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俭:特朗普当选与台美关系前瞻

Share on Google+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会否全面改变对台政策,是海峡两岸均予高度关注的问题。大陆方面认为:特朗普会对蔡英文政府进行报复,因为蔡在美国大选结果揭晓前曾支持希拉莉。大陆情报系统积极扩散这一看法,试图在台湾岛内引起共鸣。

为了让这一看法更有说服力,放风者引用蒋介石曾因支持杜鲁门的竞选对手而遭报复的史实。对此,大陆一位资深两岸关系研究人士指出:“类比不恰当!一则,杜鲁门是军人出身而特朗普是商人出身;二则,杜鲁门是民主党而特朗普属于共和党;三是当时中国正在内战,杜鲁门要找理由甩包袱,现在的特朗普则欲对大陆打贸易战。这三种因素决定了特朗普不会报复蔡英文。”

台湾政治家捍卫本土利益

为了让特朗普团队放心,代表台湾政府参加利马APEC会议的宋楚瑜在临行前三天,借纪念孙中山诞辰之机,发表谈话称“两岸一中,反对台独”。启程前一天,蔡英文政府公布了二十名总统府资政名单,宋赫然在列。宋的“一中”说法有替蔡政府非正式软化立场的含义──向特朗普团队发信号,示以保持现状的台湾战略安排。大陆方面不相信宋楚瑜的政治表态,更是专挑总统府资政名单中有“台独大佬”辜宽敏一节,即宋与辜同列,亦是“台独分子”,更指以“橘子绿了”而把亲民党全体划为台独势力。虽然这足以说明大陆对台政策缺乏理性,但当中亦不乏“小九九”,试图让宋楚瑜在利马APEC上主动觐见习近平。

正如大陆当局怀疑宋楚瑜人品有问题一样,台湾政治人物也怀疑习近平的人格。因此,在APEC会议之前,两岸最秘密的沟通渠道亦未能筹划出APEC会议上的两岸会谈安排。在蔡英文政府公布总统府资政名单半个月以前,辜宽敏直指大陆不敢武力攻台,乃至说“我欢迎啦”。他还说:“中国沿海是生命线,若被封锁,怎么养十三亿人?”虽然设想的战争未涉及何种力量封锁大陆沿海,但专业人士均认为它不是指美国而是指日本。两岸开战,日本必然会介入。由于这个深刻逻辑,台湾战略学者、统派人士王昆义认为“辜宽敏是日式台独,主张武装斗争来争取台湾独立”,云云。

在宋楚瑜与亲民党遭到大陆党媒大肆诋毁后,马英九也未能逃脱。由于马对大陆打压台湾国际空间的外交政策公开批评,大陆指其与台独站在一条线上,颇有旧友变新仇的意味。其实,台湾政治家无一不以台湾本土利益为重,否则,就无法延续政治生命。早在二○○五年,国民党主席连战首访大陆,行前即与在任总统陈水扁深度沟通:陈希望连返台后向政府提供报告,连则承诺其行为宗旨是“保障台湾民众福祉”。

习近平不谈一国两制乃权术

现任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在今年十月底、十一月初访问大陆,她虽以承认“九二共识”为会谈筹码,但行前亦被党内与社会施压,告诫其不要谈及行政当局未授权的重大政治问题。微妙的是,习近平对洪秀柱所谈的六点立足于两岸统一与民族复兴,但并未使用为台湾民众所反感的“一国两制”词彙。对此,大陆研究人士指出:“说一千道一万,维持现状是习近平的真实要求。一旦开战,且不说胜负,乱局之下,有人兵变难以排除。兵变加政变亦非小概率事件。”

习近平要求两岸关系维持现状,与洪秀柱会谈时对“一国两制”进行自我脱敏,有其显示绝对权威的含义。即是说江泽民在背后主导、胡锦涛不得不在表面操作的《反分裂法》,虽然明载“国家和平统一后,台湾可以实行不同于大陆的制度,高度自治”之条文,但习敢于冒“违法”之嫌而自行脱敏即回避“一国两制”。大陆对台关系当中的派系权力斗争因素比一般政治程序里更多,这点即便是台湾的大陆政情观察人士也没有注意到。《反分裂法》立法出于江泽民的谋算,他藉着此法与军方达成不死不散的利益关联。自以为权势无比的习近平最大限度也只是做到“违法”,而不敢废除此法来谈两岸民主统一。

统一固然可谈,但台湾民主制度若因统一而消亡,岛内人民肯定会强烈反对。今日香港“一国两制”有名无实足以供台湾借鉴。大陆在努力争夺对孙中山符号的诠释权,也试图以此阻止台湾岛内的“去国民党化”潮流。对此,台湾行政院陆委会给出了明确回应,要求陆方忠于史实、完整呈现孙中山先生的贡献,“正视台湾人民对民主制度的坚持”。

蔡英文策略性对特朗普施压

从地缘政治角度讲,大陆比台湾更害怕特朗普改变对台政策。即便特朗普认同美国国内曾出现的“弃台论”,那么,也会像英国脱欧一样,要走法律程序来废除一九七九年的《与台湾关系法》。在这个过程中,台湾会以失去美国核保护伞为由,联合日本、韩国迅速开发核武器。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台湾不只是对大陆东南沿海构成致命威胁,还可以十分简单地利用飞弹技术运载核弹头,摧毁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两大经济区域,甚至对三峡大坝实施核打击。此等后果是中共政权绝对承受不了的。

蔡英文前段时间曾明确说:“亚太区域不只有美国和中国大陆发挥作用,还有很多经济上有实力、政治上也举足轻重的国家。”这意味着她对特朗普政权提前施压,策略性地要求美国新总统对《与台湾关系法》重新确认。预计特朗普政权对台政策的变动不是原则性的,仍然会遵从《与台湾关系法》中的两岸和平条款,即是说美国的对台政策“表明美国决定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是基于台湾的前途将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这样的期望”。这句话的确切含义是:无论两岸关系终极是统或独,和平解决是唯一选择;大陆对台湾动武,即便美国不采取军事介入,也必然导致中美断绝外交关系。

与菲律宾关系不稳定,会促使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更加依靠台湾。为了稳定南海局势,美台合力经营太平岛的暗中计划也将明显化。如此,可以对大陆方面的“固定航母”战略构成巨大压力。一旦有规模性战争,美台合力可以短时间摧毁太平岛附近的大陆吹沙造岛形成的小型军事基地。

另一方面,即便美国最大幅度地减少在亚太的军事存在,甚至完全放弃对南海问题的干预,其太平洋司令部指挥系统仍然与台湾衡山指挥系统是密切合作关系。此外,弃台论若在美国外交政策中抬头,台湾必然加快自主防务脚步,除了迅速研发核武,还要大量自造舰机。此类政策调整会影响美国的军工出口,特朗普作为重商主义者应该不会接受这样的前景。

争鸣2016.12

阅读次数:1,1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