孤陋寡闻、文学阅读范围,如有遗漏,敬请见谅。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