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上台以后鼓吹法治,到处是“依法治国”的口号。但事实上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却是更强化极权统治和限制人民自由。而所谓“法治”,习近平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三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得很清楚:“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领导人民执行宪法和法律。”也就是说以法律来维护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的统治地位,如此法治,只不过是极权政体愚民术的运用而已。

而最近三位著名维权人士被强迫失踪及被捕,更说明了一党专政的“法治”是什么货色。维权律师江天勇12月21日失踪,至今下落不明;《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先是失踪,然后以“颠覆罪”被刑拘;《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先是被抄家,11月28日被捕。有评论说,这是当局新一轮镇压。像江天勇、刘飞跃、黄琦这样的维权人士,已经是长期受到监控和迫害的,现在严峻的政治情势下,被失踪抓捕似乎也不奇怪,因为中共政权在恐惧中度日如年,镇压实际上就是最后的手段。还会有更多的维权人士、异见人士被抓捕。万马齐喑的时代已经到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2月1日报道:中国三名维权人士近期或失踪或被拘留引关注

3名中国维权人士江天勇、黄琦和刘飞跃,先后在11月份于不同省份“失踪”后,三人的手机都处于未开机或已无法使用的状态。台湾多名朝野立委周四(12月1号)与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律师郭吉仁共同召开记者会,声援失踪的江天勇,并严正谴责中国公安机关处理此案的态度。

据《纽约时报》网站上刊登的祝香港记者报道,四川省首府成都的一名警官说,黄琦在成都被附近城市绵阳的警察带走。刘飞跃老家随州的警察说,随州市政府正在处理刘飞跃的案子,但否认了解任何进一步的情况。

江天勇曾代理包括陈光诚在内的案件,但后来被取消律师资格。他最后一次与外界联系是在11月21日,当时他在湖南省会城市长沙,准备搭乘火车前往北京。长沙火车站和北京火车站的警察,以及江天勇在中国中部老家的有关部门,都没有关于他下落的信息。

黄琦和刘飞跃都是维权团体的负责人,黄琦是六四天网网站创办人,刘飞跃是民生观察网创办人。据“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组织的消息,中国四川省的警察在周一晚间将黄琦从家中带走。

刘飞跃也于11月份失踪,他的家属表示,他被带走的第二天,被随州警方告知,这次很严重,刘飞跃已被刑拘,还在侦查阶段,可能要判刑,理由是“颠覆国家政权”。《纽约时报》引述维权团体说,如果“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成立并定罪,他可被判处无期徒刑。

《纽约时报》分析认为,黄琦失踪和刘飞跃被拘留可能与即将实施的《境外非政府组织法》有关,该法律对在中国活动的境外团体实施新的限制。境外团体将需要在公安部登记注册,警察有权随时审查它们的业务,包括资金使用情况。这些团体还必须有中国的合作伙伴。新法律也让有境外资金支持的中国团体更难生存。

国际特赦组织在香港的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在电话中对《纽约时报》表示,“维权人士失踪可能显示了中国当局在即将实施非政府组织法时的心态,”。他说,“如果这是国家机构的所做所为的话,这种可能性极大,那这将是强迫失踪,在国际法上属于一种犯罪行为,”他指出,“江天勇似乎被置于法律保护之外,这使他非常容易遭到酷刑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的伤害。”

报道认为,这样的情况与2015年7月发生的大批维权者被拘留相呼应。报导说,他们的被捕,与2015年7月发生的大批维权者被拘留相呼应,那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镇压公民社会的行动之一,习近平发动运动以打击不受共产党控制的力量。

另据中央社报道,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今周四发出联合声明支援江天勇,严正谴责中国公安机关处理此案的态度,也强烈质疑中国当局是这次江天勇失踪的幕后黑手,所以不愿也不敢面对江天勇70多岁老父亲的求助。

台援网要求中国公安部应立即公开澄清江天勇是不是已经被处刑事强制措施,如果是的话,应公布涉案罪名,并启动刑事诉讼程序。

▲德国之声(DW)12月1日报道:打压维权人士新一轮浪潮

黄琦、刘飞跃、江天勇——今年11月以来,已有三位知名的中国维权人士被当局拘捕。与此同时,被判终身监禁的民运人士彭明在狱中突然死亡。批评者担心一轮新的打压浪潮已经开始。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维权律师江天勇失踪多日后,又有两位中国人权活动人士被拘捕。本周四(12月1日)据人权组织报道,“民生观察网”创办人刘飞跃和“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被捕。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香港)的王松莲表示:“我担心将会出现新一轮打压高潮,这次是针对那些独立人权小组的领头人以及和他们有联系的人。”

目前已失踪多日的律师江天勇,在不久前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 )访华期间还作为公民社会代表参加了与德国代表团的会面。因此王松莲呼吁说,加布里尔应公开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这三名“在中国为推进人权发挥了重要作用”的人士。

上周五(11月25日)加布里尔还对江天勇的失踪表示关切。他通过发言人表示自己在中国结识了这位“有勇气的律师”,称赞江天勇为推动中国的法治,以及公平透明的司法程序做出的努力。

45岁的江天勇11月21日在长沙失踪后,音信杳无。人权组织大赦国际也对这一事件表示担忧。“这是一个更大范围的发展趋势,是新一轮有组织的打压人权运动代表人物的信号”,大赦国际的中国问题专家倪伟平(William Nee)说。“中国人权捍卫者”(CHRD)甚至推测,中国当局故意推迟了逮捕行动,为的是能在此前顺利入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本周一(11月28日),“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在成都被捕。该网站的另一名成员浦飞也同时失踪。此前的11月17日,湖北随州维权人士刘飞跃也被拘捕。46岁的刘飞跃是“民生观察网”创办人,据他的家人表示,警方对其的指控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53岁的黄琦也被控以同样的罪名。

中国新颁布的《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2017年1月1日开始生效。大赦国际的潘嘉伟(Patrick Poon)推测,最近的一系列逮捕行动可能是为了起到震慑作用。“否则的话,难以解释为什么他们在现在被逮捕。”

几乎与此同时,传出了异议人士彭明在狱中突然身亡的消息。58岁的彭明一直在湖北咸宁监狱服刑。他的家人告诉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监狱方面称彭明突然倒地昏厥,抢救无效死亡,但没有说明其死亡的具体原因。

于90年代组建独立组织“中国发展联合会”的彭明曾被劳教,2001年流亡美国后依然积极投身民运。据人权组织称,2004年,彭明在缅甸被中国特工诱捕,并遣返回中国。2005年他以“组织和领导恐怖组织”的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

●江天勇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23日报道:人权律师江天勇长沙探709家属后失联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上周前往湖南长沙,探访被羁押中的维权律师谢阳家属。本周一,他在临上火车回北京之前与外界失联,至周三已超过24小时。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星期三向本台记者讲述了丈夫失踪的过程,表示非常担心他的安危。江天勇律师长期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曾代理多起维权案件,因此律师证被注销。

江天勇失踪24小时后,其在美国的妻子金变玲23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讲述丈夫失联时说,他这次到长沙探望709被捕律师谢阳的妻子陈太秋,期间突然失踪:

