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轩原经过和几个重要人物的秘密商谈,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号召、组织人们公然反抗江县长颁布的治安条例,给他以压力。也许会有很多人被抓进监狱,但是监狱里人满为患的时候,对江县长为首的官府更是一种压力,这次人们应抱的信念是:把监狱占满。这样的行动不至于被处死刑,至多受一些皮肉之苦,如果不想受苦,和平和安静的生活不会自己来到的。有人担心江县长在一怒之下会不会把反抗的人全部处死?轩原认为如果江县长是个聪明人的话就不会这样做,如果他公开处死一批有反抗行动的人,那么全城的人就会一下子全部行动起来,彻底推翻他的县政府。但是既然是反抗行动,必然会有牺牲,人们在行动之前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
在轩原到达子虚县城五天之后,一些人开始写出标语张贴在大街小巷、房前屋后,标语的内容五花八门,比如“归还我们的自由”、“我们有人权”、“我们是人不是囚犯”、“打倒江县长”等等。巡逻的衙役看到,撕掉了不少,也抓了不少正在粘贴的人,可是仍有很多标语被偷偷张贴出来。人们第一次有了表达和报复的快感。
江县长知道后大怒,命令暗探赶快找出幕后的主使,予以严惩。
一直监视着刘秉德酒馆的暗探悄悄派人到张家屯儿打听张正则此人。打探的人回来报告说:张正则和张乐康二人到子虚县城探望舅舅了,乡人们描述的相貌跟刘秉德酒馆里的二人差不多。其实真正的张正则主仆二人悄悄地住在天行山呢。暗探无法,只好继续监视着小酒馆里面的动静。来喝酒的人通过寒暄几句的功夫就悄悄把消息传递了。暗探尽管紧紧盯着人们的一举一动,仍然无法抓着把柄。

又过了几天,轩原和刘秉德等人又策划出一个行动:由几个人带头,组织集合一部分人晚上十点以后在街上逗留,公然违反县衙的宵禁制度。这次珵美也要参加,扬波放心不下,只好陪着她一起参加。但是人们警告扬波为了他和轩原的安全,不要当领头人,只跟着行动就行了。
地点安排在距离县衙还有五条街、快要接近城墙边的娘娘庙前面的小广场上,这里供奉着中国人的始祖之一——女娲娘娘。平常快十点的时候,不管是小摊贩还是说唱艺人,还是逛街的人,都赶快往家里赶。平常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下子就悄无人迹了,只有衙役们一队一队在街上巡逻,寻找着可疑的人。但是今天却不同了,人们渐渐聚集在娘娘庙前面,人人手里攥着一支点燃的蜡烛。人群大概有二百多人。衙役、暗探发现了异常,都出现在小广场上。他们神色慌张,一部分人拿着木棍、长刀驱赶人群,想把人群驱散开,一部分人警戒在四周,还有人赶快回去请示上级。
人群任凭棍棒落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神色坚定地沉默着。过了半个时辰,江县长的命令到达了,下令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几十个衙役拿着火枪、长刀等武器把他们驱赶着带进了建云。因为人数多,只得把他们分成男女两拨人,分别关进了两间大房间里。
过了几天,除了几个领头的,其他人被打了不同的板子后都给放了。扬波和珵美也放回去了,但两个年轻人的信心更坚定了。

这些行动鼓舞了人们的信念,大大小小的反抗开始时有发生。官府抓了不少人,监狱里慢慢吃不消了,但是上级的命令又不能不听,只得硬着头皮坚持。
趁这个时候,轩原给江县长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朝廷的统治已是强弩之末,一味地镇压和控制人民并不是良策,如果他愿意放弃子虚县城,迎接天行山轩原等人进城,一来可以减少军民的伤亡,二来轩原会保证他的安全,保护他回家或者安全地留在轩原的军队。如果他同意,可以写一封回信送到天行山。
江县长看了之后冷笑一声。他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身儒雅的气质显示他来自于书香门第,身材有点虚胖变形,脸也是,他的脸上永远是阴沉没有表情的,即使偶尔笑起来也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此时他拿着那封信对身边的下属说道:“真是异想天开!不费一枪一弹就想占领子虚县城?真把我看成吃干饭的了?!”说完他把那封信撕成碎片扔在了地上,又说道,“请知州刘大人派兵支援!还有,轩原的人已经进城了,派人把他们找出来!”

