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高潮终于落幕,特朗普以一己之力,在没有共和党领导层的支持下,最终当选,将成为第四十五任美国总统,创造美国选举历史上的奇迹。特朗普虽然不是正统共和党人,但他代表共和党参选,拿下白宫,使得共和党一举控制白宫、国会参众两院,共和党在政坛一党独大,美梦成真。

一场终极大反转的大选悲喜剧

在这次大选中,特朗普以美国工薪阶层,尤其是蓝领白人利益代表者自居,用反政治正确的煽情手法博取选民的支持,策略大获成功,在美国选举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特朗普的当选也同时震惊全球,在大选投票之前,所有大选预测都认为选情会十分紧蹦,但极少有预测机构认为特朗普能够赢得总统宝座;纽约股市也将赌注压在希拉莉身上,结果压错了宝。

特朗普的当选,与今年六月的英国脱欧公投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他没有得到社会精英阶层的支持,而是靠底层民众的激情支持入主白宫。选举前,美国五百多家主要传媒中只有两家在社论中宣布支持特朗普,许多共和党报纸也转而支持民主党候选人,这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此外,数百名顶尖科学家发表公开信批评特朗普,宾大沃顿商学院的教职员工、学生、校友也发出公开信批评特朗普,代表受过高等教育的学院派对特朗普的言行十分反感。但社会精英阶层的观感,并没有影响社会大众的情绪,选民最终还是选择了被视为狂妄、不尊重女性、性别歧视、族裔歧视的“自大狂”入主白宫。

特朗普最终能够坐上总统宝座的直接原因,是他利用全球化及工业经济升级换代给美国带来的阵痛,特别是蓝领工作岗位大量流失,一去不复返造成的社会问题,挑起蓝领阶层对上层精英的强烈不满,再以移民问题作为切入口,将白人对外来移民增多、传统文化被少数族裔文化逐渐取代的担忧无限扩大,挑起选民的危机意识。正是选民的这种危机意识大爆发,上演了一场终极大反转的大选悲喜剧。

严肃课题:美国正在衰退?

对于特朗普主政白宫,笔者有个朋友笑说那些相信特朗普上台就可以带来大量工作机会的西弗吉尼亚州煤矿工人,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天真,无论是民主党执政还是共和党执政,挖煤工的岗位只会越来越少,工资也不可能像过去那么高,这与全球绿色能源发展的大趋势是一致的,没有人可以逆潮流而动。这些煤矿工投共和党的票,共和党上台执政后,不但无法带来工作机会,还要取消社会福利,最后连民主党时代的福利也享受不到。

此次大选,希拉莉在几个关键州,比如佛罗里达、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北卡罗莱纳都输给特朗普,而这几个州在上两次大选中都投票给奥巴马,说明民主党在这几个州中的选举策略有问题,同时也说明特朗普的主张“让美国再次强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深得人心。从特朗普的个性及道德品行看,他并不具备担任世界第一强国总统的素质,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即使赞同他的观点,但也不愿投票给他的根本原因。然而,超过半数的普通选民却将票投给了特朗普,这给世人提出一个严肃的课题:美国是否正在衰退?

特朗普在竞选时,最能打动民众的就是他的选举口号“让美国再次强大”,与八年前奥巴马推出的竞选口号“改变”一样,竞选口号打动了选民的心,只是此次特朗普的鼓动性更强、目标也更明确。民众普遍认为美国正在走向衰退,需要有一个强人带领美国重新振作起来。

自从奥巴马以“改变”为口号入主白宫后,八年来民众没有看到美国有多少改变,留给人们的印象是国力正在走下坡路:中国产品大量倾销美国、中东动乱不已美国束手无策、北韩不顾美国警告一再核试,美国在世界上一言九鼎的时代已经不再。虽然从表面上看,美国的经济已经从金融风暴中恢复了活力,但民众的生活水平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提高,实际购买力比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要低,大批依靠传统工业为生的人纷纷失去工作,而华盛顿的政客、纽约的金融大亨们看到的却是另外一幅景象,他们没有感受到普通民众的危机感,却享受着股市屡创新高、失业率不断下降的快感,因此缺乏特朗普那样的敏锐嗅觉,提不出能够打动人心的口号,希拉莉代表的就是政客与大亨。可以说,此次大选并非特朗普打败了希拉莉,而是普通民众对精英阶层不满的大爆发,是普通民众与精英阶层的对抗,最后民众赢了。至于国力是否真的在走下坡路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众的感觉以及他们跟着特朗普一起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决心。

美国未来方向打上许多问号

希拉莉的败选,让笔者为她感到惋惜。希拉莉八年前本来有希望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结果败在新出道不久的年轻参议员奥巴马手下;此次经过多年的精心准备,原本胜券在握,想不到再一次败在毫无政坛经历的特朗普手下,也许美国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一位女性总统。美国虽然是女权主义的重镇,但对于一个强势女性担任总统,白人大男子主义者还很难接受,尤其是对于备受争议的希拉莉来说,她的强势令许多上层白人不自在,尤其是以保守着称的共和党对她强烈排斥。一九九五年至一九九九年担任众议院议长、也是美国政坛第三号人物的金里奇(Newt Gingrich)就对希拉莉夫妇恨之入骨,他在九八年的克林顿弹劾案中扮演关键角色。金里奇在此次大选期间不顾共和党同僚的反对,坚决支持特朗普,特朗普还曾一度考虑挑选金里奇做他的竞选拍档。

目前要预测特朗普的内政外交还为时过早,尤其他毫无政界经历,也没有提出完整的施政大纲,因此很可能有一段不稳定时期,但有几点是可以肯定的,因为共和党同时控制国会与白宫,一定会提出废除奥巴马医保的议案,奥巴马医保很可能成为历史。同时,特朗普也会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以及让“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流产。特朗普的胜选给美国的未来发展方向打上许多问号,能否兑现他“让美国再次强大”的承诺也有待观察,但他目前急迫要做的事,就是如何物色到合格的优秀人才加入他的执政团队。据《纽约客》前驻北京记者欧逸文在预测性长文《特朗普总统的第一个任期》中所说,作为总统,特朗普将有权任命大约四千名联邦政府官员,但他会遇到一个特别的问题,有一百多名共和党元老发誓永远不会支持他,并且还强迫年轻的成员决定是要和他们一样对特朗普敬而远之,还是进入他的执政团队去试图约束他。这就给特朗普出了一个难题,他要想物色到合格的人才并不容易。

特朗普能够当选,除了“让美国再次强大”为口号外,还有一个口号是“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也深得选民认同。所谓“美国优先”,根据特朗普在多种场合的不同解释,就是不愿再当世界警察,少管别国的事情。假如他入主白宫后真的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将美国拉回孤立主义时代,意味着全球化转折点的到来,世界将由此进入后全球化时代,美国与盟国的关系将受到冲击,二战后由美国主导的政经秩序将出现巨变。特朗普的当选虽然给美国的未来发展方向打上许多问号,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世界将由此进入后全球化时代,欧盟将首当其冲,欧元是否能够继续存在将是试金石。

动向2016.1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