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岸泉:习总日记(2016,11,19):汉语发音到了改革的紧要关头

Share on Google+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坚定的改革者,并以为傲。现在看来还真是。因为我突然想改革汉字发音。

原本没有汉字,自然也就没有发音。既然汉字是人发明的,发音也是人发明的,而且汉字发音因各时代各地区各民族各异而不同,为何不能改?当然能改。而且我以为汉字发音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紧要关头。汉字发音不改,我还会在汉字发音上出洋相授人以柄。所以,明年2017年,中央汉字发音改革领导小组必须成立。

谈发音伤感情

关于明年的汉字发音改革,我的意见是汉字发音只能以中国人民发音为标准,不能以中华民国人民、满清人民、大明大唐人民等发音为标准。因为发音是现代人的发音,而不能循古人的发音。例如通商宽农的农,古人真正的发音谁也没听到过,那时没有录音没有电影,可能发农音,也可能发衣音,还可能发别的音,谁知道啊。所以大家不必为古人发什么音而争吵不休,一没意义,二伤感情。

发音也需要核心

今后凡是涉及到汉语发音,第一以中国人民为标准,第二现代中国人为标准,第三以党员为标准。譬如党员与群众发不同音,则以党员发音为准,但民众可以保留他们的发音。进一步解释就是,若涉及到谁的发音才是正确的发音,当遵循以下法则:

汉字发音标准法则(习总建议稿):

一,段子曰,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对于汉字的发音,法则是,两音相权取其人。同一个汉字,要看谁发的音,谁在发音。

二,汉字发音权重依次为,外裔轻于华裔,百姓轻于学者,学者轻于官员,官员轻于中央,中央轻于核心。一句话,我念宽yi,那么这个字就发yi音。我念mi鲁,念bi鲁就是错的。

三,多音字怎么来的?还不是因为不同人发不同音造成的?所以,汉字发音改革不是从今天开始的,自古以来就开始了。相信也不会到某一天结束。

明天起,你可以把习大大读成毛大大音,没关系,喜欢就好。当然,正规场合正规媒体读音,必须遵守国家宪法法律,必须依照党中央核心的发音为标准,乱来可不行。譬如香港新立法委员宣誓时乱发音,惹党不高兴惹党生气,他们的发音就通不过。发音通不过,立法委员资格便被取消。这就是发音准确的重要性。

18日在基多同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共同出席中方援建的厄瓜多尔公共安全应急指挥中心联合实验室揭牌仪式,乔内医院奠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竣工发电视频连线活动。今天两国签署了11个双边合作协议,涵盖金融,政治和文化等多个领域。中方向厄瓜多尔提供在太平洋上建立炼油厂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建造这个每天提炼30万桶原油的计划可能需要130亿美元的投资。另外,中国还宣布向厄瓜多尔提供1亿5千万美元的捐款,资助该国建造两所医院,以及在今年四月份受到地震灾害的地区为灾民建400座房屋。

19日在秘鲁利马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并发表题为《深化伙伴关系增强发展动力》的主旨演讲。演讲全文如下:

深化伙伴关系增强发展动力——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主旨演讲

布斯塔曼特主席先生,亚太工商界各位代表,

很高兴同大家相会在美丽的利马。中国和秘鲁相距遥远,《英汉大词典》有一个词语,叫“从中国到秘鲁”,意思是走遍天下。今天,我们不远万里来到利马,共同的目标是探讨推进亚太发展思路和举措。

(此处省略4000字)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8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