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嘲笑右边的习惯于想通过万言书,来影响朝政,使其获得改良,我不知道右边的万言书有无作用或影响力,但左边的万言书,现在看起来,确实发挥了巨大的政治效力,甚至可以说,戴旭们通过万言书,已攻陷习中央,并产生巨大的国际影响。中央高层如何采信这些极左鹰派势力的建言,是一个值得思考与探讨的话题。当然,最终的责任,是决策者承担,苦果,也由决策者品尝。

南海吹沙造岛向世界示“强”?

现在我们看到,南海吹沙造岛、示强于世界,是需要付出巨大成本的。整个造岛过程遭遇几重阻击,一是南海南边国家对中国的敌意,中国需要通过外交力量,主要是金元外交化解相关国家的联手“维权”;二是美国集结力量,以保卫自由航行的名义,强化其在南海的军事力量;三是菲律宾已诉诸国际海洋法庭,中国要么遵守国际法庭裁决,要么动用更大的外交(金元)力量,有限地化解这一危机。菲总统达到第一个目标之后,开始将虚的价值变为现实的利益,菲国表面上需要法定的海洋与海岛,实际更需要美元。菲总统杜特尔特穿着牛仔裤一趟北京行,一百六十亿美元援助就轻易落入腰包。

试问:中国得到了什么?得到了一个字:强。

中国化解了敌对势力的“国际图谋”,使国际法庭的裁定变成一纸空文(但这种化解是暂时的,菲国完全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个“强”字背后,中国造岛成本几何?化解南海相关国家的“不争议”,又将付出怎样的代价?陆上的一带一路,数以十亿百亿美元的挥撒,现在又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用数以百亿美元砸水漂,也许有人可以安慰当局:这是国家战略投资,中国因此获得了亚洲周边的政治与经济空间(事实上,制造周边国家敌意,空间只会变得狭小)。

正是邓、江、胡时代的隐忍国策,特别是跟随美国主导的国际社会,加入国际经贸组织,才拥有如此巨大的成长空间与财富红利,现在一边挥撒几十年的国际经济红利,一边制造与主流国际社会的不信任甚至冲突,这样的经济会持续多久?

制造出来的海上危机,损已利人

中国对外似乎有取之不尽的办法、用之不竭的美元,去应对各种国际危机,尽管这些危机多是自造的,是些毫无价值的争端,只为获得自我强大的虚幻感觉,被一些鹰派爱国贼们诱惑着,也被一些极端的民粹们怂恿,一步步的陷入困局。可悲的是,习中央仍然执迷不悟,仍然固执地认为,通过国际性争议,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国家利益。

海洋权益时代早已结束了,殖民时代,西方列强通过殖民扩张,获得自己的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这一过程随着二战的结束而结束。二战之后,我们看到海上大的争端几乎没有了,各国享有的是美国主导的国际准则,要的是海上航行的自由,以谋取市场利益。而美国在南海不断声明的,也是这一条,美国要海上航行自由,而国际法规定的,海岛的经济权属区与无人居住的屿,不能因为人为造岛而改变其性质,菲律宾正是基于这一点,通过国际海洋法庭获得了法定的认可,而中国在法律层面上,已然失败,如果一意违反法庭裁决,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公愤(中国是相关公约的签署方)。

苏联在星球大战对抗中,已然失败,所谓的鹰派还在别人早已不玩的海上想玩对抗与扩张,愚昧得不可思议。

怂恿习中央继续在南海雄起的国家决策,无外乎二点,一是国际战略地位,此位置可以锁住各国海上通行的咽喉,一旦爆发战争,这条生命线将发挥巨大作用;二是,只要人为造岛成功,形成既成事实,中国就拥有这片海域的经济开发权,南海周边诸国就会被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以此形成中国军事势力范围,而经济专属权,也使中国拥有海上的石油与矿藏开发。