轩原的这封信不但没有令江县长收敛,反而使他恼羞成怒,这是轩原没有想到的。各地的监狱不断传出犯人被严刑拷打重伤或者致死的消息,官府跟人们之间的冲突也加剧了。轩原于是一面派人秘密出城,回到天行山,命令广志等人带兵包围子虚县城,一面又和刘秉德等人准备策划一次更大的行动。
这天晚上宵禁之后,很多人家都熄了灯。刘秉德家各个房间的灯也熄灭了。扬波和珵美二人出去和一些年轻人策划小的反抗行动了,这些行动有时候不至于让衙役把他们抓进监狱,却令他们头疼不已。在轩原和扬波住的房间里,轩原、刘秉德,还有一位四十多岁身穿深棕色圆领大袖衫,带着儒巾的读书人模样的人,叫刘平的,三人悄悄坐在房间里商谈。刘秉德坐在床上,轩原和刘平分坐在床旁边的一张桌子旁。屋里很黑,只有三人手中的烟卷一明一暗的发出微弱的光。
“山上接到我的信之后就会派兵包围县城,此时咱们再给江县长一些压力,不愁他不投降。”
“不知道能不能聚集起五千人,大部分人还是很保守的,对百姓来说,只要日子能过得去,还是安全地过日子最重要,只有年轻人才天不怕地不怕。”刘秉德吸了一口烟,说道。
“我记得县城里还有一家广播台,叫什么来着?能说服他们站在我们这一边就好了。”轩原手里拿着烟卷,在黑暗中说。
“乌有广播台?”刘平冷笑了一声,把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别想了。这个广播台是受县政府直接资助的,平时就跟在以江县长为首的官员的屁股后面,报道宣传他们,其实就是装装样子,欺骗百姓,或者找一些百姓的不痛不痒的屁事报道报道,他们根本就不会帮助我们。”
轩原在黑暗中皱了皱眉头,说道:“我看不如这样——”

三人正在说话,忽然听到前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门似乎被人踹开了,听到了破裂的声音,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三人吃了一惊。正在迟疑间,轩原的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了,一伙官兵,还有几个穿着便服的人打着灯笼,手中拿着火枪、大刀等武器冲进屋来,很多把火枪对准了他们三个。三人只得站了起来,并举起了手。
刘秉德说道:“这是要干啥?我们可是良民啊。”
一个穿着便服、下巴刮得很干净的人冷笑一声,说道:“良民?这个时候都熄灯睡觉了,你们三个在干啥?为啥不睡觉?”
“我们哥几个只是在拉拉家常。”轩原说道。
“拉家常?别装了,轩原!我们已经把你的底细打听清楚了,从你来的第一天起我们就注意你了,我们就想看看你到底想干啥!现在,演出结束了!跟我们走吧,还有你俩!”他指着刘秉德和刘平说道。
刘秉德和刘平看了轩原一眼,轩原朝他们轻微地点点头。
一伙衙役涌上来,把他们三个双手背在后面绑住了,然后押着他们往外走。刘秉德家的女眷已经被惊醒了,站在院子里眼巴巴地看着刘秉德他们,一个穿着便服的人拿着火枪,警告她们说“不许大声嚷嚷!否则,连你们一起带走”等语,几个人吓得不敢出声。
到了外面,那个穿着便服的人问轩原道:“你是想把大伙儿惊醒?还是悄悄地跟我们回去?”
“放心吧,我跟你们回去。”轩原冷静地说道。
于是轩原等三人上了马,在众衙役的簇拥下被抓进了县衙的牢房。

天行山上的广志和利贞等人听说轩原被抓了,不由慌了神,连夜带着队伍下山,只留翰飞和几百个人守在山上,其余人把子虚县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广志朝城里喊话,让江县长赶快把轩原放出来,否则就要强攻了。
江县长自从把轩原抓了之后,本打算挟持轩原一举扫平天行山,没想到天行山的队伍来的这么快,尽管如此,他仍然不动声色,静待着援军的到来。
又过了几日,子虚县城出现了暗杀行动,不断有暗探失踪或者被杀死在路边,没几天,他的一个得力的助手、对他忠心耿耿的宋县丞在征收兵役时被不明身份的人所杀。这些事件引起了衙门里所有人员的恐慌,每个人都惶惶不可终日。

