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监狱围墙上到处都是这些火药味十足的标语:“只准老实改造,不准乱说乱动”、“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镇压一切反革命活动”、“镇压与宽大相结合”……

prison slogan

标语,就是“用简短的文字写出的有宣传鼓动作用的口号”。

浓缩的都是精华。长篇累牍的政策文章,区区几个字的标语就可以概之,它不仅琅琅上口还让人记忆深刻。我常常认为,标语是中国人“化复杂为简单”的大智慧的一个体现。

监狱是最能体现政治色彩的机构之一。政治的风风雨雨,阶级斗争的你死我活,斗争的结果,也被收藏到监狱里。作为监狱政策和指导思想的浓缩结晶,监狱的标语,也自然成为各个时期监狱工作灵敏的“温度计”。

中国的封建社会历经了漫长的两千多年发展,在此期间,占据主流地位的是儒家思想,其中也有佛教、道教思想。儒家中的孔孟思想主体是仁学和礼制。仁学讲究的是“亲亲,事亲,泛爱,修齐治平”等仁政思想,礼制贯穿的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标准社会制度和礼节体系,再加上孔子的关于认知、教育和修养观,共同织就了儒家思想的经纬。道家思想中的“福祸双倚(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藏)”、“灭智弃圣”、“使民无知”等思想,贯穿了其社会治理主张,讲求以处静、处柔、处弱之势制动、制刚、制强。佛教的“苦、集、灭、道”四谛,劝导人们正视人生悲苦及其由来,认识六道轮回和因果报应,通过修行,解脱痛苦,超脱生死轮回,进入不生不死、无苦无乐的涅槃世界。道教和佛教的出世思想,非常符合监狱对罪犯实行矫正、劝导、训诫的管理要求。很自然,上述三种文化流派的思想也自然演绎出一些监狱需要的标语:“三省吾身”、“苦海慈航”、“群居闭口”、“独处防心”、“百善孝为先”、“知过必改”、“为善最乐”、“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清朝末期,受西方法律文明的影响,监狱体制进行了改良,西方的监狱管理体制和建筑格局等被引进到中国的监狱里来。但是,从晚清一直到民国时期,传统的中华文明思想依然在监狱标语中闪烁。

民国时期的江苏第三监狱设在苏州市狮子口九号,其监舍有78间,分为男监、女监、杂居间和独居间,监房的编号按照“知”、“过”、“必”、“改”、“礼”、“义”、“廉”、“耻”进行排列。“礼”字监关押地位较高的政治犯、汉奸等要犯,“义”字监关押一般政治犯和汉奸等,“耻”字监关押的是盗匪、烟毒犯、杀人犯等普通刑事犯。设于南京市老虎桥的江苏第一监狱,其监舍也是按照“忠孝仁爱信义和平”、“温良恭俭让”依次进行监舍编号的。这些监舍编号,可以看做是最醒目的监狱标语。

此外,在重庆渣滓洞,也有不少具有代表性的监狱标语:“迷津无边,回头是岸”、“宁静忍耐,毋怨毋尤”、“青春一去不复还,细细想想,认明此时此地切莫执迷”等等。

监狱的标语中,不仅有劝导罪犯的,还有训导狱警的,如大段的《中国国民党的党员守则》:“忠勇为爱国之本;孝顺为齐家之本;仁爱为接物之本;信义为立业之本;和平为处世之本;礼节为治事之本;服从为负责之本;勤俭为服务之本;整洁为强身之本;助人为快乐之本;学问为济世之本;有恒为成功之本。”“长官看不到想不到听不到做不到的,我们要替长官看到想到听到做到”、“命令重于生命,工作岗位就是家庭”等。

新中国人民民主政权建立后,监狱从国民党政府的政权机器一下子转变为人民民主专政的工具。

与民国政府时期的监狱相比较,新中国初期的监狱发生了一些巨大变化:首先是监狱收押对象发生了很大变化。除了一般社会刑事犯以外,国民党政府的旧中国监狱收押的主要是共产党人和汉奸等政治犯,而社会主义新中国监狱关押的基本上是汪伪政权的汉奸、国民党军队的反动军官、敌特等与人民民主政权作对的人。其次是狱警的人员组成发生了变化,旧监狱的狱警是一般国民政府的雇员,而新中国监狱的狱警大多是当时解放军的军管人员。

