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大灾变飓海啸侵袭,浪涛尽何日君再来

浩荡的历史潮流席卷着上个旧世纪,文明从新生,到毁灭,再到重生,战争与和平周而复始。激进主义者渴望“引刀成一块”式的变革,然而颜色革命只是手段,政党政治才是根本;历史的漩涡纠缠着深处漩涡中心的同胞,没有人们的同舟共济,华夏号这艘巨轮就无法逃出摘埴索涂的涡流,没有谁能够逃过此劫,因为我们的人生需要自由的航行,需要包容的世界,正是因为我们的人生缺少自由和包容,越来越多的平凡人被抛向历史的舞台,又投进深渊沉入谷底,没有人知道这艘巨轮是否会朝着历史截然相反的方向前进,平凡的人们只知道看海天一色,听风起雨落的日子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深坑内方孟豪抡动着锄头,朝着前方开挖地道,孟豪抡起锄头挥了几把下去就再也挥不动了,原来前方有一堵石墙挡着。孟豪见状,心中一横,抡起锄头猛地砸去,那锄头不偏不巧正中石门中央的”三足蟾“,只听“咕嗜“一声,石门应声而动,缓缓地敞开了。
眼前的这幅画面让众人惊呆了,106只大箱子横七竖八地躺的到处都是,方孟豪命人砸开挂在箱子上的锁具,只见箱子里的金条有序地层叠堆积,方孟豪不觉一怔,顿时地道里炸开了锅,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方孟豪独自走出地道,跑到刘云的办公室,把地道里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地汇报给刘云,孟豪禀道:地道深处发现一堵石墙,我把石墙砸开来看,里面躺着横七竖八的大木箱子,你猜里面是什麽,好家伙居然木箱里面堆积着层层叠叠的黄金。
刘云先是惊愕不已,随即定了定神,说道:看样子我们不虚此行,这下可好了,我们不仅有了急缺的交通运输工具,还得到了黄金储备,现在内陆百废待兴,有了这批财宝何愁四化建设。
刘云续道:让梁复生和何其桑随同我一起去地道里,我要让他们看看这满箱的黄金就是我党的战利品,我要征服这些自命清高的读书人。
这时候,齐慕棠丶苏方善,徐宝琴纷至沓来,孚中公司的地道内顿时热闹了起来,两班人马齐聚一堂。众人能感受到这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对於他们来说,这一生不知经过多少风浪,从来不知害怕,这次却是不能不由众人隐隐感到恐惧了。
刘云斜睃着眼睛,瞟了一眼徐宝琴,神情冷冷地瞅着齐慕棠和苏方善,冷笑道:我对你们不薄,你们却变节了,还带着丫头片子跑来和我抢这批财宝,是何道理?
齐慕棠蓦地嚷道:你们无非是利用阶级斗争作为工具,骗取底层民众的支持,为你们这些政客捞取政治资本,再造一个不平等的阶级社会,只要社会一天不转型正义,你们就能牢牢地抓住手里的权利,这样才能显得你们的伟大,难道不是吗。
方孟豪“喇”的一枪毙了过去,子弹穿透齐慕棠的胸膛,慕棠“啊”的叫了起来,徐宝琴则赶忙去扶住齐慕棠。齐慕棠眼看就不行了,徐宝琴眼眶内控制不知泪珠,泪珠滚落了下来,滴在了齐慕棠的脸庞,弥留之际齐慕棠冲着宝琴微微一笑,随即闭上了眼眸。
就在此时,苏方善猝然剥掉自己的外衣,众人只见他身上捆着一包一包炸药,苏方善嚷道:我要为慕棠兄弟报仇,只见苏方善左手擒着火把,正欲引燃炸药包上的引线,众人见状逡巡不前,无不惊惶之极,徐宝琴嚷道:冷静,复生哥还在地下党的手里。
刘云蓦地轰然大笑起来,讥笑道:梁复生就在我的手里,谅你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快把梁复生押上来。
随行的特务押解着梁复生把他带到徐宝琴的跟前做挡箭牌,梁复生见大势已去,劝道:你不应该来这里,赶快走,这是命令。