这个时候,德州派来的五千援兵也到了,因为郭无虞已经被调离德州,这次带领队伍的是另一个年轻气盛的将军周哲成。周哲成是武状元出身,已经待命三年了,最近刚被派到德州代替郭无虞。他雄心勃勃,一心想立几个战功,好给上司及德州府的大小官员留个好印象。这次被派到子虚县剿匪,在他是不以为然的,几个草民流寇有啥难对付的,能是他这武状元的对手吗?没想到广志带领两千精兵在路上伏击了他,让他的军队溃不成军,只好后退十里地。
本想修整之后再战,随军的同知曹大人——刘大人的心腹,悄悄地对他说:“周将军且慢!刘大人派你来并不真想让你解子虚县城之围,我这里有一封刘大人给江县长的信,你带领几个士兵乔装打扮之后偷偷进到城里,把这封信交给江县长,拿到江县长的回信之后,我们再做打算。”
周将军拿着信,掂了掂,问道:“到底是啥事?”
曹同知微微一笑,说道:“以后便知。”

于是周乔装打扮,躲过天行山军队的视线,又杀掉了几个发现他的士兵,他自己的士兵也倒下了,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靠着城墙上扔下的一段绳子进了城,终于见到了江县长。江县长打开信,信上说,得知他抓到了叛军首领轩原,刘大人大为称赞他的功绩,并命令他派人把轩原送出城,交给周将军和曹同知,刘大人将上报朝廷,由朝廷来处理轩原,并奏请皇帝嘉奖江县长。江县长看了信之后,来回踱着步思忖了一会,心想我这里大军围城,刘大人却只想要轩原,看来他是不准备解我的围了,他只是迫不及待地想去领赏啊!若是把轩原交给你,我可要彻底完了,天行山的大军会饶过我吗?妈的,你也太不仁不义了,这是要把我推进火坑啊。本来把希望寄托在德州的江县长,这时候才发现自己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若是依着轩原的话,把子虚县城拱手交给轩原,他又心有不甘。
这时候,城里的百姓受了鼓舞,反抗运动逐渐增多。原来是利贞女扮男装偷偷进了城,跟扬波联系上了,利贞带着他们策划了数次暗杀行动。援军失利的消息又传进了城里,令一些县衙的人心底起了变化。一位名叫王既明的主簿偷偷进牢房见了轩原。
轩原不动声色地坐在牢房里。一方面他在静待外面的事态发展,另一方面他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江县长非要一意孤行不顾后果地杀了他,他也只能英勇赴死。后来王主簿进来了。听了王主簿的描述,轩原心里明白事情没有按照江县长的预计发展,看来事情很快就要有眉目了。王主簿愿意帮助轩原和天行山取得子虚县城,并询问他应该怎么办。轩原建议他和县衙其余愿意跟着天行山的人一起策反江县长,如果不成功,就抓了他,并打开城门,让天行山大军进到城里。王主簿带着轩原的手记领命去了,这个手记能保证王主簿的安全。
江县长正在后堂跟周将军周旋,忽然看到一个陌生的长着俊美面孔的年轻人——就是利贞,还有他认识的一个主簿,几个典吏带着一些衙役和子虚县城的一些年轻人冲了进来。
他站了起来,指着他们厉声问道:“你们?你们想干啥?”
王主簿大声说道:“江县长,子虚县城大势已去。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若是投降,轩原元帅会饶你一命!”
“胡说!来人哪,把他们统统抓起来!”
江县长的十几个忠心的护卫冲了进来,跟利贞他们战在了一起。利贞拿着刀砍倒了几个人,命令其他人对付护卫,她拿出小手枪,对准了江县长。周将军见状,赶快拉着江县长逃出了屋子。周将军和江县长各自拿着一把火枪,且战且退,到了院子里,看到院子里有几匹马,周将军赶快示意江县长上马,两个人骑着马冲到了大街上。
利贞心里惦记着轩原,命令扬波带着其他人去追赶江县长他们,她自己让王主簿带路,找到了轩原的牢房。
几个禁子想阻止他们,王主簿喝道:“弟兄们,江县长已经逃跑了,子虚县城归天行山所有了。”
听了这话,几个禁子面面相觑,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利贞命打开牢房的门,她走进去一看,发现轩原正悠哉悠哉的,闭目养神呢。
“轩大元帅!我们在外面拼杀,你倒是蛮自在的。”利贞调皮地说道。
轩原睁开眼,看到是利贞,眼睛里闪过一些喜色,他微微笑道:“真好!又见到你了!”
“这就是你说的不要暴力?”利贞抿着嘴笑着说。
“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不管怎样,博爱和仁义是我们这些革命者必需的品德。”轩原和蔼的说道。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