“他现在失踪了,从21日晚上10点22分的时候,联系不上他了。他本来去湖南办事,然后看一下谢阳的太太。正好蔺律师(蔺其磊)去长沙第二看守所会见谢阳,所以他就和他们(律师及谢阳妻子)见了一个面。然后和几个律师还有谢阳的太太一起吃了个饭”。

为安全起见,时刻与丈夫保持联系的金变玲说,江天勇到火车站买了回北京车票后,详细告知其车次及开车时间:

“吃完饭之后,他打车去火车站买车票。因为他要从长沙到北京。他回北京还有一些事情。他到火车站买了票之后,还向朋友发了信息。说他买了几点的车票,车次是多少,几点出发,几点到(北京)。后来就联系不到他了。15个小时也不见他在线”。

蔺其磊律师23日接受记者查询时称,他于19日曾与江天勇见面:“我们上周六见的面,还没有具体确定(江天勇的下落)。我是上周六跟他在一块儿”。

据维基百科介绍,江天勇律师曾参与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维权、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多起维权行动,也因此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的威胁之中。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现任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法律项目协调人。

公益人士石泉对记者说,他是通过网络消息得知江天勇与外界失联:“江天勇律师前两天去湖南长沙,看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太太陈桂秋。逗留期间,他陪同陈桂秋及谢阳的辩护律师张重实、蔺其磊、马连顺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21日晚上,江律师告诉朋友说,他买了火车票,准备回北京。乘坐列车的时间是22点53分发车,次日早上6点30分到京。但一直联系不上”。

不少关心江天勇的人士认为,江天勇被公安秘密绑架的可能性极大。人在美国的金变玲,对丈夫至今下落不明感到担忧。她对记者说:“他平时一般不到12个小时(就会上网),如果长时间不在线,不和我网上联系的话,他一定出事情了。这次24小时都没有他的消息,肯定是被失踪了”。

记者:他在长沙期间,有没有说道被人跟踪?

回答:他从来不跟我说他被跟踪,因为他可能害怕我担心。

现年45岁的江天勇是一位资深人权律师。2005年代理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案。还参与了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案、乙肝携带者维权案、新疆法制报记者海莱特上诉案等涉及宗教的案件。2011年2月19日,江天勇遭警察绑架,失踪长达两个月之久,其间遭到酷刑折磨。第二年,因为探望正在北京朝阳医院住院的陈光诚,被国保殴打,导致左耳鼓膜穿孔,双耳听力下降。2014年3月,江天勇探访黑龙江建三江黑监狱,遭到警察拘留和殴打,致八根肋骨骨折。

▲德国之声(DW)11月24日报道:江天勇再被失踪?当局拒绝受理报案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律师江天勇失联至少48小时。失踪前江天勇探望了709案的家属和律师。他最后一次传出的消息是准备乘火车从长沙返回北京前。他的妻子向德国之声透露了更多细节。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和他是网络沟通,平时我和他联系都不超过12个小时。江天勇和我说过,如果超过12小时没有和我联系,就说明我出事了。”——说这话的是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太太金变玲。

11月24日当记者拨通远在美国金变玲的电话时,已是美国的深夜。金变玲对德国之声表示,“她冥冥之中感觉,江天勇失踪了,或者被人弄成意外。”

金变玲透露,丈夫是到长沙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太太陈桂秋。江天勇在长沙逗留几天后,购买了11月21晚上22点53分,从长沙回北京的火车票。按计划,他应该于转天清晨到达北京。

据公开信息介绍,1971年出生的江天勇、律师,曾参与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维权、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等维权行动。2011年中国“茉莉花革命”大批维权律师被当局监控骚扰,江天勇是其中之一。2011年以来,江天勇多次被警方逮捕。2014年,因探访黑龙江建三江黑监狱,江天勇被警察拘留,遭遇酷刑,导致8根肋骨被打断。

躲躲藏藏的生活

金变玲提起在北京的生活时说,江天勇在北京过这躲躲藏藏的生活,她和孩子没出国之前,迫于当局压力,房东不愿给他们出租房子。至今,几年过去了,就剩江天勇自己在北京,生活越发艰难。

被跟踪、被失踪成了江天勇的常态。金变玲说,很担心丈夫再像上次一样,遭到当局的殴打、虐待。

实际上,就在20多天前面,江天勇等中国人权人士才接受了到访中国的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加布里尔的会面。加布里尔当时表示,参加会晤的9名维权人士“都是非常投入、非常具备勇气的人”,其中有些人还曾遭遇过暴力对待。

会晤结束后,中国律师江天勇曾对德新社透露,加布里尔在谈话中承认,如今要同中方讨论人权越发困难了。德国副总理说,从前同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讨论人权问题“虽然不怎么愉快,但还是可行的”;但现在,“同习近平几乎无法就人权议题交换意见。”

当局不受理失踪立案

目前江天勇下落不明,与外界失联超过48小时。妻子金变玲抱怨,现在连报案都成了问题。“因为江天勇户籍在郑州,所以家里的亲戚到郑州一派出所报案,但对方以没有江天勇血样为由拒绝受理。”

以往的“种种经验”显示,当局不愿受理。金变玲透露,类似江天勇这样的律师遭国家监控,甚至他们的身份证号码或名字一输入公安系统,就自动跳出来报警。所以我们现在也只能等,虽然报案不受理,但我们还要积极的去长沙、去北京找。

▲美国之音(VOA)11月24日报道:中国知名法律维权人士江天勇失联

据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说,她的丈夫几天前去湖南长沙看望709案件被捕律师夏阳的妻子陈桂秋。逗留期间江天勇陪同陈桂秋以及谢阳的辩护律师等几人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金变玲最后一次跟江天勇通话是11月21日晚10点22分,说他买好了半个小时之后发车回京的车票,之后两人便失去了联系,已经超过48小时。

一天多之后,家人仍然联系不上江天勇。于是,金变玲的姐姐和709案件被捕律师家属王峭岭、李文足等人11月23日赶到长沙报案,又被当地警方以各种理由告知须回北京报案。

江天勇是资深维权律师,2001年考取律师资格证书。他代理过陈光诚案,参与过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等多宗维权案的法律代理工作。在维权过程中,江天勇多次遭到警察、国保的绑架、酷刑,导致左耳鼓膜穿孔,双耳听力下降。他的八根肋骨曾被警察打断。2009年7月,江天勇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在那之后,他以公民身份继续参与维权。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24日本刀:中国维权人士江天勇与家属失联下落不明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星期四向媒体讲述了丈夫失踪的过程。金变玲说,江天勇上周前往湖南长沙,探访被羁押中的维权律师谢阳的家属。

本周一,他在临上火车回北京之前与外界失联。

金变玲说,为安全起见,她时刻与丈夫保持联。周一江天勇到长沙火车站买了回北京车票后,详细告知其车次及开车时间。但此后就再也无法联系到他。

现年45岁的江天勇是一位资深人权律师。2005年代理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案。还参与了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案、乙肝携带者维权案、新疆法制报记者海莱特上诉案等涉及宗教的案件。江天勇因曾代理多起维权案件,因此律师证被当局注销。