新中国的建立是靠武装斗争实现的。斗争是充满火药味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监狱也自然体现了这种斗争的性质和风向。

过去的统治阶级变成了被统治阶级,如何会甘心?明里、暗里的斗争总是存在的,时不时会发生对抗事件和一些袭警事件。所以,当时的监狱围墙上到处都是这些火药味十足的标语:“只准老实改造,不准乱说乱动”、“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镇压一切反革命活动”、“镇压与宽大相结合”……

经过几年的努力,政权基本稳定了。1951年到1966年,是新中国监狱创建、发展并取得巨大成绩的时期。1951年5月全国第三次公安会议作出了组织罪犯改造决定后,明确了当时监狱工作的方向和目的。1954年,政务院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改造条例》。至1964年,先后召开了六次全国劳动改造罪犯工作会议,确定了一系列的方针政策。反映在监狱标语上也有很多:“劳动改造罪犯”、“政治思想改造与劳动改造相结合”、“惩罚与教育相结合”、“惩罚管制与思想改造相结合,劳动生产与政治教育相结合”、“改造第一、生产第二”、“阶级斗争与人道主义相结合(1956年毛泽东语)”、“要把犯罪的人当人”、“人是可以改造的”……

1966年,十年动乱开始了。“砸烂公检法”等一系列错误举措的实行,使社会主义法制进入历史倒退时期。监狱依然存在,但其管理却划归各省革命委员会实行军事管制,监狱成了所谓的“阶级斗争的主阵地”。阶级斗争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时刻不忘阶级斗争”、“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你来这里干什么?”、“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谁敢反对毛主席,就全国共讨之,全党共诛之(林彪语)”、“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从1976年10月以至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的法制建设开始逐步恢复整顿,重新步入健康发展的快车道。监狱的标语也顿时被粉刷一新。

“改造与生产相结合,改造第一,生产第二”。这是1977年12月第17次全国公安会议上提出的监狱政策浓缩。

“监狱是工厂,监狱是学校”。此标语来自于毛泽东与记者斯诺的谈话。这也是监狱创办特殊学校的最初的政策依据。1982年10月,山东第三监狱举办的特殊学校定名为“山东省潍坊育新学校”,成为当时全国第一所特殊学校。

“像父母对待孩子,像医生对待病人,像教师对待学生”。这则标语是对“像父母对待患了传染病的孩子,像老师对待犯了错误的学生,像医生对待病人”说法的浓缩,多被用在一些少年犯管教所的监狱围墙上。

“分押,分管,分教”。这个标语来自于1989年10月司法部制定的“三分”工作意见。

“教育、感化、挽救”、“惩罚与改造相结合,教育和劳动相结合”等等,是对1994年12月29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的一些法律条文的归纳和总结。

进入新世纪以来,监狱的标语随着监狱工作“法制化、科学化、社会化”的“三化”原则的推行,一些现代教育矫正思想得到更多的探索和实施,监狱的标语又发生了新的变化,一反以往的政策方针语言的归纳、居高临下式的训诫说教、理性色彩浓厚的特点,开始变得循循善诱、注重感情启迪、平等身份式对话。

“当你陷入迷茫,别忘了我们援助的手”、“扬起理想的风帆,驶向新生的彼岸”、“失败和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失足未必千古恨,今朝立志做新人”、“做守法公民,成有用之才”、“任何改正,都是进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悔罪净化灵魂,劳动重塑自我”、“只要志气高,不怕起点低”、“反思昨天,把握今天,奔向明天”、“好的产品在我手中创造,希望之路从我脚下延伸”、“以听管服教为荣,以违规抗改为耻”……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在人类历史长河里,监狱的刑罚观念开始逐步摆脱了以往的复仇主义、除害主义、赔偿主义、威吓主义,吸收了现代人权观念、人道主义等现代进步思想。监狱标语成为这一时代潮流的折射镜。

来源:《文史天地》148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