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我不曾爱你的容颜
我爱你写的诗
你的诗貌似《卖炭翁》和《石壕吏》
你哀人民的哀苦
人民在诗歌之外稼穑
并不知道自己和你的哀苦
我代表他们听见

女孩,我不曾爱你的容颜
我爱你写的诗
我在你的诗歌中挣扎多年
一路狂奔,从城市到乡村
从书之屋到囚之屋
我在牢笼里也想起你写的诗
想起早前我们才十六、十七

女孩,我不曾爱你的容颜
我爱你写的诗
偶逢时你说诗死了
也读些书,棉棉、卫慧和安妮宝贝
她们这些女人啊,横七竖八躺滿中国大街
和中国书橱

我望着竹之上树之上的天空发呆
天空有什么呢
你听,鸽哨和风
其实我是在想我家夫人和小孩
我还在想,诗怎么会死呢

2016.11.21

北京之春
2016年11月2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