2015年中国政府对维权异见人士大规模抓捕行动后,江天勇曾多方呼吁外界关注被关押的人权人士的命运。

人在美国的金变玲,对丈夫至今下落不明感到担忧。

江天勇本人6月份曾对美联社记者表示,他担心自己随时会被拘捕,所以从不在一个地点过夜超过数天。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25日报道:维权律师江天勇再失踪公安拒受理

曾“被失踪”的维权律师江天勇疑再“被失踪”,据江在美的妻子金变玲透露,丈夫自21日探望因涉嫌煽动颠覆罪被捕的律师谢阳家属后便无法再联络,至今已超过三天。但中国公安拒绝受理她在国内家人的报案。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24日发表声明,指在“709抓捕”事件仍有多名律师身陷囹圄之时,再有律师失踪,情况令人关注,要求中国政府公开交代。

据金变玲透露,江天勇日前到湖南长沙了解被扣16个月仍不获批准见辩护律师的谢阳的案件,并于21日晚10时22分致电她,表示已购买回北京的车票,预计翌日6时30分到达,但此后用什么方法都联系不上丈夫。她曾透过国内的妹妹就江天勇失踪案报警,但公安拒绝受理。

江天勇曾为艾滋病感染者和法轮功学员维权,亦曾参与协助高志晟、陈光诚的案件,2009年被注销律师证后,仍参与维权案件,曾多次被警方绑架、拘禁及殴打。他其后分别获得美国的“杰出民主人士”奖和“捍卫宗教自由与法治奖”。

▲美国之音(VOA)11月26日报道:人权律师江天勇探709案亲属失踪警拒调监控录像

中国维权法律工作者江天勇探望在709抓捕维权律师行动中被关押的谢阳律师亲属之后,在长沙南站乘火车返回北京期间与外界失联已经超过100小时。星期五,江天勇的父亲委托律师前往北京西站派出所报案,要求查找江天勇下落,但是警方找借口推脱,并无理要求律师出示江天勇与其父的父子关系证明。

江天勇的两名代表律师受江天勇的父亲、河南信阳居民江良厚委托,周五到江天勇此次旅行预定下车的北京西站,向车站派出所报案。前往报案的广州律师陈进学周五晚上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天一开始派出所警官受理了他们的报案,出具了受理回执,并且答应了律师提出的查看相关监控录像的要求。但是,受理此案的警官再请示领导之后,态度大为转变,不肯提供或查找线索,要求江天勇的爸爸证明是他爸爸。

陈进学:我要求查看北京西站的监控录像,他开始时答应了。后来我们在里面等了四十几分钟,他们有个叫杜军的警官就过来接待我,然后就看我的手续。我拿的是江天勇的父亲的委托书嘛,他就要我提供反映江天勇父子关系的证明。他们父子不住在一起,我们只能拿到江天勇父亲的身份证复印件。他们就说不能反映他们的父子关系,他们质疑我的授权委托书,就坚决拒绝我们去看那个监控录像。

陈进学律师指出,知名维权律师江天勇探望709案被捕律师谢阳妻子陈桂秋之后失去音信,很有可能是当局制造的又一起强迫失踪事件。他表示,北京西站警方对于旅客失踪,不是抓紧时间设法搜寻,帮助失踪者亲属查找线索,为旅客安全出行提供保障,而是无理设置障碍,逾越法律规定,提出非法要求,看来江天勇已经被当局控制。

陈进学:一开始让我们查这个监控录像,后面又突然地好像警察的行事,然后又不给,我就觉得他们是不是收到了什么相关信息,江天勇有可能被他们控制着,他们就故意地找这个理由来阻挠。经常地强迫失踪,他们惯常的做法。

这位来自广州的律师表示,他已经跟江天勇的父亲取得联系,争取尽快到居住地派出所开出父子关系证明,以满足北京西站警方提出的非法要求,同时将到有关部门投诉。中国官员要求找地方政府部门办事的居民“证明你妈是你妈”,备遭公众诟病和讪笑。一年多前,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会议上曾批评这种做法。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说,她的丈夫几天前去湖南长沙看望709案件被捕律师夏阳的妻子陈桂秋。逗留期间江天勇陪同陈桂秋以及谢阳的辩护律师等几人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金变玲最后一次跟江天勇通话是11月21日晚10点22分,说他买好了半个小时之后发车回京的车票,之后两人便失去了联系。目前江天勇音信全无已经超过100小时。

金变玲的表姐和709案件被捕律师家属王峭岭、李文足等人11月23日赶到长沙报案,又被当地警方以各种理由告知须回北京报案。周五,河南律师常伯阳及多位709家属又陪同陈进学律师等人到北京西站派出所报案。

江天勇是资深维权律师,2001年考取律师资格证书。他代理过陈光诚案,参与过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等多宗维权案的法律代理工作。在维权过程中,江天勇多次遭到警察、国保的绑架、酷刑,导致左耳鼓膜穿孔,双耳听力下降。他的八根肋骨曾被警察打断。2009年7月,江天勇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此后他以公民身份继续参与维权。

▲德国之声(DW)11月26日报道:维权律师江天勇失踪德国副总理欲伸援手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维权人士、律师江天勇已经失联数日,杳无音讯。德国联邦副总理加布里尔对其命运表示关注,称愿意为之努力。

(德国之声中文网)三周前曾在北京与来访的德国副总理、经济部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会晤的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江天勇突然失踪。自周一(11月21日)晚以来,江天勇音信全无。本周五(11月25日),江的一些朋友对其命运表示了担忧。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向媒体表示,今年45岁的江天勇在失踪前,曾与去年夏季逮捕潮开始以来被捕律师们的亲戚以及其他几位同样关心被捕律师命运的同行会面,表达对被捕者的担忧。金变玲在周四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丈夫是到长沙去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师谢阳的太太陈桂秋。江天勇在长沙逗留几天后,购买了11月21晚上22点53分从长沙回北京的火车票。按计划,他本应于转天清晨到达北京。

在三周前的11月2日,正在访华的加布里尔还曾在德国驻华大使馆会见江天勇,当时在场的还有另外几名律师、异议人士和对政府持批评意见的知识分子。

德国联邦经济部的一位发言人周五晚向德新社表示,如果需要、如果有帮助,加布里尔愿意为江天勇的命运而努力。加布里尔表示,他对江天勇连续多日下落不明感到震惊和担忧。

加布里尔与江天勇会晤时一致认为,如今和中方谈论人权变得更加困难。这之后这位律师对德新社表示,当局也对被逮捕者的亲属施加压力,要求他们说服被逮捕者承认罪行。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26日报道:人权律师江天勇被羁押北京国际特赦发出紧急呼吁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到湖南长沙探望709被捕律师的亲属后,11月21日晚在长沙南站打算返回北京之际与外界失联。四天后,江天勇的父亲委托陈进学律师到北京铁路公安局西站派出所报案。警方已经受理此案,表明江天勇已被北京警方控制。“国际特赦”组织25日晚发出紧急声明,呼吁关注事件。