徐宝琴拭泪应道:不,我一定要救你出去。
苏芳善打起十足的警惕,抡着火把摆出一副同归於尽的架势,说道:姑娘你先走,这里我来应付。
刘云见这样对峙下去不是办法,说道:要不我们做一个交易,梁复生我可以放,但是徐宝琴必须留下。
苏芳善睃了一眼宝琴说道:姑娘别信他的,万一这是圈套。
徐宝琴说道:顾不得了,只要能救出复生哥,牺牲区区一个我又何足挂齿,这也是为了日後能在建丰先生面前有所交代。
黄蒲诚躲在暗处本想来一个黄雀在後,等他们两派人马斗的你死我活之际再坐收渔翁之利,没想到徐宝琴居然会来,这完全打乱了他的计画。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黄蒲诚没有更多的时间考虑了,他心中暗自思量:顾不得了,先救下徐宝琴要紧。
黄蒲诚从暗处蓦然跃起,出手快极,“啪啪”就是两枪,地下党方便应声倒下两个人,这时地道内乱做一团,大家不知道枪手在那个位置,方孟豪前去掩护刘云,说道:首长你先撤,我来应付。
刘云一遇偷袭,亦已知道偷袭他的人绝非等闲之辈,对着方孟豪说道:我先上去搬救兵,你在这里坚持一会。
话正说道此处,只见黄蒲诚手提双枪从黑暗之处冲了出来,还没等方孟豪反应过来,黄蒲诚的双枪却对准了刘云和方孟豪的脑门,刘云举起双手,方孟豪见状随即双手抱住後脑勺,黄蒲诚示意他们蹲下,他们就只能蹲下,徐宝琴见是黄蒲诚心中感慨万分,发出肺腑之言:谢谢你能回来。
徐宝琴的话流露出真挚的感情,搅乱了黄蒲诚的心神,蒲诚一恍神,摆出一个破绽,方孟豪立即露了一手“短距离空手夺枪”的绝技,等黄蒲诚回过神来,自己的手枪却被对手凌空一脚踢落。
黄蒲诚正要去捡手枪,方孟豪已经飞身扑来,二人扭打在一起,刘云见孟豪出手了得,自己便有了喘息的机会,连想都不想撒腿就跑,这时梁复生凭藉着自己的气功硬是解开了身上的绳索,他见刘云要跑立马上去拦住,双方扭打在一起,弄得不可开交的地步……
故事到了尾声,要问今朝是什麽日子,今朝是八月十五既逢钱塘潮信的日子,来自亚热带的台风呼应着月亮,飞速的拉高香江的潮位,海底世界一股洪荒之力引发剧烈震荡,地壳正在经历一场大灾变,强烈低气压不但持续笼罩香江,影响范围还持续扩大,强烈低气压造成海水上升,在强风吹拂下引发海水倒灌,海啸如滔天巨浪翻滚着,冲垮了岸堤,淹没了一座座房屋,滚进了孚中公司的地道,台风裹带着暴雨倾注而下,大水泛滥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在没有任何徵兆下,大灾变会来得如此迅雷不及掩耳,地道内被灌满了海水,梁复生拼劲全身力气游到徐宝琴的面前,揽住她的腰说道:我们必须活下去,我发誓一定会娶你为妻。
黄蒲诚已经吃饱了海水,身子开始往下沉,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血色,显得苍白无力,吐出最後一句话:别傻了,和我一起带着遗憾去地狱吧。
刚才还在说话的黄蒲诚转瞬间被海水吞噬的无影无踪,众人一个个沉下水地,被海水席卷着冲进江河,只有梁复生还在努力施救着徐宝琴,宝琴俨然显得奄奄一息,最後关头复生自己也没了力气,他携着徐宝琴慢慢沉入水底…….
大海啸过後,月光从废墟的墙隙瓦缝漏下来,俨如铺了满地银砖。香江边上传来一阵悠扬的歌声,这是军中情人唱的“何日君再来”,浪花淘尽後何日君再来……
岁月悠悠,香江上的弊事风潮都如烟云一般菲菲然的消散了,所有的一切包括国仇家恨就此灰飞烟灭,江边上,那一声声甜鼾似的轮船汽笛似乎在诉说着亡灵们的故事……俗话说一将成名万骨枯,蒋建丰的币值改革最终在台湾岛内实现了,只是时间比想像中要来的久远。

(完)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