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陆游这一诗句,用来刻划香港的政情是准确不过的。这几年,每当民主进程走到一个关口,进入死胡同,大家都心灰意冷,悲观绝望的时候,总有一件无人预知,意想不到,忽然从天而降的事件发生,让人拨开云雾,看到曙光,像是绝处逢生一样。比如“等埋发叔”事件,比如“立法会选举”。而这一次,当大家正被“宣誓风波”和“港独之父”梁振英玩弄到晕头转向,筋疲力尽,厌恶噁心的时候,退休大法官胡国兴在毫无徵兆下,出人意表地宣布参加特首选举。安裕先生说是久旱逢甘露。我的牧师说是神迹,神的恩典。我信。

电视上看到胡国兴简朴而善意的记者会,听到他直率而真诚的表白,对一系列敏感问题,包括三权分立、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重启政改、港独问题、占中问题、横洲事件以及六四平反等问题的立场鲜明的回应,充份看到他坚守普世价值的勇气和自信,笔者从心底里感动。己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这种无自我审查的义正词严的言论了,他实在是给香港市民一个大大的惊喜。

但是,连日来针对胡国兴的参选有许多负面的指责和评论,有陪跑论,鎅票论,还有说特首选战是代理人战争,质问胡国兴背后是什么势力,是为了废掉泛民手上的特首选委票。更有甚的是指特首选举是中央与地方势力的搏奕较量,并举例说明当年董建华是中央钦点,杨铁樑是本土势力推出。中央支持唐英年,地方中联办支持梁振英,这次的胡国兴就是那时的杨铁樑等等说法。这都是很疆化,很想当然的说法。那时的梁振英是中央与地方一致推举出来的。

出现这种评论,一方面是因为别有用心的人总要耍出谁出头就砍谁的技俩。每逢政局中出现一位愿意承担使命,把政局带向前的人,他们就会发出恶毒谩骂的言语,像一朿朿毒箭,务必把他射死。比如占中的三子,比如雷动的戴耀廷。另一方面是有些人因为中联办地下党明目张胆公开干预香港事务多年,让狐狸披上外衣,魔鬼扮成人,以至人鬼不分,加上梁振英“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哲学,在极度激愤悲伤忧虑的情绪下,为数不少的香港人也无可避免地染上了“多疑敏感症”,对好事坏事,好人坏人失去了冷静分辨的能力。对中共的不信任程度达致顽固地无法转动去相信中共因形势所迫也会改变策略的可能性。更把中共的阴谋想像得千奇百怪。

围绕着是否让梁振英连任的斗争看来是非常激烈的,但不是中央与地方对着干,而是中央属下各层干部的斗争,最终地方一定要服从中央,而中央也要拿出一个能够服众的决定。这次中央不会钦点任何人仍然是笔者目前的看法。所谓钦点是中央指令香港一千二百名选委投票给指定人物,甚至如上届一样派出中央官员坐阵深圳指挥一切。但以上届经验看,因为是不记名投票,中央不能绝对地控制选委投票意向,那样的钦点是无效的,现在的中央只作祝福是明智之举。所以胡国兴说中央没有回应是唯一的回应是相当有智慧的说法。可以肯定的是曾俊华己经得到习近平的祝福而胡国兴没有,胡国兴是出于他自己的自由意志而参选的,他的参选令梁振英不能连任的可能性更进一步提高。

笔者同意李平先生在文章《胡国兴满足了港人最卑微的三个愿望》中提出,胡国兴能在北京没有回应的情况下抢闸宣布参选,是自己香港自己救的勇气和决心。这正是胡国兴参选的重要精神和意义所在。香港人不要再计算他是否可以当选了,照着这个方向加以配合去做,比如举办一场电子民间特首选举,实行自己特首自己选吧。

魔鬼同上帝在进行斗争,而斗争的战场就是人心!
(摘自:陀思妥耶夫斯基著作《卡拉马佐夫兄弟》)

2016年10月31日

——《纵览中国》November 3,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