致力于人权事业的江天勇律师失踪四天后,11月25日,“国际特赦”组织发布紧急声明,呼吁关注北京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失踪事件。声明指出,有鉴于江天勇律师因从事捍卫人权工作,多年来屡遭中国当局骚扰、拘禁及人身伤害,此次失联事件更可能面临酷刑及非人道虐待的危险。“国际特赦”组织呼吁各界公开致信中国总理李克强、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及长沙警方,要求立即对江天勇的下落予以独立调查、公布事件真相并惩处相关责任人;在没有正式指控罪名或进入正常司法程序的情况下,立即对江天勇予以释放;并且在羁押期间,保障江天勇免受酷刑、允许享有会见家属和律师等法定权利。

当天上午,江天勇的父委委托陈进学律师律师到北京西站派出所报案,要求提供江天勇的下落,遭到推诿。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26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北京公安借故推诿:“昨天,陈进学律师,还有709家属,常伯阳律师一起到派出所报案,刚开始警官同意让律师查看监控录像。但是,后来他们请示领导,然后就推翻了原来同意查看录像的说法,拒绝律师提出的看监控录像的要求。就说江天勇的爸爸没有提供父子关系证明”。

在此之前,李文足和马连顺律师以及709家属王峭岭等,陪同江天勇的家人到河南户籍地郑州向派出所报案,但被拒绝立案。警方提醒他们到北京去报案,于是才去了北京西站派出所。

金变玲说,几乎可以确定江天勇被羁押在北京,她呼吁外界关注此案:“从报案,他们(北京警方)给报案回执的手续看,已经确定江天勇是在他们手里,人具体关押在哪儿,还不知道。希望大家多关注,多呼吁。给当局一些压力,这样江天勇可以少受一些苦”。

江天勇的代理律师陈进学对记者讲述向北京西站派出所报案的情况。他说,警方已受理江天勇失踪案:“我们去北京铁路公安局北京西站派出所报案,他们请示了领导以后,开了受理回执给我。然后我们要求看北京西站旅客出站的监控录像,他们刚开始答应了,等了接近一个小时,有一个叫杜军的警察接待我们,查看我们的授权委托书,他就提出,我们没有材料反映江天勇和父亲的父子关系,授权委托书的真实性存在疑问”。

陈进学律师表示,警方要求证明江天勇父子的关系,违反了相关规定:“他这个要求是非法的。法律规定并没有要求他证明跟父亲是父子关系(警方才受理),因为我们律师有一个执业要求,签署委托书的时候,我们要去查证父子关系。另外,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之前已经批评过现在有些部门要证明你妈是你妈这样一个笑话”。

陈进学律师称,既然北京西站派出所开出回执,他们稍后将再次去派出所查询。

11月中旬,江天勇前往湖南长沙,探访被羁押中的维权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又到长沙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谢阳,但被看守所拒绝。21日晚间他搭乘D940次列车回北京,在上车前与外界失联。陈桂秋对记者说:“江律师是在11月21日晚上,准备乘坐10点53分的火车回北京。他在10点22分的时候,给我发过一个短信,说他买到了车票。然后就没有联系了,一直到现在他和外界所有的人都没有联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1月26日报道:维权律师江天勇与外界失联,引起多方关注

11月26日根据多方消息,中国大陆人权律师江天勇到湖南长沙探望709被捕律师的亲属后,于11月21日晚在长沙当地返回北京之时与外界失联。而到目前为止,江天勇律师已于外界失联超过100多个小时,至今下落不明,其家人已在北京报案,该事件同样引起国际关注。

此次与外界失联的江天勇是大陆资深维权律师,他曾代理过陈光诚案,参与过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等多宗著名维权案件。而在其律师生涯中,他曾多次受到警察、国保等官员的绑架和暴力对待,这使其听力下降和身体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而江天勇则在2009年,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此后他就以公民身份继续参与维权案件。

据了解,此次从北京前往长沙,江天勇是为了探望位于当地“709案中”被捕律师谢阳妻子陈桂秋,声援谢阳律师。之后他在返京途中失去了消息的。另据江天勇的妻子介绍,江在逗留期间还陪同陈桂秋以及谢阳的辩护律师等人,前往长沙看守所,了解与被捕律师谢阳的会见事宜。而其与妻子最后一次通话则是在11月21日晚10点22分左右,他表达了已买好了随后返京车票之后,便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随后在本周内,失踪的江天勇的父亲委托律师在北京铁路公安局西站派出所报案。该案目前已被受理,但江天勇律师的具体行踪还没有被外界知晓。

与此同时,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组织”于周五晚发出紧急声明,声明宣布该组织对这一事件表示紧急关注。在声明中,“国际特赦组织”则进一步表示:“如果他被(当局)扣留便应立即释放他,除非他被以国际公认的刑事罪名起诉”。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28日报道:60位律师联署声明促警方调查江天勇被失踪案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到湖南长沙探望“7.09”被捕律师的亲属后与外界失联,至本周二(11月28日)已第七天。中国六十多位律师、“7.09”案被捕人士亲属以及江天勇的妻子,11月27日发表联署声明,敦请相关公安部门立即对江天勇失踪一事展开调查。此外,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对江天勇的处境感到震惊和担忧。

六十多位律师及709被捕者家属发出的公开声明称,知名人权律师江天勇先生,自2016年11月21日22时许知会其妻金变玲女士,已订购当日长沙南至北京西D940次动车后失联,截至11月27日晚已失踪逾六日。据悉,江律师此次赴长沙是为看望被捕律师谢阳的太太陈桂秋教授。期间又陪同陈桂秋及谢阳的两位辩护律师,去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的会见事宜。

该份有六十多人联署的声明,敦请相关公安部门立即对江天勇律师失踪一事展开调查。声明说,如果有关部门对江天勇律师采取相关强制措施,办案机关应该立即依法书面通知其家属,并保障其获取律师辩护之基本权利。如果仅因江律师赴长沙看望同仁家属或陪同同仁家属了解会见事宜,而可能对其进行任何的行政拘留,甚至刑事追究,我们表示完全彻底的不能接受,要求立即予以释放。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28日在美国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今天是江天勇被失踪第七天,所以我们通过联名信敦促当局对江天勇失踪一事,展开调查,给我们家属一个说法。具体江天勇被关在哪里,他涉嫌什么罪名,要给我们家属一个通知。我下一步要向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喊话”。

金变玲同时呼吁国际人权机构继续关注其丈夫的处境:“我就是想让更多的人关注他。另外,他如果只是探望709家属而被抓,这个理由应该很荒谬,这从法理上根本说不过去。请告诉我他涉及什么罪名”。

德国联邦副总理加布里尔对江天勇的命运也表达关注。据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25日晚德国联邦经济部的一位发言人向德新社表示,如果需要、如果有帮助,加布里尔愿意为江天勇的命运而努力。加布里尔表示,他对江天勇连续多日下落不明,感到震惊和担忧。

三个星期之前,德国副总理、经济部长加布里尔在访华期间,曾和江天勇等维权律师会面。加布里尔与江天勇会晤时一致认为,如今和中方谈论人权变得更加困难。

河南律师常伯阳表示,江天勇律师的失踪让人感到恐惧:“如果真正犯罪了,抓人也应当履行相应的程序,通知家属。强迫公民失踪是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以后哪一个人都没有安全感。我认为这是对法制的破坏。这种现象,实际上否定了以前习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国理念,打了习近平的耳光”。

