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自长篇小说《拉萨好时光》)

所有的教派:宁玛、萨迦、噶玛噶举、息结、觉囊、格鲁的僧人和阿尼都来了!所有的高僧大德、仁波切、朱古、呼图克图都来了!

大家静悄悄地坐在了格桑颇章的窗前,仰望前方。长长的法号响了!天地飞扬起吉祥的花雨,所有的植物,甚至连那些奔跑的小动物,野兔啊,高山蛙啊,都挂上了一层露珠。桑烟,缓慢地上升着,又向四方散开。

衮顿,我们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在清洁的天地间出现了!首先对着导师佛释迦牟尼磕了三个等身长头,而后,走上了神圣的法座。所有的人,僧人、俗人、老人、孩子,这时,都开始了向衮顿匍伏。看着他的子民时,衮顿的眼里尽是笑容,像父亲看着孩子。

长大了,那端正的五官之间,尽是王的尊贵,当然不是统治我们的王,而是保护我们的王。佛有八十相好,我们的王,也有八十相好啊!尤其是衮顿的双耳,是怎样的纹理圆润,宛若珍宝啊!那是佛,最为清晰的标记。

只要我的视线一落在衮顿的身上,眼里就涌满了泪水。衮顿是一个磁场,一个耸立着慈与悲的宇宙!为了救渡如母有情,他抛开了佛界的鸟语花香,甘愿化现降生在一户普通的农人家里,承受各种误解和抵毁。

感谢热振摄政,尽管他有如许的不足,可是,在认定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转世时,建立了多么宏伟的功勋!感谢塔汤摄政,尽管他有如许的不足,可是,悉心地培养和服侍了衮顿!

“因缘《金刚经》讲座,使我们今天聚在了一起,我非常高兴。”

衮顿说话了,声音平和而宽宥,安慰着他的雪域教化之地。听说,我们的高僧大德们,修炼到卓有成就时,常把自己的声音定格在适时的音律上,尽管低沉,却可以越过茫茫山峦,回音不绝。

我双手合十,更深地低下了头。联合祈祷开始了,我辨出了衮顿的声音,厚重雄浑,这声音本身,就可以洗涤我们在轮回中浸染的污点,毫无疑问。

“我不在乎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和背景。乞丐、富人、穷人、理发师、王子、僧侣都一样,每个人我都喜欢。回顾我的上一世,他的一生很是坎坷。但他对慈和悲有着坚定的信心。也正是这种慈悲之心,规范了我的人生……”

泪水又流了出来,衮顿的声音,让我们这些不知所错的灵魂,有了家,那种安全,是一个外道人,永远无法明白的。不是我一个人在流泪,大家都在流泪,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多听一句话,多看一眼衮顿,就少一些恐惧:

“今天的講義可以分兩類:一類是佛親自說的《般若波羅蜜多》中的一部。許多佛教徒都會念誦這一部經,作为每天的功課……

“我仍然可以回想起一位出家人,他是我的前一世十三世达赖喇嘛的侍卫,身体非常高大,当我从塔尔寺安多地区上路,接近拉萨时,热振仁波切来看望我,想要与我在一起,但是,我没有兴趣,我只想回到母亲的身边,我那时有四、五岁吧。于是,聪明的热振,就叫这位侍衛站在他的前面,想逃走的我,看到他的身材這样高大,非常害怕,就悄悄地回到热振仁波切的帳篷裡,乖乖地待在里面。我記得這位出家人每天都念誦這部經。当他念誦時,后来,我都會跟他開玩笑、给他搔癢、有時還會打他的頭,製造一些障礙.那個時候,我經常聽到念誦這部經文的音調,當然,那時我並不知道經文的內涵。這部經文並不容易理解……”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2011年10月8日星期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