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晋:阴谋论大行其道,欢乐吐槽纷至遝来──美国大选侧谈

Share on Google+

大选文化,渊远流长

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是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选战之一,两党总统候选人及其竞选团队、后台老板为了整垮对方,向来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早在一个半世纪前的一八七○年,美国名作家马克?吐温在其经典名作《竞选州长》中,即对美国选举中广为运用的各种阴谋手段和爆料作了淋漓尽致的描述和毫不留情的揭露。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各种阴谋手段和爆料已成为美国大选文化的一大特色和重要组成部分,总统候选人如果没有被大众八卦、没有被卷入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是是非非、没有被各种阴谋论缠身,那他/她就不是一个“正常”及“合格”的总统候选人。今年的美国大选在三个方面与往届不同:美国建国二百四十年来首位甚为异类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首位女性总统侯选人希拉莉登上了总决赛的擂台;在历届美国总统候选人中,很少有像特朗普和希拉莉这样在私德公德方面引起选民强烈反感的候选人;许多美国人在潜意识里对两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抱有抵触情绪。三方面因素叠加之下,今年出笼的各种阴谋论和爆料比往届更有市场,得到了更多的关注。一项最新民调就显示:有百分之六十三的美国登记选民至少相信一种阴谋论或爆料。

阴谋论和爆料频频出笼

美国大选投票日固定在大选年十一月的第二个星期二举行,所以投票前的十月份是“核爆”级的阴谋论和爆料出笼的“十月惊奇”月。尽管针对特朗普的负面新闻、丑闻和指控已经够排山倒海的了,但针对他的两起性骚扰指控又在十月十四日“及时”冒了出来。特朗普当日即断然否认对他的这些指控:“我受到谎话与抹黑的恶毒攻击,我不认识这些妇女”,并称这些指控是“百分之百的编造”。特朗普绝非柳下惠,是道地的登徒子,但指控特朗普的女性多年前不选择报警和对簿公堂,却恰恰在选前不到一个月时双双出来震撼爆料,地球人都不会相信这些指控背后没有人在操控。《维基解密》七月底外泄的电邮证实:民主党高层早在五月间就策划以特朗普公司的名义,发布充满性挑逗言辞的徵求性感女员工的广告,并要应徵者把履历、求职信、照片寄到特朗普企业的招聘邮箱[email protected],想以此栽赃并进一步坐实针对特朗普的性骚扰指控。

美国著名财经博客网站“零对沖”八月七日列出了近几个月来因反对希拉莉而“神秘死亡”的五名美国人。美国《政治内幕》网站最近更信誓旦旦地宣称:到目前为止,克林顿家族圈子里或者与该家族有关联的人中至少已有四十六人神秘死亡。虽然一些人的死因的确是巧合,但似乎只要和克林顿家族沾上边,没有人是安全的,这些指控绝对比《纸牌屋》里的情节还要震撼热辣。《维基解密》及其创办人阿桑奇今年也赶来凑热闹,宣布将于十一月八日大选前分期公布对希拉莉具有“核爆”级杀伤力的所有三万三千封被删电邮,称这些电邮将彻底摧毁整个民主党,且特意推迟发布就是要民主党没有时间换掉希拉莉。

本文开头提到的《竞选州长》曾长期作为中国的中学语文教材,为大多数中国人所熟悉。小说中马克?吐温化身独立党参选人参加纽约州的州长选举,在一连串精心捏造的人身攻击下,这位非常正直的州长参选人被舆论成功塑造成一名伪证罪犯、小贼、鞭屍犯、酒鬼、行贿犯、敲诈犯。最“精彩”的是,竞选期间的某次会议中,马克?吐温的化身正在讲台上,突然有九名各种肤色、衣衫褴褛、正蹒跚学步的孩童冲上台将他的两腿抱得紧紧的,异口同声地叫他“爸爸”。身心俱废下,这位独立党参选人不得不退出州长选举。十月上旬时我还在纳闷:今年大选中马克?吐温的化身被九子抱腿的“温馨”场景为何迟迟不见再现?终于在十月十一日,一位名叫丹尼?威廉姆斯的黑人男子“及时”跳出来并自称是比尔?克林顿的私生子。在性议题上特朗普一方找不出希拉莉什么毛病,恨屋及乌之下,比尔再次躺着中枪。尽管比尔在性方面劣迹斑斑,但这次又不是他比尔竞选总统,认亲事件对比尔确实有点冤枉。令人不解的是:希拉莉作为比尔出轨事件的唯一受害人,这次认亲事件非但没有对她有利,反而在网民中造成了不利于她的负面影响:“(这是)悲伤的故事,克林顿一家祸害了好多人。跟贴:他们比梅毒还噁心”,“群众的眼睛”不一定都是“雪亮”的。