受江天勇父亲委托的辩护人陈进学和常伯阳律师等人,上周曾到北京西站派出所报案,要求查看火车站出站口监控视频,警方要求律师提供江天勇与父亲的亲属关系证明。

陈律师对记者说,江天勇的父亲已将证明寄往北京:“这是一个非法要求,但是我们为了进一步推进此事,叫他家里寄了父子关系证明。正在邮寄途中。从河南寄往北京”。

现年45岁的江天勇律师,2005年代理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案,还参与了高智晟案、陕北油田等案。2011年2月19日,江天勇遭警察绑架,失踪长达两个月之久,其间遭到酷刑折磨。2014年3月,他探访黑龙江建三江黑监狱,遭到警察拘留和殴打,曾致八根肋骨骨折。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30日报道:北京警方借故拒提供江天勇资料美国国务院表关注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被失踪”已经9天。其父亲委托的律师前往北京西站派出所查询立案情况,对方突然拒绝履行职责提供任何信息。北京警方曾提出江天勇的父亲必须开出父子关系证明才肯提供江天勇的任何信息,而其家乡派出所却拒绝提供这一证明,由村委会开具的证明又被北京警方认定无效。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公布江天勇下落。

江天勇律师到湖南长沙探望“7.09”被捕律师的亲属,遭遇7.09大抓捕中被捕人士相同的“被失踪”命运。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11月30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两位律师到北京西站派出所向办案警官查询有关江天勇失踪案的最新情况,遭到刁难:“11月29日,陈进学律师和宋玉生律师携带江天勇父亲开的父子关系证明,再次来到北京西站派出所,要求调取监控录像,用了一个小时找到了警官杜军。杜军说,村委会开的父子关系证明,证明力不够。一定要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出具证明。北京西站派出所警察声称没有发现关于江天勇的信息。说江天勇最后失踪的地点是长沙南站,让我们去长沙南站派出所开取江天勇是否上车的证明”。

江天勇的代理律师陈进学对记者说,公安除了要求提供江天勇户籍地派出所提供江天勇与父亲关系证明,还借故要求律师自行调查江天勇的下落:“他就说江天勇失踪的地点在长沙,要我们去长沙南站开上车证明,说现在不能确认江天勇在长沙南站有没有上车。他说要我们自己去长沙南站派出所开证明,证明他是否已经上车。他这是推卸责任。北京西站派出所既然受理的报案,并给了回执。他完全可以向长沙调取资料。我们还是坚持要求北京西站派出所给一个说法,交代这个人到底去了哪里”。

中国警方在处理江天勇案中,明显给律师及家属设置各种障碍,包括江天勇户籍地派出所拒绝履行职责,为居民提供亲属关系证明。宋玉生律师说:“江天勇他爸爸去当地派出所要求开证明,但公安不给开。只能去村委会,找村委会配合,村委会开了父子关系证明。当地派出所根本就不配合。我们还在努力”。

11月25日,关注事件的“国际特赦”组织发出紧急声明称,有鉴于江天勇律师因从事捍卫人权工作,多年来屡遭中国当局骚扰、拘禁及人身伤害,此次失联事件更可能使他面临酷刑及非人道虐待的危险。两天后,中国六十多位律师、“7.09”案被捕人士亲属以及江天勇的妻子发表联署声明,敦请相关公安部门立即对江天勇失踪一事展开调查。德国副总理加布里尔对江天勇的处境感到震惊和担忧。德国联邦经济部的一位发言人曾表示,如果需要、如果有帮助,加布里尔愿意为江天勇的命运而努力。

此外,美国行政当局和国会中国委员会(CECC)将于下周举行听证会,江天勇案将是该听证会的一项内容。美国国务院东亚事务局发言人亚当斯(Katina Adams),于11月28日敦促中国政府尽快公布江天勇的下落,同时要确保他的安全,让其尽快返回自己的家中。

45岁的人权律师江天勇于11月中旬到长沙探望“7.09”被捕者谢阳的妻子并了解相关情况。21日晚间,他在长沙南站与外界失去联系,其过程与7.09被捕者极其相似。他的妻子金变玲希望国际社会继续关注其丈夫的处境。

▲美国之音(VOA)12月1日报道:台湾人权团体及朝野立委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台湾声援中国维权律师网络代表郭吉仁表示,长期关注中国人权及宗教事件的维权律师江天勇10天前在长沙探望709被捕律师谢阳的家属之后失踪,家人几度报警却遇到公安的推托。

郭吉仁说,江天勇可说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位维权律师,影响了很多其他的维权律师,虽然他的律师执照几年前被注销,但仍然以公民的身份持续为弱势团体提供法律服务,这样的精神令人非常敬佩。

台湾多个人权团体及朝野立法委员星期四共同举行记者会声援失踪的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呼吁中国政府尽快予以释放。

微小光芒

在野党国民党立委陈学圣表示,不管台湾的声援是否能产生力量,即使再微弱,也还是要站出来支持。

他说:“台湾已经发展成自由民主的国家,如果我们对于对岸的人权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怕得罪中国大陆当局的话,我个人觉得台湾在自由民主这一块还是非常虚弱的,所以每次一定要站出来,不管一次、两次、三次,你持续发声,再微小的光芒一定会变成火炬。”

陈学圣委员还说,台湾也有过戒严时期,深知争取自由民主需要不断的努力。他呼吁中国当局不要把维权律师当成洪水猛兽,应该还政于民、相信人民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才是正确的道路。

执政党民进党立委林静仪表示,台湾和中国在政治、经济方面的交流都非常紧密,面对中国的人权议题,台湾民众绝对不能视而不见。

林静仪委员还说,不只是中国人权律师,包括异议人士以及同性恋者平权人士也莫名其妙地被消失,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难过不舍

在野党时代力量立委林昶佐表示,江天勇的遭遇令人难过与不舍,国际社会也相当关注这起事件的发展。

他说:“包括美国、德国、法国及国际特赦组织都已经发出声援的声音,我想在台湾,我们也要共同呼吁。”

林昶佐委员还说,帮助中国重视人权,成为真正的法治国家,也等于是让在中国经商、念书的台湾人更加有保障。

台北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副主委陆正义律师表示,中国宪法明确指出,公民有言论自由,司法单位没有经过合法程序不能随便进行逮捕,希望中国政府能遵守其国家的根本大法。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施逸翔表示,中国政府今年9月29号发布了一份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事实上却成为了侵害人权的计划,这是非常荒谬、悲哀的事情。

江天勇现年45岁,曾经代理陈光诚案、爱滋感染者维权案等,2009年遭到注销律师执业证,随后遭到公安绑架及酷刑虐待,造成8根肋骨骨折,到失踪前仍然没有恢复健康。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1日报道:台湾跨党派立委声援江天勇关注彭明猝死监狱

台湾跨党派立委声援失踪十天的维权律师江天勇,要求中国大陆公开澄清江天勇是否已被处刑事强制措施。台湾人权团体更质疑被公布猝死监狱的彭明死因可疑,呼吁大陆当局将遗体完整交还家人厘清死因。

“我不知道我的儿子发生了什么情况,我拜托律师给我报案了,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什么消息,我心里很是着急。我希望各位朋友、各位律师,给我江天勇律师多多地关注,我拜托大家了!”

