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我的电单车被交警扣了,我12月1日在网上发帖说第二天要上街举牌“打倒土匪共产党,南沙交警还我电动车”。12月2日早上我和太太在去南沙交警大队的路上准备换乘公交车时被东涌派出所的人截住,他们要我们上他们的车,说是送我们去,他们帮我们拿车,还说我拿不到的,只有他们才能拿到。

上了车后,他们又说先到派出所去一下。我知道他们的话是不可信的,但抗拒也是没用的,随他们怎样,看他们能把我怎样。

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在一间办公室坐一会。过了约个把小时,几个国保、警察过来把我带到办案区的审讯室。审讯室中间用铁栅栏把房间分隔成两半,他们要我进到铁栅栏里面坐在铁制的审讯椅上。审讯椅的坐板只有两根方钢管,又细又疏,坐着很不舒服。

他们拿来了传唤证,罪名是寻衅滋事,要我签名。我问是不是给我一份,他们说是,我就签了,但拒绝按手印。

然后他们开始审问我。所有问题我一概不回答,包括姓名、年龄等,一声不吭。但是与审讯无关的话我想说就说。他们说我不回答问题是不尊重他们。我说,如果要说尊重,我们到外面去,以平等的身份说话,我会尊重你们,但是在这里,谈不上尊重,你们让我坐这种椅子,这是尊重我吗?他说我们只是按规定办事,规定是这样的,我们也没办法。我说,你们按你们的规定那是你们的事,在我看来,共产党就是土匪,共产党的那一套我不认可,我不会配合。他说我们只是把这当成一个职业而已。我正准备说“你认为是一个职业,实际上是在给共产党当帮凶”,但他又接着说其他的了,我就没说出来,后来又忘了说。他们问我刚才说的“共产党就是土匪,我不会配合”要不要记录在笔录里,我说写上去。

他们又问了一些问题,我仍旧是不吭声。他们也觉得无趣了,就加快了进度,把该问的问题都说了一遍,一律记录“不回答”,然后把笔录打印出来要我看、签字,我说“不看、不签字”。他们要我给个理由,我说还是那个话,共产党的那一套我都不认可。

然后他们说询问结束,但是根据上面的指示要留置我12小时。我说,随便你们,拘留也罢,逮捕坐牢也罢,我无所谓,反正走上这条路,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们的态度一直都很好,语气平和。

中午他们问我要不要吃饭,要就打饭来,不要就不打了,免得打了又不吃浪费了。我没出声。结果他们还是打了饭来。本来我不想吃这饭,就当作一个绝食抗议,但想到晚上还要练吹萨克斯,得保持体力,就还是把饭吃了。

他们之前没有拿走我的手机,我想也许是忘了,为了免得朋友们打电话来提醒了他们,我就把手机关机了。询问完以后,他们把我带到留置室,由一个辅警看着。我想这时候应该不会再拿走我的手机了,就开了机,然后就有几个朋友打电话来问情况了。我说没什么,到晚上八点就可以走了。

下午三点多,东涌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过来跟我聊天。他说的都是洗脑的那一套,我说他胡说八道,说话要凭良心。他说现在习近平搞得不错,一切都在变好。我说体制没有改,还是共产党一党独裁,即使好也是暂时的,随时都会走回头路,何况我觉得并没有变好,反而更糟糕了,就凭你们这样随便剥夺我的自由,能说变好了吗?

后来他们还是把我的手机拿走了,还问我解屏锁密码,我说这怎么能告诉你呢?

到下午五点钟,国保过来说现在传唤结束,可以走了。这比之前说的12个小时提前了三个小时,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的手机屏锁没有被解开,而且拿去的时间很短,估计做不了什么手脚。

事后派出所、国保并没有把我的电动车拿回来。我知道他们不会帮我拿的,我只是把这当作他们撒谎的一个证据而已,以后不要怪我不再相信他们说的任何话。

徐琳
2016.12.7

By editor