中国鹰派要的是宏大政治叙事,菲国则瞄准这一弱点,寻找自己的利益源。

你政治上宏大地耍横,我要的是经济上得实利。菲新任总统深知中国领导人需要什么,需要他骂美国,他就无底线的骂美国总统奥巴马,中国人喜欢讲亲情,他马上抬出自己的血统,自己外祖父是中国人,他身上流淌着中华血液,中国希望他与美国断交,与中国成为精神共同体,他口头上马上就可以做到,要与美国断交。

事实是,至今美国没有收到菲国正式通知断交的函件,而菲总统从中国回国后,也坦承,与美国的战略同盟关系,符合菲国最大的利益。并坦言,菲国需要美元,美国不可能提供,只有中国可以提供,而且,中国不摧债,甚至到期后还可以免债。如此毫无顾忌地通过地缘政治,获得巨大的国家利益,在菲国百姓看来,他也许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总统,尽管手法非常流氓低级,但它确实符合菲国最大的政治经济需要。对于中共,是不是通过巨大的美元攻势,又养育了一个替代北朝鲜金家的战略合作流氓政府?

戴旭们参与制造中国南海困局

中共在南海陷入外交困境,军方与社会上的极端势力的推波助澜“功不可没”。我们翻开早前军方所谓的鹰派势力公开的万言书,就可以看到这一势力对习中央的决策,有着多么强大的误导力。军方在胡锦涛时代就开始南海吹沙造岛。建造三峡之时,毕竟还有一个论证与经济回报时间表,但造价远高于三峡的南海造岛工程,人们既没有看到论证过程,也没有看到经济回报数据,只凭军方势力以所谓国家海洋权益的宏大叙事,就贸然上马,现在落得个骑虎难下的困局。

戴旭在其万言书中认为:“继东北亚、台海之后,美国正在将此地开闢为第三大海空战场。”所以,要趁着美国在其它地区安全没有搞定之时,迅速造岛,占领南海制高点,“要破除恐美症。纵观俄美关系可以看出,美国是尊重强者的思维方式。”由此可见,军方通过制造南海冲突,废止邓小平主导的韬光养晦的国策蓄谋已久。他们为什么要鼓动胡中央、习中央与美国在几无意义的南海产生冲突?这当然是军方做大自己、并掩盖军方普遍腐败的最有效的方式,只要与美国产生哪怕是像徵性冲突,党国政府必然要更多的经费投资于军队,军方就可以借此牵着中央的鼻子走。因为军方完全知道,中央最高领导人好大喜功,把所谓的国家形像利益放在首位,为了所谓的抗衡美国,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戴旭完全知道南海冲突的后果:“可以肯定,欧、美、俄、日、印等当今世界大国或集团在南海问题上都不会支持中国”,与当年的八国联军入侵一样。八国联军是慈禧纵容义和团拳匪之乱,造成外国军队为保护自己的使馆与侨民、传教士而出兵,慈禧也只能出逃陕西才躲过一劫。现在戴旭们又像义和团一样,以为自己刀枪不入,只顾制造国际性冲突,至于后果,那由皇上去处理吧。

戴旭反对“克制”,认为:“克制”,无异于抱薪救火。还认为敢于争议是一种自信,“中国不怕。惟其不怕,才能和解。”满嘴的爱国狂言之后,居然还以利诱党中央上钩:“军事战略重点转移到南海地区,还可以带动中国一系列经济发展战略的调整,大大促进”十二五“新兴产业的发展。”戴旭还认为:只要中国卷入南海诸国的军备竞争之后,中国就可以拉动相关的产业,这样国民经济就可以上一个台阶。

军备竞赛在南海周边国家间展开之时,外交攻防战火亦正在燃起,菲律宾当然不敢轻易与美国解除军事关系,而日本亦携钜资,开展对菲的金元攻势。这样的比拼,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巨大的助力作用?对南海诸国与中国的关系有积极意义?

做大南海的冲突,习中央一定要闭门三思,到底会得到什么?

(作者为旅美学者专栏作家)

动向2016.1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