记者会播放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的母亲和父亲预录的短片。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成员郭吉仁律师指出,江天勇11月21日前往长沙探望去年709被捕律师谢阳的家属,于当晚十点告知妻子已经买了返程火车票,隔天清晨会抵达北京后,音讯全无。

郭吉仁律师说:“江天勇的爸爸前几天出面来,请中共的公安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失踪了?查查看,结果都一直被刁难。”

台湾人权促进会副秘书长施逸翔指出,大陆政府九月底才发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不到两个月就破功。江天勇已经符合联合国人权公约遭国家“强迫失踪”的定义,国家犯非常严重的罪。

施逸翔提及江天勇2005年就曾遭到国家酷刑,施逸翔说:“有一次他要去探望陈光诚律师的过程中,他就被毒打到他的左耳的耳膜就破损。”、“我们会觉得中国政府是非常害怕的,他非常害怕这些维权律师在这些个案的救援过程中,其实是会慢慢地揭露很多中国政府里面体制性地压迫跟人权的侵害,进而会让中国统治的正当性崩盘!”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指出,最近民生观察工作室的刘飞耀、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黄琦也被抓,更恐怖的是民运人士彭明在监狱猝死,这一连串事件会不会是709更激烈的翻版?

杨宪宏高度怀疑彭明是“被死亡”,因为感恩节时他哥哥去看他还很健康,隔几天却暴毙,狱方连死亡证明、尸体都不给家人,彭明哥哥也传失踪。杨宪宏质疑说:“从这个案子可以反射回去习近平一定有什么状况?他的情治人员、他的公安、国保人员、监狱人员才会这么抓狂,把人弄死一定是非常抓狂的状况!”

台湾跨党派立委、时代力量的林昶佐、民进党籍的林静仪和国民党籍陈学圣都到场声援。人权团体要求蔡英文政府对江天勇、彭明两案表示态度。陆委会副主委邱垂正1号表示,等对两案了解后再作回应。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2日报道:失踪律师江天勇家属向北京铁路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

据参与网12月2日报道,失踪人权律师江天勇的父亲江良厚当天向北京铁路公安局寄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铁路公安处北京西站派出所行为违法,责令对江天勇失踪事件展开调查。申请书指出,江天勇于11月21日失踪后,家属于25日前往北京西站派出所报案,并按对方要求提供了父子关系证明。但警方继续以江天勇失踪地点在长沙火车南站为由进行推诿。申请书要求当局依照《公安机关查找疑似被侵害失踪人员信息工作》的有关规定,立即履行法定职责开展调查,并向家属和社会及时公布相关信息。

●刘飞跃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24日报道:湖北异议人士刘飞跃“被失踪”逾一周

居住在湖北省随州市的维权人士、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自11月16日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的第二天被警方带走,失联至今。

记者一周来多次致电刘飞跃的手机和家中电话,都无人接听。本台记者也试图联系他的妻子,但电话同样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民生观察的通讯员丁女士接受本台采访时称,目前各方都没有刘飞跃的消息,丁女士强调,刘飞跃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触犯法律:

“那几天是互联网大会16号开的,17号被带走的,18号结束的结束,这么长时间也没把他放出来,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如果说不放他因为上海卫生组织那个会议有关的话,那个会也挺小的,应该不会影响这方面。”

记者:“他的家人也没有收到官方的通知书吗?”

丁女士:“没有,我们目前也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消息,打压越来越残酷,刘老师被抓能不能回来也很难说。刘老师被他们一次又一次强制带走、失联、殴打,我们这么多的维权人士身陷牢狱,都是暴力机器制造出来的,因为他们是没有人性可言的。”

记者就此致电随州市公安局,值班人员在得知记者身份后拒绝接受采访。

而随州市治安管理大队治安科的一名接线人员在接受本台查询时称:

“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

随后对方径自挂断了电话。

刘飞跃上一次被失踪是在上月六中全会前夕,今年的两会期间,G20峰会期间,他也都被带走过。民生观察网呼吁各界予以关注。

几乎每到所谓敏感时期,许多受到当局监控的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都被带往外地旅游或监视居住,以免他们向外界发表批评言论,出现政治杂音。

与刘飞跃同一时间被抓但其后获释的一名维权人士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异议人士几乎没有发声的空间:

“是错误的也是荒谬的,中共不断打压,他本身就是结党营私、党同伐异。删我的文章,删我的博客,冻结我的微信和QQ,断我家的网线,经常遭遇这样的迫害。习近平上台以后以大欺小、以权压法,公然枉法,公然耍流氓。”

刘飞跃长期致力于中国民主人权活动,他创办了关注公民权利的《民生观察》网站,调查并报道民办教师、被精神病群体受侵害案件,以及公民维权、上访被非法维稳等消息。十多年来,刘飞跃长期遭到地方政府的监控、断网、软禁,因不放弃维权的理念,他也多次遭到绑架、传唤、殴打。刘飞跃于2013年获台湾有关方面颁发的第13届中国青年人权奖。

▲美国之音(VOA)11月25日报道:中国维权网站创办人被刑拘

中国维权网站“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刑事拘留。

“民生观察”网站发布消息称,刘飞跃的家属告诉该网志愿者,刘飞跃被带走的第二天,也就是11月18日家属到湖北随州市公安局寻找刘飞跃,警方说,刘飞跃已被刑拘,还在侦查阶段,可能要判刑,理由是颠覆国家政权。

刘飞跃2006年创办民生观察工作室,披露各类侵犯人权的现象,多年以来,每逢敏感时期他都会遭到当局拘禁,但以往都是短期羁押,如果这次指控他的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最高可达终身监禁的惩罚。

除了刘飞跃以外,曾经担任过陈光诚、高智晟等敏感人物的代理律师江天勇,以及另一家披露大量维权信息的四川成都的六四天网的创始人黄琦目前都被怀疑已被当局带走。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25日报道:“民生观察”呼吁停止打压释放刘飞跃、江天勇

中国民间权益组织“民生观察工作室”11月24日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停止破坏人权和法治的打压行径,立即释放刘飞跃、江天勇等维权人士。声明指出,中国政府自2012年下半年开始,先后通过针对“新公民运动”、网络言论自由、主张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异议人士、女权活动者和维权律师等进行了分阶段的打压民间社会措施。所有倡导型民间机构均被迫关闭或遭到取缔;维权人士或被失踪、任意羁押、非法审判。上述针对性打压行动持续时间均在一年以上,期间大部分被拘捕者还遭受酷刑、被强迫电视认罪等非人道对待。声明强调,中国政府对民间非暴力维权运动的打压,已成为当前中国官、民对抗的常态。

▲英国广播公司(BBC)11月25日报道:民生观察网负责人刘飞跃因颠覆国家罪被拘

一家中国人权网站发布消息称,该网站负责人刘飞跃于本月17日在湖北随州“因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拘留”。

