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另一只胶鞋

如果没有这个劳改队的到来,我们这里到现在也应该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如果不是这个劳改队的到来,我们这里也不会出现那么多有关爱情的悲欢离合故事。总之,我们这里的一切是因为这个过去的劳改队,现在的监狱的到来所改变的。那时我们这里相当的偏远与落后,据说是因为有煤矿再加上交通不便,所以国家决定在这里搞一个劳改农场。于是树木被砍伐,青山绿水只成了人们的记忆。一边是贫困的老百姓,一边是弄来劳改的烧杀抢掠之辈。当这二者被强制性地放置在一起,过去纯正的民风不见了,这里的一切因为劳改队的到来而出现了彻底的改变。

我不敢有别的想法,我是从生活的现实里感觉到,国家把这些犯人放到我们这样一个相对开放的空间来,受到伤害的只有我们这些老百姓。因为我们这里的人心,我们这里的民情就是被犯人所改变的。我当然是一个受害者,如果不是这个监狱到来的话,我相信,我不会成为一个未婚妈妈;如果不是这个监狱到来的话,我相信我们这里的民风至少不会象现在这么朽烂。然而我一个妇道人家,这些事根本不属于我思考的范围。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