网民欢乐吐槽的嘉年华

随着脸书、推特等大行其道和网上论坛、博客、自媒体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吸引众人,无数网民在对大选中的各种阴谋论和爆料津津乐道之余,还化身福尔摩斯,发布自己脑洞大开后的各种分析结果。还有人假扮成BBC美国台的记者,跑到美国街头大声宣布假消息:“突发消息!突发消息!突发消息!希拉莉退选,特朗普将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引来了街头民众各式各样的反应,大选年成为美国民众欢乐吐槽的嘉年华。

九月十一日,希拉莉在出席九一一事件纪念仪式上因身体不适提前离场,此事立刻激起了全球媒体和网民的疯狂追踪和分析猜测。远在大西洋彼岸的英国《快报》首先猜测希拉莉患的是晚期血管性癡呆,不甘寂寞的网民也纷纷加入了深入调查的队伍。有网民对比了希拉莉离场前和休息后从公寓出来的照片,发现希拉莉出来后整个人变得又瘦又年轻,“替身论”迅速博得网民的热烈支持:有网民发现前后两个希拉莉的鼻子长得不太一样,一个的鼻子是平直的,另一个的鼻樑上有一个隆起;还有网友通过目测发现“替身”和希拉莉本人的手指长度不一样;也有网友发现“替身”和希拉莉的耳垂不同:一个的耳垂是饱满的,耳窝边缘是平滑的;一个的耳垂不够饱满,耳垂上面出现凹陷,而且耳窝边缘不平滑。无数的网民争先恐后地往大选这块滚烫的桑拿巨石上泼水,激起了一波又一波热腾腾的蒸汽,也蒸出了网民们积郁的怨气,蒸出了大选年的热烈气氛。

特朗普与希拉莉的第二轮辩论于十月九日结束后,美国网民津津乐道的不是双方政见的不同,而是希拉莉侃侃而谈时正“巧”飞来落在她的左眉右端的一只苍蝇(法新社总结出的第二轮辩论的五大看点之一,这只苍蝇也上榜)。在如此严肃重要的场合,这只不请自来的苍蝇飞来的时间点和落脚点都把握得如此到位,在回放录像中落脚点不仅被以红圈标出,更配上了苍蝇飞行时特有的“嗡嗡”声,真是太有喜剧感了,让人忍俊不禁,网上当然充满了各种欢乐吐槽:“我要投票给那只苍蝇”、“它一定是在寻找垃圾(暗指希拉莉)”、“一个非法移民入境了,赦免它”(赦免大批非法移民是民主党和希拉莉的重要政纲之一)、“脸上有只苍蝇的希拉莉更好看”、“一只从《西部世界》(电影名)飞来的苍蝇正好落在希拉莉的脸上”。美国的华人网民也赶来凑热闹,声称这分明是在暗示“稀拉痢赢(蝇)”。欢乐吐槽之后,这件花絮让人觉得很诡异:在那个密闭的空调演播室里怎么能飞进一只苍蝇?难道上天真有什么暗示?笔者狗尾续貂,也来一段自己的欢乐吐槽:那只苍蝇会不会与英国电影《特殊战争》里的仿生鸟类似,是一只“仿生苍蝇”?它会不会像二○一○年世界盃足球赛期间那只准确预测到德国队比赛结果的“章鱼保罗”那样,准确预测希拉莉当选?若希拉莉真的当选了,是不是该放一座“苍蝇保罗”的塑像在希拉莉的就职典礼上?苍蝇落脚在希拉莉的左眉右端,是不是在暗示希拉莉当选后将实施“形左实右”的既定国策?……

争鸣2016.11

阅读次数:1,2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