刘飞跃是这家名为“民生观察”的网站创始人。他曾数次遭到“维稳”的中国警方短期羁押,但主要发生在中国“两会”以及一些国际会议期间。

如果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立,刘飞跃最高可能面临终身监禁。

BBC中文网记者查询发现,在刘飞跃遭到拘留后,民生观察网站依然保持更新,最新的文章是周四(11月24日)发布的一则北京访民信息。

美联社报道称,一名在周五接听了电话的随州公安局官员称,不知道拘留刘飞跃一事。刘的手机周五接通后无人接听。

民生观察网在通告中引用刘飞跃家属的话称:“刘飞跃被带走的第二天,也就是11月18日,到随州市公安局寻找刘飞跃,警方告知,这次很严重,刘飞跃已被刑拘,还在侦查阶段,可能要判刑,理由是颠覆国家政权。”但警方没有给家属书面通知。

该通告还称,刘飞跃上次被带走是中共六中全会时期的10月23日。今年的中国“两会”以及G20峰会期间他也被带走关押数日。

刘飞跃于2006年创办民生观察网,在网站上记录并发布群众抗议、征地拆迁、秘密拘押等侵犯人权的行为,这些故事往往遭到中国国有媒体的忽略。

他曾经在该网站上发布异见人士以及活动人士的故事,并披露数百名找政府麻烦的人被送进精神病院一事。他还披露当地腐败案例以及退伍老兵抗议等内容。

刘飞跃被捕的消息公开前不久,律师江天勇被曝失踪。江曾经担任过陈光诚、高智晟等敏感人物的代理律师。

国际特赦组织研究员潘嘉伟对刘、江两案表示担忧,称这可能是“新一波打压人权人士的信号”。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25日报道:刘飞跃被以“颠覆罪”刑拘当局指控其收受境外资助

刘飞跃

图片:中国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民生观察)

失踪逾一周的“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日前已被当局刑拘,据称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当局指控刘飞跃的罪名是收受境外资助,并进行了抄家。而家属至今不知亲人被关在何处。

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自11月17日被带走之后,一直下落不明。日前传来消息,刘飞跃已被随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民生观察网引述刘飞跃家属表示,刘飞跃被带走的第二天,也就是11月18日到随州市公安局寻找刘飞跃,警方告知,这次很严重,刘飞跃已被刑拘,还在侦查阶段,可能要判刑,理由是颠覆国家政权。但截止目前警方没有给家属书面通知,其家属表示还会去找警方交涉。

民生观察的一名志愿者25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局称刘飞跃“颠覆”的理由是收受境外资助,他们还抄走了他家中的工资单等物品,但拒绝告知家属刘飞跃被关在何处。

“就指控他一个接受境外资助,而且还给他抄了家,把工资单之类都抄走了。说他接受境外资助,危害国家安全。”

记者:“家属现在有没有收到拘留通知?”

对方:“没有。家属再三问,警方不给拘留通知,只是口头告诉他们的。更多的消息我们这儿还没有,因为警方不透露,就连他关在哪儿,警方都是不说的。”

刘飞跃是湖北随州市人,自其2006年创办民生观察工作室以来,每逢敏感时期都会遭到来自随州当局以非法维稳为目的非法拘禁,和极不人道的殴打等形式的迫害、威胁,甚至殃及家属。今年10月23日,刘飞跃就曾被警方带走,今年两会期间及G20峰会期间,刘飞跃均被带走关押数日。

湖北维权人士鲍乃刚25日表示,以收受境外资助的名义把刘飞跃刑拘是毫无道理的。

“我也不知道收了境外的资金就是颠覆,这是什么法例。但是拿了境外资金的,或者给境外的资本家打工的,那不多了去的?(抓人)这显然没道理的。不过在中国共产党现在想抓谁就抓谁,他们好像疯了一样,特务鹰犬到处都是。”

鲍乃刚还说,目前当局抓人的行动越来越密集,这说明他们也在害怕。

“该声援的咱们还是得声援,该发声的也还是得发声,不然再不发声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再发声了。他抓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包括前几天在广州,就一个同城喝酒,也把他们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了,这正好说明当局他开始恐惧、开始害怕了,并且恐惧到了极限。”

就在不久前,维权律师江天勇也在回北京的途中失踪,多名律师的呼吁寻找之下,目前仍然没有任何消息,外界普遍认为江天勇遭到了警方的秘密逮捕。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30日报道:在京访民连日要求释放“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

据中国民间权益组织“民生观察工作室”11月30日报道,数十名来自河北、吉林、辽宁、内蒙、湖北、安徽、河南、上海、杭州、湖南和江苏等地的在京访民连日第四次走上街头,张打横幅要求湖北当局立即无罪释放“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江苏访民吴继新表示,在民众遭受司法不公和来自当权者的迫害后,伸冤无门。“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如实对民众的苦难予以报道,不但没有违法,反而当局抓捕刘飞跃的举动是与人民为敌。据报道,刘飞跃11月17日被国保人员带走后,下落不明。湖北随州警方日前披露,刘飞跃目前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刑拘,案件仍处侦查阶段。

●黄琦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25日报道:中国两维权网站负责人被带走维稳

香港—在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星期一在北京召开之际,各地警方加强全会维稳行动。据最新消息,专门登载维权信息的四川成都六四天网的创始人黄琦,10月24夜间与外界失联。网上照片显示,黄琦家中一片狼藉。此前,另一主要维权网站民生观察网的负责人刘飞跃,23日已被湖北当地国保带走。

据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义工蒲飞星期二上午的消息,黄琦家人向当地派出所报警,派出所说不关派出所的事,是警察带走的,目前不清楚是哪个部门。家人希望外界关注。

黄琦24日当天在接受美国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透露,约一周前他受到当局传唤,但拒绝到派出所接受问话,而近日他和一些民众在一起,官方也没有再来强行限制他们。

此前,黄琦今年9月19日被成都警察从家中带走,超过24小时后释放,他家中的现金、手机、电脑等都被没收。据信,这可能与9月24至27日在成都举行的第22届世界航线发展大会维稳有关。

1999年设立六四天网的黄琦,因网站登载各种批评时政的文章,引发当局不满,曾几次坐牢,多次被警方带走问话或者拘留。

另外,民生观察网23日中午报道,民生观察网义工上午约11点收到刘飞跃的短讯,称“被暴力带走了!随州国保”。报道指,刘飞跃每到敏感时期都会被维稳带走,今年已第3次,此前分别在两会和G20峰会期间。

▲自由亚洲电台(RFA)11月29日报道:“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遭警方抄家羁押

中国民间维权网站“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11月28日晚,遭警方抄家后带走。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四川成都、绵阳和内江三地公安当晚七点左右,闯入黄琦住所搜查,随后将黄琦和他母亲带走。黄琦的母亲向本台表示,她在内江的住所也遭到公安撬门入室搜查。目前,仍有六至七名公安在门外看守。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于11月28日晚接到黄琦的母亲蒲文清辗转告知,其儿子黄琦被多名公安带走,家也被搜查。29日上午,四川访民周俊告诉本台,三地警方一起进入黄琦家查抄:

“昨晚19时许,六四天网黄琦老师在锦绣花园小区被警察带走。19时30分许,守在楼下的自称绵阳人告诉黄母,内江有人来看望。20点55分,李昭秀致电黄琦的母亲,黄母在电话中说,现在有四、五个人在黄琦家里。其中有绵阳的、内江的、成都南站派出所警察,还带有搜查证”。

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对记者表示,当她听说黄琦被公安带走后,下楼查看,立即被在场的公安控制:

“单位的人都已经来了,他们通知我们单位的人都到了。结果我上楼开门一看,四、五个警察。照相的照相,翻东西的翻东西,我说你们到我家来,一没有跟我联系,你们就这样私自开门,私闯民宅,他说他们要搜查。我就打市长电话12345,我就说我是83岁的老太太。绵阳派出所的人强行来我家搜查,结果他们就把我的手机收了。成都的,也有内江的警察强行把我抬到车上。我手上都有淤血,身上、手上都有出血点”。

现年83岁患有高血压的蒲文清说,内江老家来的公安把她带到成都一间宾馆软禁两个小时:

“又把我强行押回内江第一人民医院,给我量血压是170(收缩压)及110(舒张压),血压高。结果把我弄到派出所做笔录,回家以后(蒲文清内江住所),已经有大批人把我家大门打开了。发现我们家楼上、楼下、楼梯及外面,都是他们的人,当时还有一辆警车停在路边。今天早晨我去买菜,我前前后后六、七个人跟着我走”。

黄琦家同时被成都、绵阳及内江三地警方联合查抄,前所未有。黄琦被捕前,曾告诉记者,“六四天网”曾于11月25日发表一篇题为《川警稳守杨天直坟墓,抓获5人打伤2人》的报道,引述四川广安访民张兴兰称,政府对祭奠杨天直的消息极为紧张,有5个访民因此被抓。

他对记者表示,他自己也可能因此而“惹上麻烦”。

28日,六四天网黄琦共公发表了5篇关于访民集体上访的报道。四川维权人士李昭秀对记者说:

“我们几个人估计,他前期报道了四川访民杨天直被死亡的那些消息,还有民众对这件事反应很强烈,有一系列的举牌活动。还有昨天报道了群体性事件”。

湖北访民向贤玲因在第一时间向外界通报黄琦被抓的消息,目前也与外界失联。

黄琦创办的“六四天网”致力于关注中国基层民众维权,已持续18年。该网站每一天均会发放访民维权信息或访民投诉稿件。早前,王晶、孙恩伟、李敏、李春华等一批天网公民记者因参与报道访民维权情况,遭到判刑及羁押。11月上旬,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揭晓2016年度该组织“新闻自由奖”获奖者名单。“六四天网”获得“自由媒体奖”;同样发放访民消息的“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和李婷玉也获得“公民记者奖”。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1日发表“公民力量”发布关于黄琦、江天勇失踪事件声明

位于美国的非政府人权组织“公民力量”11月30日,发表关注北京人权律师江天勇和“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失踪事件的声明。声明指出,秘密逮捕和失踪是对公民社会的巨大伤害,秘密逮捕赋予秘密警察超越一切法律的特权,当秘密逮捕成为常态,接下来就是秘密杀害,长此以往必会架空检察和司法制度。而自习近平自上台以来,其玩弄权术,利用秘密抓捕打压异己,试图培养自己的盖世太保部队,并且藐视一切现存法律制度,将极权发挥到了极致,这也预示了习近平和其政党已经走上不归之路。声明还提醒中共政权下的警察,虽要服从命令,但更要服从作人的良心,应给予黄琦和江天勇必需的人道待遇。“公民力量”还要求中共当局立即停止对黄琦和江天勇的政治迫害,公布当事人的被捕原因,不得捏造证据,人为制造冤假错案。

▲自由亚洲电台(RFA)12月1日报道:“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拘4天其母下落不明

中国民间维权网站“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11月28日晚遭警方抄家后带走,至12月1日进入第4天。警方未公布任何案情以及黄琦被羁押何处。有四川访民反映,黄琦的母亲目前也下落不明。一位成都律师表示,黄琦属于被警方强制失踪,这完全违背法律程序;而由于警方未说明黄琦处于何种司法程序,律师无从介入该案。

四川成都、绵阳和内江三地公安11月28日晚把黄琦从住所带走,至今已是第4天。关注黄琦的访民及外界无法得知黄琦的情况。黄琦的母亲曾在事发第二天告诉本台,黄琦被绵阳警方带走,警方还将她软禁在一处宾馆内两个小时,以及内江市公安又把她的住所门撬开,入室搜查。

12月1日,四川多位访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目前就连黄琦的母亲蒲文清也下落不明。访民武素云当天中午告诉记者,黄琦仍然没有消息:

“黄琦被绵阳、内江及成都武侯区警察带走,下落不明已65小时;黄妈妈被内江警察带走下落不明,已经40小时,不知去向。绵阳的杨秀琼在28日晚上被绵阳警方带走,现拘留10天”。

另一位关注事件的访民周俊对记者说,他们呼吁外界关注黄琦的处境:“黄琦已经失踪了三天,他母亲失踪两天。昨天找了冉彤律师,今天还没有跟冉彤先生联系。黄琦的母亲被内江的警察说是送到内江的医院,我们早上去医院找人,也没有找到”。

现年83岁的蒲文清患有高血压等多种疾病,蒲文清的失踪以及三地警方抓人,增加了访民查找黄琦的难度。受到访民求助的成都律师冉彤,1号接受记者采访时感叹道,在目前阶段律师很难介入:

“有一些访民朋友跟我说了这个情况。我也实实在在的回答他们,现在律师介入要有两个前提,第一,是办案部门给了明确的法律文书,告知你在(黄琦)在什么法律程序,第二,就是要有家属的委托,现在这两项,没有任何文书。现在家属也不能联系,我们即使想提供他法律帮助,现在也有心无力”。

他说,警方的行为已超出法律程序,律师无法循法律途径为黄琦提供帮助:“从我对法律的理解,这确是一种强迫失踪。现在让我们律师非常头痛,这是跳出法律程序外做事情”。

记者:没有委托授权书这份材料。

律师:没有委托授权,还有更重要的是没有办案机关的法律文书,你不知道这个案子进入哪个法律程序、在哪个地方,就和“7.09”一样。抛开法律程序,强迫失踪,你让我们律师怎么操作?我们律师是要讲法,现在没有法律操作。

从邓小平时代起,中国领导人曾多次强调要“依法治国”。2014年10月,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还首次专题讨论依法治国问题,其后还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据官方解释,依法治国就是依照体现人民意志和社会发展规律的法律治理国家,而不是依照个人意志、主张治理国家;要求国家的政治、经济运作、社会各方面的活动通通依照法律进行,而不受任何个人意志的干预、阻碍或破坏。

冉彤律师说,在中国,所学的法律和现实中的司法实施往往处在两个世界:

“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不管一个人他给政府惹了多大麻烦,但是你政府一要惩治他一定要用法律程序,不能够超越法律之上。不管现在说什么讲大局、讲政治,但是最重要的是讲法律”。

关注中国基层民众维权的“六四天网”已创立18年。天网12月1日发文称,与黄琦一起被失踪的还有天网义工蒲飞。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2/4/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