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傻瓜吉姆佩尔。我不认为自己是个傻瓜,恰恰相反,可是人家叫我傻瓜。”我最喜欢的小说就是这样开头的。傻瓜是用来干什么的?是每个人都想在他身上试试自己的运气。

人们纷纷向他报道:“吉姆佩尔,天上有一个市集;吉姆佩尔,拉比在第七个月养了一只小牛;吉姆佩尔,一直母牛飞上屋顶,下了许多铜蛋。”吉姆佩尔对所有这些采取了一视同仁的态度——“我像机器人一样相信每一个人。”

乃至蜡烛工人对他喊道:“吉姆佩尔,你的父母已经从坟墓里站起来了。他们在找你。”

这回吉姆佩尔还是匆匆穿上羊毛背心跑出去了。“也许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去看看会有什么损失呢?”

每当我想起网络的时候,我就想起《傻瓜吉姆佩尔》。我们在网络上生存的每一个人,都十分情愿当吉姆佩尔那样的傻瓜:只要人们说起一件事情,我们都倾向于“宁可错信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不管是木子美、还是芙蓉姐姐、芙蓉教夫、红衣主教,以及旷古奇冤“馒头案件”,包括“小鸡为什么要过马路”,我们都齐刷刷地仰起脖子,仿佛那是一个个奇迹,能够将我们从平庸烦闷的日常生活解放出来。

但是我们并不是如同自己想象得那样平白无辜。当我们围住一个对象——在论坛上的某个帖子前面止步不前,对它来来回回地点击,甚而反反复复地跟贴,想着用各种吸引人的口气和句子说话,以期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时候谁能够说他是“善主”?说他正好是一盏“省油的灯”?一颗“好剃的头”?

因此,每当我想到傻瓜吉姆佩尔的时候,我又会想到那些欺负吉姆佩尔的人们。当别人在我们身上试完他们的好运气之后,我们继续在别人身上试试自己的好运气,转身就对别人说,“吉姆佩尔,天上下流星雨了”,于是一个人数更加众多的队伍,开始狂奔起来。

跑了很长时间之后,终于有人前来问讯:你们这样跑“是为了世界和平吗?”“是为了环境保护吗?”“是为了妇女平等吗?”没有人回答。有人指指阿甘,说他知道。阿甘跑在第一名。但是阿甘也不知道。所有的人都说自己不知道。去年这个时候,芙蓉姐姐就是这样诞生出来的。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看芙蓉姐姐!”于是一个庞大的队伍就聚集起来,一直闹到不能再闹为止。因为队伍太长,后面的人早已望不见第一个领跑的人。

好像昔日的祖国花朵,都跑到网上来了,自愿当万花丛中的一朵小小的浪花,在蓝色的波涛上下,对每个过往的人笑里藏刀:一不小心,就把你拖到水底,不露痕迹。他们的座右铭上下联正好相反:上联是“做一生傻瓜也比作恶一小时强”;下联就成了“作恶一小时也比做一生的傻瓜要强。”

就像俗话说“没有上帝也要造出一个”,对于网民来说,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他就一定会弄出某些动静来。“无风不起浪”这句话完全不适合网络,他闲着也是闲着。我闲着的时候就想这个:如果把全国人民上网的能量都用来发电,让它们派一个有用的去处,恐怕要抵好几个核电站。

但是他们当中没有人想到核电站的事情。他们就是不去发电,硬要上网,说些稀奇古怪、离题万里的话,发表那些十分难听的评论,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规规矩矩坐在家里,不让你看见他的脸,不让你看见他的胳臂和腿,更看不见他隐藏在腰间的刀子,总不能说他有即时的危险吧?

真正的危险是在这种情况下:你限制他继续做一个小人,想要让他成为一个名正言顺的君子,他就反过来问:我当小人、当君子你管得着吗?你有什么权力,强迫我成为一个君子?再说了,即便我当小人有什么不妥;但是你强迫我当君子,则是犯下了一个更大的错误;而我如果接受你的强迫,站在你的高度去看问题,把自己的头脑换作你的头脑,我就是犯下了第三个错误!这个世界的错误就是这么累积起来的,我们就这样生活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的新错误当中!

所谓现代社会,就是身为君子不得不忍受与小人同处的社会,身为精英不得不与平民打成一片的社会,身为大人物不得不将自己公开在小人物面前的社会。任何人自己可以保持他的身段,但是他却没有理由要别人也这么做。于是,我们的生活就像在网络上一样,充满了闲言碎语,七嘴八舌,飞短流长。谣言插上翅膀在眼前飞,你最好拿它当作美丽的流萤。要是对它们一一扔出匕首和投枪,那么你得在做任何事情之前,先办一个兵器工厂。

好在我们在网上都已经习惯了。有网上那么多的风雨里程垫底,应该是什么样的酒都能对付了!

作者文集200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