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大半用于增益见闻。但亲自看到的事很少,其余得靠他人才能知道。
――巴儿塔沙·葛拉西安《智慧书》

好啦,该说说我所在监狱的内部情况了。天地大戏台,人生就像台上的角色,红脸白脸有模有样,这里简单介绍,待以后我提到某某,看总们才有更具体想象。

长期在牢狱穿不要钱的衣服,配一杆盒子炮的驳壳枪,吊摔摔的,官称公安干警,“干”者有“部”粘连的一概而论叫干部。这本是日语进口,天生就有汉奸味。追根溯源,是孙中山那批人在日本呆得太久的丰功伟绩。英语就简单,一律叫“拗飞屎”(Officer),一念就知道是逐臭之夫,明说不含糊。其实,不就是坐办公室,和人们在街头,在厕所的,没有实质区别。毛时代美名为人民服务勤务员,其实远比拗飞屎厉害,骑在众人头上拉屎拉尿。苏联曾时候笼统在内务部麾下,康生学到这套就弄丢了不少党内好同歹志,难怪最后要把他的尸骨从八宝山扯下来。说渊源与明代的东厂西厂办的厂也差不多。总之,是整人的。

牢房干警以低级别为班长,班房里持枪为长,和部队不一样,那是要带领十二个兄弟冲锋的角色。而班房里犯人时多时少,根据需要定数。其实,从前叫他们为牢子狱卒,提砍刀扎绑腿,莫非没有“兵”“勇”字样的军服在胸,手里家伙把握不同而已。

当面,犯人都叫他们管理;背后,叫班长为枪兵。这和社会上叫张科长李书记,背后叫瘸子拐子癞子麻子一样。这一叫法其实是戏称,当面还得态度必恭必,张王李赵之后规规矩矩套上管理。如果国粹学家能把我们中华民族每人都善长两套语言思维方式加以研究,或许能找到裹足不前的根源。这北碚看守所里有班长7人,值班一人,两小时一岗(和我们后来看死刑犯一样),白天夜晚各一班,每天六人旋转,多一位作轮休周日。两小时轮换,每天执两班,总计只有四个钟头,另外时间学习,估计要学擒拿格斗,独眼龙打飞机等枪法,我猜。当然,还得随时听令,万一有越狱的,他们就得飞起毛腿,风驰电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才,那是性命攸关的差事。

除了班长,这里有正副监狱长各一名,预审员两人,一姓黄,一姓蒋,负责监狱生活的叫邵管理餐,他很少进来打照面,但大家的口胃如何吊吊,都在他的弹指挥间,一念之下。炊事员一人,是位瘦小的女厨工,据说是公安局里某人亲属,农村人。犯人那点食品都经过她的手心手背折腾。每天三餐由她摔打饭钵地上,那是最美的旋律。还有科长一名,属什么科(副职没听说过)未知。其余如机要,档案,秘书等编外人员究竟多少,我们不关注心也不知道也无从见面。以我曾在几百人的工厂就有几十人在办公室里混而言,机构重叠,人浮于事的毛病无处不在。上列说到的十几个好家伙是直接靠我们吃饭拿薪,有的天天见面,有的隔些日子来临,有的一年两年内欲说还休才露面。比如那位曾姓科长,职务如水浒里天速星神行太保,江州两院押牢节级戴院长,戴宗的官职。在整个牢狱关押囚犯中,仅我和他见上一面,彼此交谈投机,那是一场冲突之后,监狱长惶惑不知咋办,这是后话。正付监狱长特殊值班,三餐时间的号房开门关门,那是他们二者必有其一进来监守囚犯排队取饭出入牢房,不得乱套的活。正监狱长徐嘉理,说话做事看来粗鲁,但也实在,召集大家训话,惩罚想惩罚或该惩罚的犯人,是他的活,主要负责的监狱之长。“你来了就得好好的给我呆着,等待处理,你要敢在里面乱说乱动,不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哼……。!手铐不是吃素的……哟!”他的口头禅也简单,语音随他的情绪而定。刑具的使用也“随波逐流”。恰恰相反的是副监狱长魏一清(音译),这位身材高大的公安学院老毕业生,倒是吊儿郎当不管事,他对犯人和善,重话少有,别说动刑,斯文得走路都怕踏死蚂蚁,肥壮如吴法宪,偏偏又干了鸠山(样板戏《红灯记》里的日寇反面角色)的活。犯人们背后叫他魏菩萨,打心眼里崇敬。有的说他也成分不好,又属知识分子(那年头的辱称),才干副职。正副监狱长的关系就像毛泽东和刘少奇文革前那样。徐对魏耿耿于怀,魏对徐漠然视之,眼空无物。还好,没有一个当刘少奇来死。

看守所人员与犯人朝夕相处,既是敌我矛盾,又是邻居关系。枪兵眼里,犯人个个都是庙宇的木鱼――生来挨揍。犯人看他们呢,都是木偶当神仙,傀儡罢了。彼此天天交道,各行其是。看枪兵有时候和颜悦色,有时候气势汹汹,这感情玄妙。那年头不许玩麻将,枪兵缺乏情绪刺激。不然,犯人的日子恐怕更不愉快。

至于他们今天还有多少活着,很难说,但都不会使用计算机是肯定的。算年龄现在都在70左右,讲学历他们多数是斗大字仅会三挑,更何况有空的时间会用来回家帮老婆挑粪弄自留地。时间一长,这些班长和我们很熟了,有些我还记得大名,有些已忘却,但尊姓则琅琅上口,这批不丑不陋的“七个小矮人”是:刘(富成)班长,欧(华励)班长,曾班长,郑(京立)班长,彭鲁人班长,华(龙国)班长,何(矮子)班长。名字都是音译,平常听着喊叫这样,我还随时想到他们呢,活跃在心目中,估计有的已经离开人间。如果将来有一天,谁想改写剧本,拍摄影片,希望就照我说的模样与好莱乌协商,莫把胖瘦高矮颠倒。拜托!

好,现在开始,下面让他们一个个出台: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